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诗词歌赋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诗词歌赋 > 这结里多少泪痕血迹,张幼仪知道自己应该接受

这结里多少泪痕血迹,张幼仪知道自己应该接受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09-12 10:47

  三

这是张幼仪与徐志摩的长子阿欢,对于母亲五十三岁上再婚的回信,多么徐志摩式的口吻,幸好这封信来自她的孩子,也幸好这封信里带着真正的情意。

交流联系可添加微信号:juyanw

-4-

  黄子美离开后,日子一天天过去,还不见徐志摩的人影。孤零零留在沙士顿的张幼仪只好给在巴黎的二哥张君劢写了求救信,信上说,她怀了三个月的身孕,徐志摩要和她离婚,出走后至今下落不明,刚刚派了一位朋友来,问她愿不愿意“当徐家媳妇,而不当他太太”,她问二哥该怎么办。几天后,张君劢来信,劈头就用一句中国老话表达他对离婚消息的哀痛:“张家失徐志摩之痛,如丧考妣。”同时指点妹妹说,“万勿打胎,兄愿收养。抛却诸事,前来巴黎。”于是张幼仪立即带上该带的东西,按照哥哥在信中标出的路线来到巴黎。经过哥哥的安慰、劝说,她慢慢平静了下来。这场心灵的变故,让这位坚强的女子,决定走自强自立之路。她顺从哥哥的吩咐在巴黎乡下住下。直到七弟从国内来,通过二哥知道了她的地址,到乡下来看她后,她又随七弟到了德国。  

  这结里多少泪痕血迹,应化沈碧!

东方晓,到底明复出,

笑 解 烦 恼 结

“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呢!”

  因无爱,浪漫、热诚、痴心和执著的徐志摩对自己的原配夫人就无情了。人在异乡又怀有身孕的张幼仪,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曾几度失去求生的勇气,但最后她终于坚强起来,决定留在异乡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离婚后的张幼仪,留在德国求学,她坚信自己能够拥有独立的自我,并能独自将儿子抚养成人。1926年回国后,张幼仪开始在上海发展事业,在东吴大学教德文、接办上海女子商业银行、经营云裳服装公司,均大获成功。她从小脚的阴影里走出,成为一个令人瞩目的新女性,但一生却没有走出徐志摩的世界。她跟夫家维持着奇异的关系,共同经营事业,精心抚育她和徐志摩的儿子,照样服侍徐志摩的双亲(认作寄女),连丧事都由她承办主持。  

  二

如何!毕竟解散,烦恼难结,烦恼苦结。

此去清风白日,自由道风景好。

就这样,我们又过了两年的分居生活。哥哥君劢心疼我,写信要你接我和孩子到海外团聚。

  “如果你要离婚,那很容易。”张幼仪镇定而又冷酷地说。  

  如何清结?

从前虽然也会鄙夷诗人的无情,内心却多少对于那个沉闷的发妻张幼仪有些无端的揣测,疑她寡言无趣,配不上诗人的才情;现在看来,其实如此贤淑善良的女子,又哪是写了两首歪诗,四处留情,不子不夫不父的诗人能够配得上的呢?

莫怨手指儿酸、眼珠儿倦,

我不愿看到自己的悲剧再上演,更不忍看孩子在孤独中长大。

  1921年8月,当张幼仪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丈夫时,为婚姻折磨的徐志摩听了立刻说:“把孩子打掉。”她怎么也没想到丈夫会这样说。她知道打胎是有生命危险的。“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耶。”他冷冷地说:“还有人因为火车肇事死掉的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说完就扭过脸去了。夫妻感情进一步濒临崩溃。  

  莫怨手指儿酸、眼珠儿倦,

看着张幼仪的“前半生”,常常会替她觉得委屈,不过这个内心强大的女子,似乎从不抱怨,就这样默默地承受生活给她的一个个重击,也没打算要为自己所承受的痛苦讨个说法。小编前些时间很是为“平常心”一词伤透脑筋,现在冷静下来慢慢体悟,或者,像张幼仪这样,便叫做平常心吧。

在平时,张幼仪所做的事就是打扫房子、洗衣服、买菜做饭,徐志摩依旧对她熟视无睹。张幼仪怀孕了,这就不能不对徐志摩讲了。可是,徐志摩听到的第一反应便是断然回答:“把孩子打掉!”

就在这时候,我的心凉了一大截。你穿着一件瘦长的黑色毛大衣,脖子上围了条白围巾。所有来接船的人都兴高采烈,唯有你心事重重。

  拥有自由之身的徐志摩欢喜之下,就以浪漫和夸张的笔调写下了颂扬自由可贵的诗作《笑解烦恼结——送幼仪》,并在《新浙江》上发表:  

  黄海不潮,昆仑叹息,

听身后一片声欢,争道解散了结儿,

05

在外人眼里,我们门当户对,是天生的一对。你家是硖石首富,我家是宝山名流,无论从哪个角度,我们的婚姻都是堪称完美的。

  比一闪光,一息风更少痕迹;  

  来,如今放开容颜喜笑,握手相劳;

笑解烦恼结(送幼仪)

莫焦急,万事在人为,只消耐心共解烦恼结。

虽然不再年轻,但还是那么知性。

  也就在这期间,徐志摩请在爱丁堡大学留学的中国女学生来家吃晚饭。这个女学生穿一身时髦的海军蓝套裙、皮鞋很亮,鞋里却显出一双裹过的小脚。张幼仪以为她是徐志摩的恋人,他要娶来做妾。她虽然万分不愿意,但仍打算接受现实。饭后,徐志摩送女学生到火车站。她心烦意乱,慢腾腾地洗着碗盘。徐志摩回来时,她还在厨房。他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在她身边转来转去。  

  这千缕万缕烦恼结是谁家忍心机织?

这大概就是诗人的爱吧,隔着玻璃的神魂颠倒,沉迷也只得此刻;而不是手贴着脸的柔情,和为了这份柔情的长久打算。

在张幼仪的记忆中,徐志摩迫切的希望离婚是因为林徽因催他敲定离婚之事。事实上,林徽因早在5个月前就回到了中国,由此可见离婚是徐志摩内心中非常笃定的事情。

船渐渐地靠岸,我斜倚着尾甲板,不耐烦地等着上岸。我一眼就看到,你站在东张西望的人群里,你还是那样的卓尔不群。

  却不过把人道灵魂磨成粉屑,  

  此去清风白日,自由道风景好。

却不过把人道灵魂磨成粉屑,

公众微信号:lin_huiyin

-5-

  “我已经告诉我父母了,他们赞成这件事。”  

  莫焦急,万事在人为,只消耐心

如何清结?

图片 1

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婚,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想过离婚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张幼仪洗完碗盘后,他跟着她走到客厅,问她对女学生有什么意见。张幼仪知道自己应该接受丈夫挑选的小太太,就说:“呃,她看起来很好,可是小脚和西服不搭调。”  

  东方晓,到底明复出,

四万万生灵,心死神灭,中原鬼泣!

1918年,徐志摩的长子徐积锴(阿欢)出生,徐志摩的父亲认为他将子息的问题解决了,便准许他负笈海外留学。不久,徐志摩辞别家人,前往美国克拉克大学攻读银行学和社会学。

-3-

  黄海不潮,昆仑叹息,  

  消除了烦恼!

上周末和朋友在商场闲逛,无意间发现一家古色古香的茶店,名为“茶颜观色”,便进店点了两杯两生花,茶名虽然取巧,却也没什么惊艳的味道,似乎是洛神花做的,酸中带了一点微甜。

(三) 张 幼 仪 (上 篇)

他们说你是诗人,我看到了书房里书桌上你写的诗歌。

  一周后的一天,徐志摩忽然消失了。痛苦、悲哀的张幼仪觉得自己就像一把“秋天的扇子”,被人遗弃了。一周过完了,还是没有不告而别的徐志摩的人影。  

  如何!毕竟解散,烦恼难结,烦恼苦结。

这千缕万缕烦恼结是谁家忍心机织?

这千缕万缕烦恼结是谁家忍心机织?

在这个社会中,女人好像永远都成不了主流,尽管我们在外接受的是西式教育,家里得到的却是男权的熏陶。

  多年后,当被问及她与徐志摩的感情时,张幼仪说:“你总是问我,我爱不爱徐志摩。你晓得,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对这问题很迷惑,因为每个人总是告诉我,我为徐志摩做了这么多事,我一定是爱他的。可是,我没办法说什么叫爱,我这辈子从没跟什么人说过‘我爱你’。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家人叫作爱的话,那我大概爱他吧。在他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人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  

  共解烦恼结。

分开未必是遗憾,至少对张幼仪来说,离异不是她人生一眼望得到底的结局。她重拾学业,在德国开始了她新的人生。后来回国,她是东吴大学的德文老师,是上海女子商业银行的副总裁,是云裳服装公司的总经理,是国家社会党的党财务,她的能力终于有了施展的天地,她的魅力,也终于有人欣赏。

离婚后,张幼仪的四哥张公权写信告诫她:为了留住张家的颜面,让张幼仪在未来五年里,都不能教别人看见她和某个男人同进同出,要不别人会以为徐志摩和她离婚是因为她不守妇道。

但还是听到了你去世的消息,你云游去了,就像你的诗歌一样,那一刻我的心好疼。

  张幼仪想,他何必在信上写什么勇气和理想?他不过是要他的女友,才这样情急难耐。多年后,有人问张幼仪,徐志摩要求离婚是不是革命性的举动,张幼仪总是说“不是”,因为他有女友在先。如果他只是因为不爱她才要求离婚,她会认为他是依自己的信念行事,那才是一个革命性的壮举。  

  咳,忠孝节义!

黄海不潮,昆仑叹息,

可是,张幼仪是不会像徐志摩这样欢天喜地的,她自从徐志摩在伦敦的家中出走时就有了被遗弃的感觉。她说:“我们整个夏天都用扇子在空中扇着,天气逐渐转凉之后,就把扇子收在一边。所以中文里面有个说法,可以拿来形容被徐志摩孤零零丢在沙士顿的我:我是一把‘秋天的扇子’,是个遭人遗弃的妻子。”

“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

  1922年2月,张幼仪在柏林生下了徐志摩的第二个儿子德生(彼得)。然而孩子的出世,并未能挽住父亲狂恋的心。也许,正是这种无能为力注定了他的飘然而逝,让无可奈何留给红尘间的男女自己咀嚼吧。  

  一

可不是抬头已见,快努力!

徐志摩的婚姻可以说是父母包办,男女双方没有感情基础。因此,徐志摩对这桩婚姻抱着顺从长辈愿望而完成使命的态度,对张幼仪并没有什么感觉,但这并不妨碍在床第之间自然地成为夫妻。结婚不久,徐志摩就离开家乡浙江硖石镇去北洋大学、北京大学求学,家里留下张幼仪侍奉公婆。

虽然不再是夫妻,我也希望你好好的,我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恨。

  1923年1月,梁启超在上海得知徐志摩离婚后,立即致信当时正在北京的徐志摩,苦心劝导他:“其一,万不容以他人之苦痛,易自己之快乐。弟之此举,其于弟将来之快乐能得与否,殆茫如捕风,然先已予多数人以无量之苦痛。其二,恋爱神圣为今之少年所乐道。……兹事盖可遇而不可求。……况多情多感之人,其幻想起落鹘突,而得满足得宁贴也极难。所梦想之神圣境界恐终不可得,徒以烦恼终其身已耳。呜呼志摩,天下岂有圆满之宇宙?……当知吾侪以不求圆满为生活态度,斯可以领略生活之妙味矣。……若沉迷于不可必得之梦境,挫折数次,生意尽矣,郁邑佗傺以死,死为无名。死犹可也,最可畏者,不死不生而堕落至不复能自拔。呜呼志摩,可无惧耶﹗可无惧耶﹗”  

  如今这盘糊涂账,

这结里多少泪痕血迹,应化沉碧!

在伦敦回到住处,徐志摩对张幼仪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徐志摩一直在忙着自己的事儿,好像张幼仪不存在一样,不愿意过多搭理她。可到了晚上,这个让他厌恶的女人唤醒了他的荷尔蒙,最终奋起成就夫妻之事。张幼仪觉得这一幕是那样矛盾,她后来说道:“在这世界上,他最想做的事便是摆脱我,却败给了我的肉体,并对我们要在一起这件事而感到气馁。”

好在公公婆婆待我如己出,操持家务,打点生意,生活也很充实。更何况我们的孩子,又那么聪明可爱,我的愁绪少了许多。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提高嗓门。她感到,那间屋子忽然小得再也容不下他们了。她从后门逃了出去,夜晚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他一路追着她到了阳台,气喘吁吁地说:“我以为你要自杀!”他担心她会一头撞到阳台栏杆上。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这结里多少泪痕血迹,张幼仪知道自己应该接受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