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诗词歌赋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诗词歌赋 >   小巷里奔跑,风继续吹着

  小巷里奔跑,风继续吹着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09-20 04:14

  一

  一

深夜的院里独自一人就坐就坐于那夜里当窗口有一团不圆的光亮

图片 1

一袭残风,驶入漫长而枯燥的深夜,吹动了朵朵莲花,遥看她随风轻摆,时而低头,时而昂首,最恋的却是她最妩媚的娇羞,风带走了积淀已久的忧愁。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著: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
   当窗有一团不圆的光亮,
    风挟着灰土,在大街上
     小巷里奔跑:
   我要在枯秃的笔尖上袅出
   一种残破的残破的音调,
   为要抒写我的残破的思潮。

风挟了尘土在大街上在小巷里奔跑我用那光光的笔尖描绘出苍茫的大地山风海景

风中的夜色充满难过

风继续吹着,吹醒了恬憩中的小兽,静瑟的深夜如此被打破,蛙声升起,小兽们嘤嘤轻语,风带走了缠绕已久的忧虑。

  当窗有一团不圆的光亮,

  二

用那残破的音调书写下那残破的潮

荷塘里的愁丝太多

风吹着我的脸颊,丝丝入扣的吹进我躁动且不安的灵魂,心随风飘荡,这幅残破的躯壳,我竟遗忘在风中。

  风挟著灰土,在大街上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
  生尖角的夜凉在窗缝里
   妒忌屋内残余的暖气,
    也不饶恕我的肢体:
  但我要用我半干的墨水描成
  一些残破的残破的花样,
  因为残破,残破是我的思想。

2014年10月04日——赵泽斌

枝头的叶片不断吹落

十指紧相扣,欲将风挽留,奈何风无痕,离去且无迹,风已归去兮,残留落花靥,遗之百兽语,忘却我心忧。

  小巷里奔跑:

  三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堤岸的长椅再无人坐

静守候,夜之首,风若回,我心安。

  我要在枯秃的笔尖上袅出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
  左右是一些丑怪的鬼影:
    焦枯的落魄的树木
    在冰沉沉的河沿叫喊,
    比着绝望的姿势,
  正如我要在残破的意识里
  重兴起一个残破的天地。

何时才会兑换承诺

子知长虹,却不知我梦

  一种残破的残破的音调,

  四

希望如同风中烛火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为要抒写我的残破的思潮。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
  闭上眼回望到过去的云烟;
  啊,她还是一枝冷艳的白莲,
   斜靠着晓风,万种的玲珑;
  但我不是阳光,也不是露水,
  我有的只是些残破的呼吸,
   如同封锁在壁椽间的群鼠
  追逐着,追求着黑暗与虚无!  
  ①写于1931年3月,初载1931年4月《现代学生》第1卷第6期,署名徐志摩,后收入《猛虎集》。 

薄雾在林间穿梭

  二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诗人徐志摩乘坐的飞机在济南附近触山而机毁人亡。诗人正值英年,非正常的辞世,可以说他的人生是残破的;回过头来看,他死之前几个月发表的诗作《残破》恰成了他自己人生的谶语。诗人人生的残破,不仅指在世时间的短暂及辞世之突然与意外,其实诗人在世时感觉更多的是生之艰难;《残破》正是诗人的长歌当哭。
  全诗由四小节组成。每一节的开始都重复着同一句诗:“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它是全诗诗境的起点,一开始就在读者心头引起了冷峻扑面的感觉,并且通过多次重现,强化了读者的这种感觉,它就象一首宏伟乐章中悲怆的主弦律。它描述了一个直观的画面:天与地被笼罩在一片灰暗里面,夜深人寂,一个人没有如常人那样睡觉,不是与好友作彻夜畅谈,更不是欣赏音乐,而是孤独地坐着。这种反常便刺激着读者的想象力:别的人都是在睡梦中在不知不觉中度过黑暗、寒冷、凄惨甚至恐怖的漫漫长夜,而他却坐着,他肯定是因为什么不顺心的事而长夜难眠,而长夜难眠不仅不能消解或逃离不顺心,反而使他感受到常人看不到的夜的阴暗与恐惧,于是他自然而然多了一份对生活和人生的反省和思索。显然,作为一首抒情诗,就不能把这个画面理解为写实;既然它已经作为诗句进入全诗的总体结构中,进入了读者的审美期待视野,它便增殖了审美效应,它必然具有象喻意义。黑夜具有双重意义,一个是坐着的自然时间,一个是生存的人文时间,后者的意义是以前者为基础生发出来的。这样,环境与人,夜与坐者便构成了一对矛盾关系。诗句强调了夜之深,这表明夜的力量之强大,而人采取了一种超乎寻常的姿态,则表明主体的挣扎与反抗。第一句诗在全诗中屡次复观,就是把环境与人的冲突加以展开,从而可以表明这一冲突的不可调和性、尖锐性。
  “当窗有一团不圆的光亮/风挟着灰土,在大街上/小巷里奔跑。”作者为了加强夜的质感,用描写的笔调对夜进行铺展。明亮的月光让人心旷神怡,可这里的月亮是不圆的,残缺的,光线是隐约而灰暗的,在朦胧中生命被阻止了活动,只有风在呜呜地追逐着,充满了大街和小巷,传布着荒凉和恐惧。生存环境的险恶激起了“坐者”对生存方式的思考,对生存本真意义的追索:“我要在枯秃的笔尖上袅出/一种残破的残破的音调/为要抒写我的残破的思潮。”面对生命的艰难,作为主体的人并没有畏惧、退缩,尽管“思潮”残破了、“音调”残破了、“笔尖”枯秃了,但生命仍要表达。在这里,关键的不是表达什么,而是表达本身,选择了表达这一行动足以昭示生存的顽强、生命的韧性。至此在第一节里环境与人的矛盾得到了第一次较量和展示。
  为了突出夜的否定性品质,作者在第二节则把笔触由对屋外的光亮、声音的描写转移到室内的气温上,在第三节则由实在的环境构成硬件转移到树影等较空灵的氛围因素上。诗人把这些环境因素诗化,把它们涂染上社会意义,并在社会意义这一层面上组织成统一的诗境。
  前三节偏重于正面描写或揭露夜的否定性构成,第四节则写它们形成一致的力量摧毁了美丽:“啊,她还是一枝冷艳的白莲/斜靠着晓风,万种的玲珑/但我不是阳光,也不是露水……”。“白莲”象征着美好的爱情,美好的理想等等一切人所追求的、高于现实的事物。白色的莲花,在晨风中袅娜地盛开,亭亭玉立,并且散发着幽微的清香,她美丽却不免脆弱,唯其美丽才更加脆弱,她需要露水的滋润,她需要阳光的抚慰。可是,“我却不是阳光,也不是露水”,“我”无法保护她、实现她,结果她只有死亡。美好东西的毁灭是特别让人触目惊心的。人生如果失去了理想和追求,就象大自然失去了鲜花和绿色,一片荒芜;在这种条件下,人要想生存,或者说只要存在着,人就如生活在黑暗中的老鼠一样猥琐、毫无意义。
  诗题叫“残破”,世界残破得只剩下黑暗、恐怖,而人也只能活得象老鼠,这人生自然也是残破的。残破的人生是由残破的社会造成的,诗人正是用个人的残破批判残破的社会。
  作者选择“夜”作为抒情总起点,但是并没有沦于模式化的比附,因为全诗用各种夜的具体意象充实了夜这个意境之核心,使全诗形成了整体性的意境。值得注意的是作者选择夜的意象,不仅出于审美的安排,还体现了一种深层的文化无意识,即宿命论。夜的展开必然以黑暗为基调,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选择生存的空间,却无法逃离时间,时间宿命地把人限制在白天和夜晚的单调的交替循环中,逃离时间即等于否定生命。作者用人与时间的关系注释个体与社会环境的关系,这种认识或安排表现了诗人对个体无可选择的悲哀、对社会的绝望。
                           (吴怀东)

星辰也孤单落寞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巷里奔跑,风继续吹着

关键词:

上一篇:十三弄文史,且知我爱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