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诗词歌赋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诗词歌赋 >    北京师大教科文中心整理,betway必威唯一官方

   北京师大教科文中心整理,betway必威唯一官方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09-12 10:47

  女神

  我送了她回来,

  我譬比是个年轻的处子。

来源:07073游戏网作者:大黑游戏发布时间:2014-11-11 11:19

每周最新网页游戏推荐270期 热门IP篇

04月22日—04月28日每周网页游戏测试预告

最轻松的传奇《烈焰裁决H5》兄弟齐聚再战沙城

光棍节没有女票可带出门,炫耀自己脱单,屌丝只能和几位基友互撸?而女神却在别人的怀抱中笑语晏晏,让众屌怒火丛生。没关系!这个光棍节你可在大黑游戏《万世》中怒玩女神,让她任你指挥!

大黑游戏《万世》全新异兽“人形火凤”即将登场,化身女神,与你共闯天下。以你的怒气,帮助兽型异兽奇妙变身,脱胎换骨助阵战斗!到底是怎样的异兽呢?现在就一起来看看吧!

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1

【怒气助阵 人形异兽华丽来袭】

火凤身份虽然高贵,毕竟还只是个畜生,没有女神形态,这让欲火满格的光棍如何能满足?大黑《万世》为你精心打造全新火凤,让这神兽再焕发出神奇力量。在游戏中,玩家将火凤提升至最高级后,在怒气值满格的情况下,喂食异兽炼骨激活石,便能有一定机率将火凤化成人形。“人形火凤”将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为玩家带来海量的属性加成。

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2

【全新突破 凤凰涅槃再爆新战力】

凤凰涅槃,脱胎换骨,禽兽尚且能变为美人,此神奇过程将会为你带来全新战力。当大侠在大黑《万世》中召唤出“人形火凤”后,随即开启涅槃重生。此涅槃重生可以为你带来包括暗器、弓箭、肉身等涅槃,再次提升相应的战力。如,玩家使肉身涅槃,即使肉身升级已经达到顶级,仍然能为你带来肉身的额外升级,为你带来更多的属性加成,提升你的战力。

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3

责任编辑:坂上之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回频道首页

                 教师资格考试综合素质知识点:中国现当代文学

1.新文化运动提倡科学,反对迷信;提倡民主,反对独裁;提倡白话文,反对文言文,宣传了西方的进步文化,后又传播了社会主义思想。陈独秀、胡适、鲁迅等人成为新文化运动的核心人物,这一运动成为五四运动的先导。

2.创造社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初期成立的文学社团,是中国现代文学团体。1921年6月由留学日本的郭沫若、成仿吾、郁达夫、张资平、田汉、郑伯奇等人在东京成立。

3.新月社于1923年成立于北京,是“五四”以来最大的以探索新诗理论与新诗创作为主的文学社团。

4.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简称“左联”,是中国共产党于1930年在上海领导创建的一个文学组织。

“左联”的旗帜人物是鲁迅。

5.鲁迅,原名周树人,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主要作品有小说集《呐喊》(包括《狂人日记》《阿Q正传》《孔乙己》等)《彷徨》(包括《祝福》《伤逝》等),散文集《朝花夕拾》(包括《藤野先生》《范爱农》等)

6.茅盾,现代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和文化活动家以及社会活动家,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者之一,我国革命文艺奠基人之一。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子夜》、“蚀”三部曲(《幻灭》《动摇》《追求》),短篇小说“农村三部曲”(《春蚕》《秋收》《残冬》),散文《白杨礼赞》等。

7.叶圣陶,著名作家、教育家、编辑家、文学出版家和社会活动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倪焕之》,短篇小说《多收了三五斗》《夜》,童话集《稻草人》《古代英雄的石像》等。他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早写童话的作家。

8.朱自清,现代著名散文家、诗人、学者、民主战士。代表作有诗和散文合集《踪迹》,散文集《背影》《欧游杂记》《你我》,学术著作《经典常谈》,著名篇目有《背影》《绿》《荷塘月色》《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等。

9.冰心,现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家,代表作有诗集《繁星》《春水》,散文集《寄小读者》《樱花赞》等。

10.郭沫若,杰出的作家、诗人和戏剧家,也是历史学家和古文字学家。主要作品有诗集《女神》(包括《凤凰涅槃》《女神之再生》《炉中煤》等);历史剧作《棠棣之花》《屈原》《虎符》《高渐离》《孔雀胆》《蔡文姬》《武则天》等。

11.郁达夫,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诗人。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沉沦》、小说《春风沉醉的晚上》等。

12.田汉,著名戏剧家,我国革命戏剧的奠基人。他是“五四”以后最有成就的剧作家之一,主要剧作有《咖啡店之一夜》《名优之死》《丽人行》《关汉卿》《文成公主》,京剧《白蛇传》《谢瑶环》等。歌词《义勇军进行曲》经聂耳谱曲后广为流传,被定为国歌。

13.徐志摩,现代诗人、作家。主要作品有诗集《志摩的诗》《猛虎集》等,著名篇目有《再别康桥》《在病中》《沙扬娜拉》《偶然》等。

  第三辑在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上分为三部分,自《Venus》至《晚步》共十篇为《爱神之什》,自《春蚕》至《日暮的婚筵》(其中《岸上》为三篇)共十篇为《春蚕之什》,自《新生》至《西湖纪游》(其中《西湖纪游》为六篇)共十篇为《归国吟》。

  我一心念着我西蜀的娘,

  把我全身的影儿

主页 > 新闻中心 > 游戏资讯 > 光棍节怒玩女神《万世》新异兽登场

   北京师大教科文中心整理:

  第二辑在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上分为三部分。自《凤凰涅槃》至《立在地球边上放号》共十篇为《凤凰涅槃之什》,自《三个泛神论者》至《我是个偶像崇拜者》共十篇为《泛神论者之什》,自《太阳礼赞》至《死》共十篇为《太阳礼赞之什》。

  

  1920年2月初作

相关阅读

  • ・岛国照妖神器 《万世》锐眼玩法上线
  • ・风云雷电齐听令《万世》三大神箭曝光
  • ・女汉纸霸气出手《万世》绝技玩法揭秘
  • ・砍头是玩笑《万世》恶搞玩法来袭
  • ・巧获珠宝提战力《万世》宝石获取攻略
  • ・万世敬仰武圣《神仙道》一战成名天下知
  • ・另辟蹊径获成功 《万世》另类坐骑揭秘
  • ・《万世》新副本前瞻 英雄救美传佳话

  《女神》共分三辑。除《序诗》外,第一辑包括《女神之再生》、《湘累》、《棠棣之花》。

  海兮汝语谁?

凤凰涅槃

光棍节怒玩女神《万世》新异兽登场

  青青地,

  茫茫的宇宙,冷酷如铁!

  太阳呀!

  附录:

  铅灰色的渔家顶上,

  远远的西方,太阳沈没了!——

  高笑

  第 115 页[14]丕时大罗启(J.H.Pestalozzi,1746-1827),现通译为裴斯泰洛齐,瑞士的教育家,曾建立学校,根据卢梭的教育理论教育贫苦儿童。

  1920年7月27日

  创造哟!创造哟!努力创造哟!

  遥遥地,遥遥地,

  你便是我。

  柳下一座长亭,

  唱得我全身的神经战栗。

  几朵白云不知飞向何处去了。

  恍惚便是你,恍惚便是我!

  空漠处时而有小鸟的歌声。

  第 99 页[①]苏彝士、巴拿马,指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见前《晨安》注。巴拿马运河(Canel  de Panamá),在巴拿马共和国中部,贯通巴拿马地峡,为沟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重要国际航运通道。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都是人工开凿的巨大工程。

  4月3日

  我在我脊髓上飞跑,

晴朝

  穹窿无际的青天已经哭红了他的脸面,

  月儿呀!你好象把镀金的镰刀。

  翱翔!翱翔!

  我纵能爬得上,

地球,我的母亲!

  早在那天心孤照。

  火便是你!

  绿叶蹁跹,

  男的背着一捆柴,

  可惜还在吃奶。”

  大自然的symphony哟!

  是我意凄迷?

  洗不净的污浊,

  飞跑,

  我知道那是你的乳,我的生命羹。

  一轮红日儿

  我感谢你呀!赞美你呀!“自由”从此不死了!

鸣蝉

  把我从梦中惊醒了。

  那几个骄慢的东人

  一群的凡鸟,

春愁

  欢唱!欢唱!

  

  青沈沈的大海,波涛汹涌着,潮向东方。

  慢慢地移着步儿,

  

  还是为的你自己?

  我们要在你怀儿的当中,

  可要飞向何往?

  第 65 页[④]作者原注:泰戈尔(Tagore,1861-1941),印度诗人和哲学家,曾在孟加拉省显替尼克丹森林中创设和平大学,主张将生活与教育融化在自然中,并以为调和东西文化可以为国际和平制造基础。

  海上吹来的微风才在鸡尾上动摇,

  翱翔!翱翔!

  远远的海中岛影昏昏,

  万籁共鸣的symphony,[①]

  正是有生之伦睡眠时候。

  燃到了这般模样!

  晓日月桂冠,

  

  一

  

  青天犹可上,

  自由的战士,马克司威尼,你表示出我们人类意志的权威如此伟大!

  耳琴中交响着鸡声、鸟声,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七月十一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作者原注:笔立山在日本门司市西。登山一望,海陆船廛,了如指掌。

  你要向哪儿飞去?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的

  唉!我怪可怜的同胞们哟!

  快也来戏弄波涛!

  第 165 页[②]雷峰塔,在杭州西湖南岸夕照山上,五代吴越王钱俶时建。“雷峰夕照”,是“西湖十景”之一。此塔已于一九二四年倾圮。

  我赤足光头,

  

  这正是生命和死亡的斗争!

  一弯残月儿

  Mendelssohn的《仲夏夜的梦》[②]都已过了。

  我又坐在这破船板上,

  翱翔!翱翔!

  青青的郊原中,

  第 97 页[①]Violin,小提琴。Piano,钢琴。

  4月9日

  我在山路儿上行着,

  赵公祠畔

  第 34 页[③]《广雅》,三国时魏人张揖著。这里所引见《广雅·释鸟》。

  一个锄地的老人

  第 114 页[⑧]哥白尼(N.Copemicus,1473-1543),波兰天文学家,“日心说”的创始人。他创立了地球绕日运行的学说,推翻了天文学上统治了一千多年的“地心说”,是天文学上一次重大的革命,也是对基督教传统教义的背叛。

  

  我想象他向着东行,

  生离令我情惆怅。

  想到了苏子卿在贝加尔湖湖畔。

别离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晨安!半工半读团的学友们呀!

  短的女袖,

  球,就在这一刹那间,早早同你一样冰化!

  有的连倾啤酒几杯,

  中间流泻着一个反写的“之”字,

  他们那空车里载的是些什么?

  啊啊!好幅壮丽的北冰洋的情景哟!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我知道你爱我还要劳我,

  雨中望湖

  哦,请为自由之故而再生!

  白云的缘边色如乳糜,叫人微微眩目。

  好象那大海里的孤舟。

  海水渊青,

  望可尔克的市民早为她的哥哥祈祷,

  海湾中喧豗着的涛声

  其二

  被她最心爱的情郎拥抱着去了。

  对于你,表示我的孝心。

  第 150 页[①]哈牟尼笳(Harmonica),口琴。

  火便是火!

  猛烈地在我背后推荡!

  啊,我年青的女郎!

  雷峰塔下

  哦哦,摩托车前的明灯!

  4月4日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摘去问问舟人。

  我刚才垂下眼帘,

  岸上的微风

  我们欢唱!

雷峰塔下[②]

  地球,我的母亲!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和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题为《岸上三首》。

  火便是他。

  沪杭车中

  我爱荷兰的Spinoza,[④]

  宁在这缥缈的银辉之中,

  森严阴耸的大厦——可是监狱的门前?可是礼拜

  早已出自东方。

  开放出窈窕的好花。

  也吹出了一株——春草。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那只黑色的海鸥

  我孤独地在市中徐行,

  一

  

  啊,我与其学做个泪珠的鲛人,[①]

  哈哈,凤凰!凤凰!

  那些女郎们都带着些娇慵无力的样儿。

  神秘便是你,神秘便是我!

  二

  第 75 页[②]西比利亚(Cибирb),现通译为西伯利亚。

  汲取一杯湖水,

  南方同是一座坟墓。

  你今儿到了哪方?

  第 65 页[11]《山海经·海外东经》:“汤谷有扶桑,十日所浴。”《梁书·东夷传》:“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余里,地在中国之东,其土多扶桑木,故以为名。”后来因称日本为扶桑。

  向着黄……

  火便是他。

  早已出自东方。

  金字塔,古埃及帝王的陵墓,为巨石砌成的方锥形建筑物,形如汉字的“金”字,因称为“金字塔”,分布在尼罗河两岸。

  如今的诗人

  亘古的大盗,实行波尔显威克的列宁呀!

  我送了她回来

  还有位什么父亲。

  红的草叶不知名,

  第 42 页[⑤]高蹈派,十九世纪中期法国资产阶级诗歌的一个流派,宣扬“为艺术而艺术”。

  飞跑,

  你把这全人类来拥抱: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原题《归国吟》。

  请了!请了!

  鸡声、群鸟声、鹦鹉声,

  可还是这么光耀?

  

  这不是个呀,生命底写照1

海舟中望日出

  我把月来吞了,

  用着我的手儿,

  可敬的马克司威尼呀!

  满街都是灵柩,

  啊啊!

  有的只顾酣笑,

  地球,我的母亲!

  一轮皓月儿

    我是个偶像崇拜者

  

  便是把金钢石的宝刀也会生锈!

  1920年11月23日

  我赞美我自己!

  不住声地也向我叫号。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一月十三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蓝靛的大洋,

  三 赞像——Beethoven的肖像[⑦]

  我们的花儿

  火便是我!

  倦了的两个车夫有个在唱歌。

  家鸽

  你把这海上的松树斫倒了,

  被亚坡罗的雄光驱除干净!

  我们散着花儿来,

  一九二八年编入《沫若诗集》时,作者改如今本。

  周遭打岸声,

  前山脚下,有两个行人,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九月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不受约束的亡国奴,私建自然学园的泰戈尔呀!

  海潮儿应声着:平和!平和!

  其二

  长长的声音叫得已有几分倦意了。

  背后的人声

  

  地球,我的母亲!

  1921年4月1日

  我们飞向北方,

  雨打平湖点点,

  我为我心爱的人儿

  鹭!鹭!

  我们雄浑,我们悠久。

  插在她的头上。

  你是贫富、贵贱、美恶、贤愚一切乱根苦蒂的大熔炉。

  我的灵魂儿

  忏不忏悔穷兵黩战?

  1919年间作[①]

  可怜你们西比利亚的同胞

  海语终难解,

  可有什么好话教我?”

  他息着锄头,

  背景中贝加尔湖上的冰涛,

  远远的海天之交,

  你高张的白领如象戴雪的山椒。

  同在沙中游戏。

  我自从重见天光,

  杨柳毵毵,

  再也不分甚么美恶、贤愚,

  我怪可怜的同胞们哟!

  正在海上光照,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白鹤

  我今朝可算是战胜了海洋!

  岩鹰

  深不可测的青空!

  

  我念着泰戈尔的一首诗,

  为民族解放而战哟!

  哦,我也被你斫倒了!

  我崇拜水,崇拜火,崇拜火山,崇拜伟大的江河;

  啊!我的眼睛痛呀!痛呀!

  第 34 页[②]《孔演图》应作《演孔图》,汉代纬书名。原书已佚,后来有辑本。据清代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所辑《春秋纬·演孔图》:“凤,火之精也,生丹穴,”《山海经·南次三经》:“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

  天这样的高,

  

  圆锥。

  

  一轮红日儿

  欢唱!欢唱!

  沫若,你别用心焦!

  欢唱!

  叫他一声:“我的爹!”

  爱尔兰的志士!马克司威尼呀!

  1920年7月29日

  除夕将近的空中,

  你在这火葬场中

  地球,我的母亲!

  飞下池中水。

  山路儿登上一半了!

  携着个稚子徐行,

  太阳哟!你请把我全部的诗歌照成些金色的浮沤!

  蚕儿呀,我想你的诗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作者原注:“一九二○年四月十八日于福冈”。

  你可是为的他人?

  听不出丝毫的涛声波语。

  还高挂在天上。

  六

  你突然又飞下海里,

  足足!足足!足足!

  他那斑白的须髯,

  便是天上的太阳也在向我低头呀!

  其二

  

  我好替你除却许多烦恼。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七月十一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只惊得草里的虾蟆四窜。

  

  醉了一般模样。

  啊啊!

  第 152 页[③]这是泰戈尔的长诗《吉檀迦利》中的诗句。

  

  远景昏昏,

  晨安!平匀明直的丝雨呀!诗语呀!

  

  第 73 页[③]关于庄子靠打草鞋吃饭的传说,可参看《庄子·列御寇》篇和作者《蒲剑集·庄子与鲁迅》一文中的论述。

  

  欢唱!欢唱!

  不是我焦沸着的心血吗?

  第 54 页[②]Energy,物理学所研究的“能”。

  苍黄、绿嫩。

  亘古的大盗,实行共产主义的列宁呀![④]

  我要想爬上天去,

  宇宙呀,宇宙,

  飞……飞……飞……

  我走上了后门去路,

  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草花,

  图谋恢复的顽民,死有余辜的黎塞尔呀![②]

  小小的哈牟尼笳,[①]

  一的一切,雄浑呀!

  走到这旭川桥上;

  他们离了你要在空中飞行。

  池上几株新柳,

  第 68 页[①]Symphony,交响乐。

  我好替你除却许多烦恼。

日出

  一

  即即!即即!即即!

  向……向……

  到处都是新鲜的情调,

  你又飞向空中去。

  本篇初见于一九二○年五月上海亚东图书局出版的《三叶集》作者一九二○年三月三十日致宗白华的信中。(这封信写作日期,《三叶集》原注为:“三月三日作”,据信中所述日期推算,应为三月三十日。)

  落叶蹁跹,

  早已被全盘洗掉!

  还滴着黄昏时分的新雨。

  晨安!华盛顿的墓呀!林肯的墓呀!惠特曼的墓呀![⑩]

  

    我到底要几时才能见你?

  我的心儿作呕。

  他们是全人类的普罗美修士,[①]

  终怕是为的你自己。

  第 115 页[12]托尔斯泰晚年厌弃贵族生活,弃家出走,途中患肺炎,死于阿斯塔波沃车站。

  第 133 页[①]这里所注写作时间与作者其他著作中所记载的有出入。请参看前首《Venus》注。又一九四一年作者所写《五十年简谱》也说《残月黄金梳》(即本篇)及《死的诱惑》等诗为一九一六年作。

  凰唱歌,悲壮!

  突然飞下海里,

  你为什么存在?

  司春的女神来了。

  第 118 页[①]新芬,爱尔兰语Sinn Fein的音译,意为“我们自己”,引申为“爱尔兰人之爱尔兰”的意思。新芬党是一九○五年建立的主张爱尔兰独立的资产阶级政党,后分化,它的左翼曾参加反英起义并领导反英游击战争,右翼则同英国统治者妥协。

  鸟声温,

  在眺望这美丽的夜景。

  第 136 页[①]这里写作时间与作者其他著作中所记载的有出入。请参看前首《Venus》注。

光海

  

  第 114 页[⑩]尼采(F.Nietzsche,1844-1900),德国哲学家,唯意志论者,倡导“超人”哲学,认为“超人”创造历史,而普通人只是实现“超人”事业的工具。

  声声不息的鸣蝉呀!

  第 115 页[11]罗丹(A.Rodin,1840-1917),法国雕塑家。他倡导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塑造出许多风格新颖、生动有力的艺术形象,对近代雕塑艺术有较大的影响。由于他在艺术上的创新,不受传统的约束,曾受到法国正统学派的抨击。

  四望都无有,

  “年轻的朋友呀,你可好?

  你偏那样地雾帷深锁。

  在我面前翩舞。

  散在树上,散在地上,

  左也是漶漫,

  倚在窗边向我笑。

  晨安!明迷恍惚的旭光呀!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欢唱!

  你在创造你的“艺术之宫”,

  那含蓄的是悲愤?怨望?凄凉?

  好象是,还在恋着他昨宵的梦境。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一月五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题为《三个Pantheism》。按“Pantheism”应为“Pantheists”。

  流水这般嫩黄!

  火便是“他”!

  

  我狂叫,

  翻弄空中银辉。

  

  可他嫩绿的绢衣却遮不过他心中的激动。

  自由之神终会要加护你们,

  天又昏黄了。

  那昼间的太阳,夜间的太阴,

  〔附白〕这是我最早的诗,大概是一九一八年初夏作的。[①]

  “托尔斯泰呀,哦!

  

  

  2月26日

  第 73 页[⑤]指斯宾诺莎被驱逐出教会后,曾以磨制镜片为生。

  无穷世界的海边群儿相遇,叫着,跳着。”[③]

  我主张朴素,慈爱的生涯;

  咳!

  凤凰和鸣

  我怎能爬得上?

  念到你海外的知交,

  比成着一个酒杯。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十一月四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火车向着南行,

  山也在笑,

  高标的林树

  万岁!万岁!万岁!

  我身上觉着轻寒,

  翱翔!翱翔!

  我把你这张爱嘴,

  啊,沈雄的和雝,神秘的渊默,浩荡的爱海哟!

  向我这般歌唱。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一月十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原题即今副题。一九二一年收入《女神》时另标今题。

  他那健康的黄脸,

  笑嘻嘻地把我解放……

  这么不可言说的寒噤!

  10月24日

  你又飞向空中去。

  火便是你!

  我怎能爬得上?

  我要欢送那将要西渡的初夏的太阳。

  Poseidon呀,[②]

  

  

  我恨的是那些外来的光明:

  

  至高的理想只在农劳!

  哦,你是哪儿来的凉风?

  

  我的身中……

  第 97 页[②]作者原注:门德尔松(Felix Mendelssohn-Bartholdy,1809-1847),是德国的音乐名家,其曲品典雅而富诗趣。《仲夏夜的梦》(A Midsummer Night’s Dream),本诸莎士比亚,其序曲一阕,乃门氏十七岁时(一八二六年八月六日)所作。

  窗外的青青海水

  林肯(A.Lincoln,1809-1865),美国第十六任总统。他主张解放黑奴,遭到南方奴隶主反对,引起南北战争。北方军队获胜后,奴隶制度废除,但他则被南方奴隶主指使暴徒刺杀而死。

  沈默着断绝声哗。

  西北南东去来今,

  1919年夏秋之间作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掇之欲上青天难。

  哦哦,光的雄劲!

  注释:

  西北南东到处都张挂着鲜红的云旗。

  返向那沈黑的海底流泪偷生,

  凤已啄倦了,

  不须有月来,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九月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因为你们是自由神的化身故!

  沫若,你别用心焦!

  

  

  ——读Carlyle:《The Hero as Poet》的时候[①]

  我正对着那轮皓皓的月华,

  同那海涛相和,松涛相和,雪涛相和。

  第 163 页[①]长庚,即金星。我国古代称金星为太白,晨出东方为启明,昏见西方为长庚。

  北方同是一座地狱。

  他那筋脉隆起的金手。

    凰歌

  我好容易才得盼见了你的容光!

  你们是在念我吗?

  

  十五年前的旧我呀,

  2月28日

  翱翔!翱翔!

  是天萧条耶?

  我们悠久呀!

  散成了一朵朵的浮云

  

  

    ——Thomas Campbell

  小舟在波上簸扬,

  我饮一杯水,纵是天降的甘霖,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见发表过。

  我们光明呀!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第 73 页[⑥]作者原注:加皮尔(Kabir,1440-1518),印度的禅学家和诗人。

  你为什么弃了我?

  遥遥地正望南翘首;

  亭中坐着我和儿,

  燃到了这般模样!

  缓步潭中曲径,

  我赏玩了一回四林湖[④]畔的日晡,

  青嫩的草藤,

  投在英格兰,剥里克士通监狱中已经五十余日了,

  哦!太阳!

    我要几时才能见你?

  提着花篮去了。

  我独自一人,坐在这海岸边的石梁上,

赵公祠畔

  我不辜负你的殷勤,

  第 151 页[②]Poseidon,波塞冬,希腊神话中的海神。

  我知道那是你的歌,

  我的爱呀!

  好象是在说:

  

  

  “无穷世界的海边群儿相遇。

  香木已燃了,

  黄的菜花,蓝的豆花,

  

  一声声长此逝了……

  他指着海中的洲岛。

  借着她的手儿,

  你坐在哪儿在?

  应着桥下流水的哀音,

  我同阿和,我的嫩苗,

  雾帷。

  我爱我国的庄子,[①]

  

  生动便是你,生动便是我!

  暗影与明辉在黄色的草原头交互浮动,

  和谐便是你,和谐便是我!

  我便死——也灵魂安妥。

  你这如象“大宇宙意志”[⑧]自身的头脑!

  我同你住了半年,

  画中的人!你可不便是胡妇吗?胡妇![⑥]

  一弯残月儿

  太阳哟!你请永远倾听着,倾听着,我心海中的怒涛!

  海面上突然飞来一片白帆……

  第 42 页[④]《庄子·秋水》篇记载:有一种叫鹓的鸟,“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有鸱鸟得一腐鼠,看到鹓飞过,以为要来抢它的腐鼠,就仰头对鹓“吓”了一声。这里引用《庄子》这则寓言,以喻鸱枭看到凤凰死时的得意神情。

  哦,来了几位写生的姑娘,

  太阳的光威

  把他脚上的黄泥舔个干净。

  可那牧羊女人的眼中,眼中,

  照在我故乡的天野,

  第 92 页[①]青衣江,在四川西部,古称沫水,是大渡河的支流,在四川省乐山市和大渡河会合后流入岷江。嘉州,南北朝时北周置,隋废,唐复置。这里指当时的乐山县,今四川省乐山市。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那样地……嗳!我已形容不出你。

  明与暗,刀切断了一样地分明!

  只剩着晚红一线。

  一切的一切!

  我才好象个受着磔刑的耶稣哟!

  新鲜便是你,新鲜便是我!

  你们有的只拚命赌钱,

  第 83 页[⑤]本篇一九二○年在《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最后尚有两节,文为:

  只许农人簪戴。”

  晨安!你坐在万神祠前面的“沉思者”呀![⑨]

  我若再得你蔷薇花色的脸儿来亲我,

  火便是“他”!

  “花儿也为诗人开,

  来得如飘风,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见发表过。Venus(维纳斯),罗马神话中司美与恋爱的女神。

  船,数不尽的轮船,

  4月8日

  前也是睡眠,

  我倚着船栏远望,

  便是我今天装进了脑的无烟煤了!

  坐在这海岸边的破船板上。

  山岭原来登不尽。

新生

  一切的一,光明呀!

  我才不辨他的土音。

  我如电气一样地飞跑!

  有的只顾乱谈。

  挑担灰尘在肩上,

  倒映潭心,

  来在他们的面前,

  

  哦,河中流泻着的涟漪哟!塔后汹涌着的云霞哟!

  两张明镜!

  一的一切,热诚呀!

  

  一切的一,华美呀!

  其三

  第 65 页[⑥]苏彝士(Suez,现通译苏伊士)的运河,在埃及东北部,贯通亚非两洲分界线上的苏伊士地峡,连接红海和地中海,为沟通印度洋经地中海入大西洋的重要国际航运通道。

  脱去了上身的棉衣

  他才有些怕惧。

  泥燕儿飞来飞往。

  石榴树底花,

  嗳!我怎能成就个纯洁的孩儿?

  我们登上了。

  如何春日光,

  三

上海印象

  好象这黑夜里的酣梦。

  无际的青天静临,

  黑沈沈的海湾,停泊着的轮船,进行着的轮

  森林中寥寂深深,

  爱尔兰的儿童——跪在大厦前面的儿童

  恋着她的海水也故意装出个平静的样儿,

  啊,我年青的女郎!

  唱着歌儿来了。

  我好象听着你的symphony了!

  

  我们新鲜呀!

  火狱中的上海哟!

  欢唱!欢唱!

  低头不展眉?

  还带着夜来的清露。

  

  把我全身的影儿

  

  一个男性的女青年

  除了一些青翠的柳波,

  据我想来,天便是道!”

  几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笑语娟娟地,

    希望,暂时向世界告别了,

  天宇莹,

  第 73 页[④]作者原注:斯宾诺莎(Spinoza,1632-1677),著名的荷兰唯物论哲学家。本为犹太人,犹太教会以其背叛教义,驱逐出境;后卜居于海牙,过着艰苦的生活。他不承认神是自然的创造主,认为自然本身就是神。他的唯物论学说,对十八世纪法国的唯物论者和德国的启蒙运动有着颇大的影响。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十月十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原注写作日期为十月二日。

  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

  第 162 页[①]Disillusion,幻灭。

  1919年9月间作

  本篇最初分别以《沪杭车中》、《雷峰塔下》、《赵公祠畔》、《三潭印月》、《雨中望湖》和《司春的女神歌》为题,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二十八日、三十日和五月二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比着肩儿遥遥望远。

  要被百度以上的泪泉涨破了!

  我要怎么样才能够报答你的深恩?

  你请替我唱着凯旋歌哟!

  你是时常地爱抚他们。

  我这瘟颈子上的头颅

  

  乱闯,

  太阳哟!太阳的象征哟!金字塔哟!

  我独自一人

  你到底为什么存在?

  如象满月一轮,寂然有所思索。

  一枝枝的烟筒都开着了朵黑色的牡丹呀!

  天这样的高,

  我们恍惚呀!

  湖草平,

  他们的死期已近了!

  有的连翻番菜几盘,

  我跑到松林里来散步,

  烟雨溟溟,衣裳重了几分。

  我有生以来的尘垢、粃糠

  浴沐着的西子哟,[③]

  阳关,古地名,在今甘肃省西北部敦煌县境,汉、唐时为从中原往西域各地的通道。《阳关三叠》,古乐曲名。唐代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诗:“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后采入乐以为送别之曲。其歌法今已不传,一般认为歌至“阳关”句,反复歌之,因此谓之阳关三叠。

日暮的婚筵

  来如风,

  一个水银的浮沤!

  照过街坊上的屋顶来笑向着我,

  我从梦中惊醒了。

  我是个偶像崇拜者哟!

  溶流着的水晶一样!

  晨安!常动不息的大海呀!

  向我这般歌唱:

  哦哦!这是张“眼泪之海”的写真呀!

  喝不尽的葡萄美酒,

  喁喁地向我私语:

  早已这么清和!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她向我笑道:

  我们自由呀!

  那几个肃静的西人

  华美便是你,华美便是我!

岸上

  要去拜访那西方的同胞兄弟。

  其一

  生命的泉水呀!

  第 130 页[①]这首诗的写作时间,在作者其他著作中有不同的记载。据作者一九三六年九月四日所写《我的作诗的经过》一文说,这诗(文中诗题作《维奴司》)是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夏秋之交与《新月与白云》、《死的诱惑》、《别离》等诗先后作的,而在《学生时代·创造十年》第三节中则说《死的诱惑》、《新月与白云》、《离别》等诗是一九一八年做的。

  

  白晶晶地一个圆珰!

  一样是自然生趣!

  

  〔附白〕这四节诗是我数日间热泪的结晶体。各节弁首的诗句都是从苏格兰诗人康沫尔(Thomas Campbell,1777-1844)二十二岁时所作《哀波兰》(The Downfall of Poland)一诗引出,此诗余以为可与拜伦的《哀希腊》一诗并读。拜伦助希腊独立,不得志而病死;康氏亦屡捐献资金以惠助波兰,两诗人义侠之气亦差堪伯仲。如今希腊、波兰均已更生,而拜伦、康沫尔均已逝世;然而西方有第二之波兰,东方有第二之希腊,我希望拜伦、康沫尔之精神“Once again to Freedom’,cause return!”(请为自由之故而再生!)

  哦!这清冷的晚风!

  生潮涨了,

  我欲掇之赠彼姝。

  我要强健我的灵魂,

  我们俩睡在墓中,

  与天际的白云波连山竖。

  好风轻,

  我对着他们的话儿还未说完,

  紫萝兰的,

  我羡慕你的宠子,炭坑里的工人,

  4月10日

  

  4月3日

  第 114 页[⑤]释迦牟尼,佛教的创始者,古代印度北部迦毗罗卫国(现在尼泊尔境内)净饭王的儿子。佛经说他年青时不满当时流行的婆罗门教教义,创立了佛教。他倡导长期修行,灭绝一切人世烦恼,以达到功德圆满所谓“涅槃”的最高境界。

  你到底要飞向哪儿去?

  唉,我的灵魂!

  恶魔一样!

  四

  我纵能爬得上,

  孔雀

霁月

  啊啊!太平洋呀!

  1920年7月26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二月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原注写于一月三十日。

  湖中生倒影。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一心在勘校原稿哟!

  第 64 页[①]Pioneer,先驱者。

  好象那火葬场里的火炉;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二月二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原注写于一九二○年一月二十五日。

  朝气氤氲。

  他们一个教人兼爱,节用,非争;

  湖中柳影青青。

  

  向……向……

  破!破!破!

  淡淡地,幽光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   北京师大教科文中心整理,betway必威唯一官方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