必威-古典文学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古典文学 > 有敢高言者斩,王庆手下悍将袁朗拿着痒痒挠

有敢高言者斩,王庆手下悍将袁朗拿着痒痒挠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10-10 13:44

话说宋江统领将佐军马,杀奔荆南来,每日兵行六十里下寨,大军所过地方,百姓秋毫无犯。戎马已到纪山地方屯扎。那纪山在荆南之北,乃荆南重镇,上有贼将李怀,管领兵马三万,在山上镇守。那李怀是李助之侄,王庆封他做宣抚使,他闻知宋江等打破山南军,段二披擒,差人星夜到南丰,飞报王庆,李助,知会说:“宋兵势大,已被他破了两个大郡。目今来打荆南,又分调卢俊义兵将,往取西京。”李助闻报大惊,随即进宫,来报王庆。内侍传奏入内里去,传出旨意来说道:“教军师俟候着,大王即刻出殿了。”
  李助等候了两个时辰,内里不见动静。李助密问一个相好的近侍,说道:“大王与段娘娘正在打得热闹哩!”李助问道:“为何大王与娘娘闹?”近侍附李助的耳说道:“大王因段娘娘嘴脸那个,大王久不到段娘娘宫中了,段娘娘因此着恼。”李助又等了一回,有内侍出来说道:“大王有旨,问军师还在此么?”李助道:“在此鹄候!”内侍传奏进去,少顷,只见若干内侍宫娥,簇拥着那王庆出到前殿升坐。李助俯伏拜舞毕,奏道:“小臣侄儿李怀申报来说,宋江等将勇兵强,打破了宛州,山南两座城池。目今宋江分拨兵马:一路取西京,一路打荆南。伏乞大王发兵去援。”
  王庆听罢大怒道:“宋江这伙,是水泊草寇,如何恁般猖獗?”随即降旨,令都督杜管领将佐十二员,兵马二万,到西京救援;又令统军大将谢宇,统领将佐十二员,兵马二万,救援荆南。二将领了兵符令旨,挑选兵马,整顿器械。那伪枢密院分拨将佐,伪转运使龚正运粮草,接济二将,辞了王庆,各统领兵将,分路来援二处,不在话下。
  且说宋江等兵马,到纪山北十里外扎寨屯兵,准备冲击。军人侦探贼人消息回报。宋江与吴用计议了,对众将说道:“俺闻李怀手下,都是勇猛的将士。纪山乃荆南之重镇。我这里将士兵马,虽倍于贼,贼人据险,我处山之阴下,为敌所囚。那李怀狡猾诡谲,众兄弟厮杀,须看个头势,不得寻常看视。”于是下令:“将军入营,即闭门清道,有敢行者诛,有敢高言者斩。”传令方毕,军中肃然。宋江教戴宗传令水军头领李俊等,将粮食船只,须谨慎提防,陆续运到军前接济。差人打战书去,与李怀约定次日决战。宋先锋传令,教秦明,董平,呼延灼,徐宁,张清,琼英,金鼎,黄钺,领兵马二万,前去厮杀;教焦挺,郁保四,段景住,石勇,率领步兵二千,斩伐林木,极广吾道,以便战所。分拨已定,宋江与其余众将,俱各守寨。
  次日五更造饭,军士饱餐,马食刍料,平明合战。李怀统领偏将马勥,马劲,袁朗,滕戣,滕戡,兵马二万,冲杀下来。这五个人,乃贼中最骁勇者,王庆封他做虎威将军。当下贼兵与秦明等两军相对。贼兵排列在北麓平阳处,山上又有许多兵马接应。当下两阵里旗号招展,两边列成阵势,各用强弓硬弩,射住阵脚,鼍鼓喧天,彩旗迷目。贼阵里门旗开处,贼将袁朗骤马当先,头顶熟铜盔,身穿团花绣罗袍,乌油对嵌铠甲。骑一匹卷毛乌锥,赤脸黄须,九尺长短身材。手执两个水磨炼钢挝,左手的重十五斤,右手的重十六斤,高叫道:“水泊草寇,那个敢上前来纳命!”
  宋阵中河北降将金鼎,黄钺,要干头功,两骑马一齐抢出阵来,喝骂道:“反国逆贼,何足为道!”金鼎舞着一把泼风大刀,黄钺捻浑铁点钢枪,骤马直抢袁朗,那袁朗使着两个钢挝来迎:三骑马丁字儿摆开杀。三将斗过三十合,袁朗将挝一隔,拨转马便走。金鼎,黄钺驰马赶去,袁朗霍地回马,金鼎的马稍前。金鼎正抡刀砍来,袁朗左手将挝望上一迎,铛的一声,把那刀口砍缺。金鼎收刀不迭,早被袁朗右手一钢挝,把金鼎连盔透顶,打得粉碎,撞下马来。黄钺马到,那根早刺到袁朗前心。袁朗眼明手快,将身一闪,黄钺那根刺空,从右软胁下过去。袁朗将左臂抱了那把挝,右手顺势将挟住,望后一扯,黄钺直跌入怀来。袁朗将手拦腰抱住,捉过马来,掷于地上。
  众兵发声喊,急抢出来,捉入阵去了。那匹马直跑回本阵来。宋阵里“霹雳火”秦明,见折了二将,心中大怒,跃马上前,舞起狼牙棍,直取袁朗,袁朗舞挝来迎。两个战到五十余合,宋阵中女将琼英,骤放银马,挺着方天画戟,头戴紫金点翠凤冠;身穿红罗挑绣战袍,袍上罩着白银嵌金细甲,出阵来助秦明。贼将滕戣,看见是女子,拍马出阵,大笑道:“宋江等真是草寇,怎么用那妇人上阵?”滕戣舞着一把三尖两刃刀,接住琼英杀。两个斗到十合之上,琼英将戟分开滕戣的那口刀,拨马望本阵便走。
  滕戣大喝一声,骤马赶来。
  琼英向鞍桥边绣囊中,暗取石子,扭转柳腰,觑定滕戣,只一石子飞来,正中面门,皮伤肉绽,鲜血迸流,翻身落马。琼英霍地回马赶上,复一画戟,把滕戣结果。滕戡看见女将杀了他的哥哥,心中大怒,拍马抢出阵来,舞一条虎眼竹节钢鞭,来打琼英。这里“双鞭将”呼延灼纵马舞鞭,接住杀。众将看他两个本事,都是半斤八两的,打扮也差不多。呼延灼是冲天角铁啐头,销金黄罗抹额,七星打钉皂罗袍,乌油对嵌铠甲,骑一匹踢雪乌骓;滕戡是交角铁啐头,大红罗抹额,百花点翠罗袍,乌油戗金甲,骑一匹黄马。
  呼延灼只多得一条水磨八节钢鞭。两个在阵前,左盘右旋,一来一往,斗过五十余合,不分胜败。那边秦明,袁朗两个,已斗到一百五十余合,贼阵中主帅李怀,在高阜处看见女将飞石利害,折了滕戣,即令鸣金收兵。秦明,呼延灼见贼将骁勇,也不去追赶。袁朗,秦明,两家各自回阵,贼兵上山去了。
  秦明等收兵回到大寨,说贼将骁勇,折了金鼎,黄钺,若不是张将军夫人,却不是挫了我军锐气。宋江十分烦恼,与吴学究计议道:“似此怎么打得荆南?”吴用叠着两个指头,画出一条计策,说道:“只除如此如此。”宋江依允。当下唤鲁智深,武松,焦挺,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哀,郑天寿,宋万,杜迁,龚旺,丁得孙,石勇十四个头领,同了凌振,带领勇捷步兵五千,乘今夜月黑时分,各披软战,用短兵,团牌,标枪,飞刀,抄小路到山后行事。众将遵令去了。次早,李怀差军下战书,宋江与吴用商议。吴用道:“贼人必有狡计。鲁智深等已是深入重地,可速准备交战。”
  宋江批即日交战,军人持书上山去了。宋江仍命秦明,董平,呼延灼,徐宁,张清,琼英为前部,统领兵马二万,弓弩为表,枪戟为里,战军在前,骑兵为辅,前去冲击。教黄信,孙立,王英,扈三娘整顿兵马一万,在营俟候;李应,柴进,韩滔,彭玘整顿兵马一万,也在营中俟候。“听吾前军号炮,你等从东西两路,抄到军前。”再教关胜,朱仝,雷横,孙新,顾大嫂,张清,孙二娘,统领马步军兵二万,屯扎大寨之后,防备贼人救兵到来。分拨已定,宋江同吴用,公孙胜亲自督战,其余将佐守寨。是日辰牌时分,吴用上云梯观看,山形险峻,急教传令军马,再退后二里列阵,好教两路奇兵做手脚。
  这里列阵完,纪山贼将李怀,统领袁朗,滕戡,马勥,马劲四个虎将,二万五千兵马。滕戡教军士用竹竿挑着黄钺首级,押着冲阵的五千铁骑。军士都顶深盔,披铁铠,只露着一双眼睛;马匹都带重甲,冒面具,只露得四蹄悬地。这是李怀昨日见女将飞石,打伤了一将,今日如此结束,虽有矢石,那里由护住了。那五千军马,两个弓手,夹辅一个长手,冲突下来。后面军士,分两路夹攻拢来。宋兵抵挡不住,望后急退。宋江忙教把号炮施放。早被他射伤了推车的数百军士,幸有战车挡住,因此铁骑不能上前。车后虽有骑兵,不能上前用武。
  正在危急,只听得山后连珠炮响,被鲁智深等这伙将士,爬山越岭,杀上山来。山寨里贼兵,只有五千老弱,一个偏将,被鲁智深等杀个磬尽,夺了山寨。李怀等见山后变起,急退兵时,又被黄信等四将,李应等四将,两路抄杀到来。宋江又教统炮手打击铁骑,贼兵大溃。鲁智深,李逵等十四个头领,引着步兵,于山上冲击下来,杀得贼兵雨零星散,乱窜逃生。可惜袁朗好个猛将,被火炮打死。李怀在后,被鲁智深打死。马劲,滕戡被乱兵所杀,只走了马勥一个。夺获盔甲,金鼓,马匹无算。三万军兵,杀死大半。山上山下,尸骸遍满。宋江收兵,计点兵士,也折了千余。因日暮,仍扎寨纪山北。
  次日,宋江率领兵将上山,收拾金银粮食,放火烧了营寨,大赏三军将士,标写鲁智深等十五人并琼英功次,督兵前进。过了纪山,大兵屯扎荆南十五里外,与军师吴用计议,调拨将士,攻打城池,不在话下。
  再说卢俊义这支兵马,望西京进发,逢山开路,遇水叠桥。所过地方,宝丰等处贼将武顺等,香花灯烛,献纳城池,归顺天朝。卢俊义慰抚劝劳,就令武顺镇守城池,因此贼将皆感泣,倾心露胆,弃邪归正。自此,卢俊义等无南顾之忧,兵马长驱直入。不则一日,来到西京城南三十里外,地名伊阙山,屯扎。探听得城中主帅是伪宣抚使龚端与统军奚胜,及数员猛将,在那里镇守。那奚统军曾习阵法,深知玄妙。卢俊义随即与朱武计议,当用何策取城。朱武道:“闻奚胜那厮,颇知兵法,一定要来斗敌。我兵先布下阵势,待贼兵来,慢慢地挑战。”卢俊义道:“军师高论极明。”随即遣调军马,向山南平坦处排下“循环八卦阵势”。
  等候间,只见贼兵分作三队而来,中一队是红旗,左一队是青旗,右一队是红旗:三军齐到。奚胜见宋军排成阵势,便令青红旗二军,分在左右,扎下营寨。上云梯看了宋兵是“循环八卦阵”,奚胜道:“这个阵势,谁不省得?待俺排个阵势惊他。”令众军擂三通画鼓,竖起将台,就台上用两把号旗招展,左右列成阵势已了,下将台来,上马令首将哨开阵势,到阵前与卢俊义打话。
  奚胜勒马直到阵前,高声叫道:“你摆‘循环八卦阵’,待要瞒谁?你却识得俺的阵么?”卢俊义听得奚貹要斗阵法,同朱武上云梯观望。贼兵阵势,结三人为小队,合三小队为一中队,合五中队为一大队,外方而内圆,大阵包小阵:相附联络。朱武对卢俊义道:“此是李药师‘六花阵法’。药师本武侯八阵,裁而为六花阵。贼将欺我这里不识他这个阵;不知就我这个八卦阵,变为八八六十四,即是武侯八阵图法,便可破他六花阵了。”
  卢俊义出到阵前喝道:“量你这个‘六花阵’,何足为奇!”奚胜道:“你敢来打么?”卢俊义大笑道:“量此等小阵,有何难哉!”卢俊义入阵,朱武在将台上,将号旗左招右展,变成八阵图法。朱武教卢俊义传令,杨志,孙安,卞祥,领披甲马军一千去打阵。今日属金,将我阵王南离位上军,一齐冲杀过去。杨志等遵令,擂鼓三通。众将上前,荡开贼将西方门旗,杀将入去。这里卢俊义率马灵等将佐军兵,掩杀过去,贼兵大败。
  且说杨志等杀入军中,正撞着奚胜,领着数员猛将,保护望北逃奔。孙安,卞祥要干功绩,领兵追赶上去,却不知深入重地。只听得山坡后一棒锣声响,赶出一彪军来。杨志,孙安等急退不迭,正是:冲阵马亡青嶂下,戏波船陷绿蒲中。毕竟这支是那里兵马,孙安等如何迎敌,且听下回分解。

图片 1这个像痒痒挠的兵器叫做“钢挝”,王庆手下悍将袁朗拿着痒痒挠,硬是挠死了宋江手下的刚归降的金鼎、活捉了黄钺。在讲述宋江征王庆遇到硬茬子之前,咱们还是先来看看这件叫“钢挝”的痒痒挠:

比起武艺,更值得一说的是袁朗的兵器。

责任编辑:

不过袁朗的结局很可惜,他不是死于高手枪下,也不是被迫自杀,而是被轰天雷凌振的炮击中,炸的粉碎,实在可惜了。

原标题:袁朗拎着“痒痒挠”来打宋江 结果宋江手下一个被挠死一个被活捉

此一战足以说明,袁朗的实力是不下于梁山五虎将的。

图片 2宋江阵营的霹雳火秦明挥舞狼牙棒上去捡便宜——重兵器对阵短兵器钢挝,那便宜大得没法说。可是秦明一脚踢在了铁板上,酣战一百五十回合,双方打得旗鼓相当。同时进行的另外两场单挑,证明了一件事:所谓的梁山好汉很多都是浪得虚名:双鞭呼延灼对阵王庆阵营滕戡,一个是冲天角铁幞头,销金黄罗抹额,七星打钉皂罗袍,乌油对嵌铠甲,骑一匹踢雪乌骓;另一个是是交角铁幞头,大红罗抹额,百花点翠皂罗袍,乌油戗金甲,骑一匹黄鬃马;水磨八棱钢鞭硬抗虎眼竹节钢鞭,五十回合过去了,还是平分秋色。而在袁朗秦明酣战之时、呼延灼上阵之前,没羽箭张清的老婆琼英,已经解决掉了滕戡的哥哥:先一石子打下马,然后再一方天画戟了账。

无论小说还是正史,双手用兵器的猛将都有不少。历史上,汉末时期的典韦,兵器就是八十斤重的双铁戟;东晋时期的猛将陈安,能一手使用丈八矛,一手用大刀;岳飞的儿子岳云,兵器就是重达八十斤的双铁椎,就是一种似枪非枪、似锤非锤能砸能刺的兵器。至于小说中,这样的猛将就更多了。光是《说岳全传》中,就有至少六位是用双锤的猛将。

有人说梁山最奇怪的兵器是九尾龟陶宗旺的大铁锹,也有人说是智多星吴用的两条铜链,其实真正上了战场,这两样兵器就几乎是用来自杀的。而事实上这俩人一个搞建筑一个挖墙脚,还真没杀过人——陶宗旺征方腊一上战场就被干掉了,连被谁杀的都不知道。至于神火将军魏定国的熟铜刀,拿着吓唬小孩子还行,就是给镇关西郑屠去切肉,郑屠也不屑于用:太钝了,熟铜就是精炼过的铜,莫氏硬度只有三,砍贝壳都砍不开(贝壳莫氏硬度三点五,牙齿六到七)。其实宋江军队遇到的最奇怪而又凶悍的武器就像个痒痒挠,他刚招降的手下一个被打死一个被活捉,秦明上去大战一百五十回合,狼牙棒硬是拿这个长得很像痒痒挠的兵器毫无办法。

​可以说,这种“枪”很怪异,甭说历史上,就是小说中也很少见。古典文学中,猛将李存孝就是用“毕燕挝”,元代三国戏中,马超善用飞挝,不过演义中改成了流星锤。可以说,挝是猛将才用的兵器。

图片 3狼牙棒拿不下痒痒挠,钢鞭对钢鞭也占不到便宜,梁山军征王庆首战打成了一场闹剧,双方只好鸣金收兵,而且秦明呼延灼居然有些怂了:见贼将骁勇,也不去追赶,袁朗秦明两家各自回阵,贼兵上山去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其实,双枪将不止董平一位,在其他势力中,还有一位“双枪将”,那就是王庆的楚国,李懹麾下的袁朗。

图片 4话说那是在宋江击败了田虎之后,看见手下好汉们还都全须全尾没啥损伤,还收降了乔道清孙安金鼎黄钺,就想作死去打王庆,想再用弟兄们的鲜血换点功劳可是宋江没想到,他首战就遇到了硬茬子,王庆手下悍将袁朗(忽然想起了士兵突击里的老A)拿着两支像痒痒挠的兵器冲了上来——袁朗骤马当先,头顶熟铜盔,身穿团花绣罗袍,乌油对嵌铠甲,骑一匹卷毛乌骓,赤脸黄须,九尺长短身材,手两个水磨炼钢挝,左手的重十五斤,右手的重十六斤,高叫道:“水洼草寇,那个敢上前来纳命!”图片 5这袁朗虽然没当过特种兵,但打起架来却毫不含糊,拎着两支痒痒挠就冲了上来。宋江手下刚投降过来的金鼎黄钺估计是想纳个投名状,厚着脸皮俩打一个三骑马丁字儿摆开厮杀。这俩家伙一人挥舞泼风大刀,一人挺起浑铁点钢枪,结果被袁朗一痒痒挠就把金鼎的泼风大刀砸了个缺口,再一挝挠下去,金鼎的脑袋就碎了。那个想跟金鼎合伙欺负袁朗的黄钺也没讨到好儿,被袁朗像抓小鸡一样活捉了。

说了这么多,袁朗的武艺究竟如何呢?

图片 6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敢高言者斩,王庆手下悍将袁朗拿着痒痒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