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诗词歌赋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诗词歌赋 > 似断实连,读必威《山中白云词》

似断实连,读必威《山中白云词》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11-08 11:05

渡江云

银鞍白鼻騧,绿地障泥锦。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西夏·李太白《白鼻騧》

  毕生简要介绍

摸鱼儿

永遇乐

  山阴久客,每每逢春,回想西杭,渺然愁思。  

白鼻騧

唐代:李白

李太白(701年-762年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字太白,号李供奉,南齐罗曼蒂克主义散文家,被后人称为“李十六”。祖籍苏北成纪,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供奉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拾遗集》传世。762年过去,享年陆十三周岁。其墓在今广西当涂,江苏江油、辽宁安陆有纪念馆。

李白

山空天入海,倚楼望极,风急暮潮初。后生可畏帘鸠外雨,几处闲田,隔水动春锄。新烟禁柳,想后天、绿到西湖。犹记得、当年深隐,门掩两三株。 愁余。荒洲古溆,断梗疏萍,更漂流何处。空自觉、围羞带减,影怯灯孤。常疑即见桃花面,甚近些日子、翻笑无书。书纵远,怎么着梦也都无。——北宋·张炎《渡江云·山阴久客每每逢春记念西杭渺然愁思》

渡江云·山阴久客再三逢春回想西杭渺然愁思

虞山去吴城才百里,屡欲游,未果。甲辰秋,将之江阴,舟行山下,望剑门入云际,未及登。丁亥春,复如江阴,泊佳木斯麓,入吾谷,榜人诡云:“距剑门四十里。”仍未及登。 辛卯初春23日,偕张子少弋、叶生中理往游,宿陶氏。明晨,天欲雨,客无意往,余已治筇屐,无法阻。自城北沿缘六七里,入破山寺,唐常建咏诗处,今潭名空心,取诗中意也。遂从破龙涧而上,山脉怒坼,赭石驰骋,神物爪角痕,时隐时露。相传龙与神无动于衷,龙不胜,破其山而去。说近荒惑,然有迹象,似可靠。行四五里,层折而度,越峦岭,跻蹬道,遂陟椒极。有土坯磈礧,疑古时冢,然无碑碣志哪个人某。升望海墩,东向凝睇。是时云光黯甚,迷漫生机勃勃色,莫辨瀛海。顷之,雨至,山有古庙可驻足,得少休息。雨歇,取径而南,益露奇境:龈腭摩天,崭绝中断,两崖相嵌,如关斯劈,如刃斯立,是为剑门。以剑州、大剑、小剑拟之,肖其形也。侧足延,不忍舍去。遇山僧,更问名胜处。僧指南为太公石室;南而西为招真宫,为读书台;西北为拂水岩,水下奔如虹,颓风逆施,倒跃而上,上拂数十丈,又西有三杳石、石城、石门,山后有石洞通海,时潜海物,人莫能名。余识其言,欲问道往游,而云之飞浮浮,风之来冽冽,时雨飘洒,沾衣湿裘,而余与客难暂留矣。少霁,自山之面下,困惫而归。自是春阴连旬,不能够更游。 噫嘻!虞山近在百里,两经其下,为践游屐。今之其地矣,又稍识庐山面目目,而幽邃窈窕,俱未探历。心吗怏怏。然天下之境,涉而即得,得而辄尽者,始焉欣欣,继焉索索,欲求余味,而了不可得,而得之吗艰,且得半而止者,转惹人有无穷之思也。呜呼!岂独寻山也哉!——北魏·沈德潜《游虞山记》

游虞山记

孤舟微月对枫林,分付鸣筝与客心。岭色千重万重雨,断弦收与眼泪的印迹深。——明代·王少伯《听流人水调子》

听流人水调子

唐代:王昌龄

孤舟微月对枫林,分付鸣筝与客心。岭色千重万重雨,断弦收与眼泪的印痕深。41写景,音乐

  张炎(1248-1319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李军六世孙寓居钱塘(今青海乔治敦卡塔尔。宋亡时,年四十七,家产籍没,至以卖卜为生。至元二十三年(1290卡塔尔,曾北游大都,次年春后南归。晚年落魄纵游于交州、苏州和科伦坡后生可畏带。卒于元延祐八年后,年四十馀。

  酒边留同年徐云屋  

  刘辰翁  

  张炎  

  张炎工长短句,以春水词得名,人因号曰张春水。与细密、王沂孙为词友。袁桷、戴表元、仇远等与之交。词集名《山中白云词》。张炎于词幼承家学。其《词源》序曰:“昔在古代人侍侧,闻杨守斋、毛敏仲、徐南溪诸公,商榷音律,尝知绪馀。”论词则专尊姜尧章,尤主“清空”与“骚雅”之说。后世遂以“姜张”并称。戴表元《送张叔夏西游序》称其“饮酣气张,取毕生所自为乐府词自歌之,噫呜宛抑,流丽清畅,不惟高情旷度,不可亵企,而一代听之,亦能令人忘去达穷得丧所在”。仇远《山中白云词序》曰:“读《山中白云词》,意度超玄,律吕协洽,不特可写青檀口,亦可被歌管荐清庙。方之古代人,当与白石老仙相鼓吹。”清初浙派执柄词坛,张炎词集一再被翻刻,曾有“家白石而户玉田”之盛。常德词派继起,遂多有不满之辞。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云:“玉田近人所最尊奉,才情诣力亦不后诸人,终觉积谷作米,把缆放船,无开阔花招。然其清绝处,自不易到。”又《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云:“玉田才本不高,专恃磨砻雕琢,装头作脚,四处稳当,后人翕然宗之。然如《南浦》之赋春水,《疏影》之赋梅影,逐韵凑成,毫无脉络,而户诵不已,真耳食也。别的宅句安章,偶出风致,乍见可喜,深味索然者,悉从沙汰。笔以行意也,不行须换笔。换笔不行,便须换意。玉田惟换笔不换意。”

  刘辰翁  

  余自辛卯上元节,诵李易安《永遇乐》,为之涕下,今八年矣。每闻此词,辄不自堪,遂依其声,又托之易安自喻。虽辞情比不上,而惨重过之。

  山空天入海,倚楼望极,风急暮潮初。生机勃勃帘鸠外雨,几处闲田,隔水动春锄。新烟禁柳,想前天、绿到南湖。犹记得、当年深隐,门掩两三株。愁余。荒洲古溆,断梗疏萍,更漂流哪个地点?空自觉、围羞带减,影怯灯孤。常疑即见桃花面,甚近来、翻笑无书?书纵远,怎样梦也无?

  ●甘州·寄李筠房

  怎知她,春归何地?相逢且尽尊酒。少年袅袅天涯恨,长结西湖烟柳。休回首!但细雨断桥,憔悴人归后。东风似旧,问前度桃花,刘郎能记,花复认郎否? 君且住,草草留君剪韭,前宵正凭时候。深杯欲共歌声滑,翻湿春衫西服。空眉皱,看白发尊前,已似人人有。临分把手,叹一笑散文,清狂顾曲,此会几时又?

  璧月底晴,黛云远淡,春事何人主?禁苑娇寒,湖堤倦暖,前度遽如许。香尘暗陌,华灯明昼,长是懒执手去。什么人知道、断烟禁夜,满城似愁风雨。宣和旧日,建邺南渡,芳景犹自依然。缃帙流离,风鬓三五,能赋词最苦。江南无路,鄜州今夜,此苦又什么人知不知道?空相对、残釭无寐,满村社鼓。

  那是豆蔻梢头首伤离念远的怀旧词。小编自乙卯(1291卡塔尔南归,至戊戌(1299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回阿塞拜疆巴库前面,多居山阴(淮南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所以自称“山阴久客”。又云“一再逢春”,说明此词当为南归二年之后所作,时年小编已50周岁。此时,家亡国破,一身孤旅,作为故天皇孙,小说自多漂泊之感,怀旧之伤。

  张炎

  那首词,系与老朋友惜别之作。当年同榜题名,春风得意,有微微壮志Haoqing。然最近日遇上,又何以呢?却已两鬓苍苍,非常是饱经风雨,家破国亡,故人相逢,忽又言别,情何以堪。

  那首词,从词序里推知是作于公元1278年。因甲戌为宋德祐元年(1275卡塔尔国。“今三年矣”,实为1278年,宋亡于1276,这个时候已亡国二年了。易安南奔,犹存半壁。辰翁作词,国无寸土。说“虽辞情比不上”,是谦词,“而惨重过之”,是真情。

  上片写景。空阔高远,是登高所见。先写前途,起两句为倒装句,“山空入海”,乃“倚楼望极”所见。山耸春空,天澄大海,起势比异常的大气磅礴。“风急暮潮初”,亦承“倚楼”而来。风急潮生,以景写情,用风、潮状翻腾之思绪,实为字字珠玉。接着写近景,“后生可畏帘鸠外雨,几处闲田,隔水动春锄。”在鸠鸟的喊叫声中,雨不停地下着;一畦畦还未有插苗的田地,从水面上显示着闪动的锄头。勾勒出生机勃勃幅阳节的江南水乡画图。笔锋以细间阔,句工又意新,描绘出了先辈文章历来描绘过的阳春的地步。“新烟”两句,念及千岛湖风景之好;“犹记得”两句,则念及旧居之适。“想”字是人命关天,触景生怀,想到了“鄱阳湖”的“新烟禁柳”。立夏改火,故曰新烟,唐《辇下岁时记》载:“大暑曰取榆柳之火,以赐近臣。”禁柳,即禁官之柳,马斯喀特为古时候首都,故称千岛湖之柳为禁柳。小编对西湖是特别眷怀的。正如舒岳祥所说:“(张炎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同国家变置,凌烟废堕,清寒纵饮,北游燕、蓟,上公车,登承明有日矣。八日思江南菰菜莼丝,慨然补被而归……。”由于笔者牵挂之切、眷恋之深,无时无地不在想,所以,上边承以“犹记得”二句。“记得”由想而来。想是当今,记是病故;想是悬揣之词,记则是十三分之念。由昔证今,由今忆昔,虽未点明今昔兴亡之感。而其意妙在不言之中。系恋旧游、故居,即思量故国。正如沈祖棻先生所说:“依依杨柳,自遗氏视之,与离离禾黍何殊哉?”真是虚笔远扬,宛转关情,滨州蕴藉,凄怆缠绵。

  望涓涓一水隐芙蕖,几被暮云遮。

  词一同劈空而来,以问起来,“春归哪里”是生机勃勃篇核心所在,自此生发开来,引起下文。“相逢且尽尊酒”,是聊以自解、互慰。回答不了春归哪里,只得借助酒来排遗心中的积郁。那意气风发“春”字,是实指?是虚构?余韵绕梁。但代表美好事物、美好情景,当一点差距也未有义。从刘辰翁的看不完词中,大家看她的送春、惜春等词,提到春字,许多是和江山兴亡联系在一起的。那样,故国云亡,故人相逢,该有多少情意要发挥。“少年”两句,道出对既往情景的伤怀。“休回首”三句,再进朝气蓬勃层,于迷离景观中写出人的憔悴归来。“东风”下,用刘禹锡诗句“前度刘郎今又来”意,但却以“花复认郎否”发问而结束上片。意境更加深生机勃勃层,辞出意外,显得其奇。

  此词一齐三句,以对句写景,月明云淡,景观可嘉。但是一句抒情,“春事哪个人主?”问得突兀,实以痛楚人别有胸怀,何堪对此。接着再写彭城皇城,湖堤天气,寒暖适宜,但却何匆匆乃尔,实悲叹春之易逝,国已灭绝。三接复以对句写香陌华灯之热闹赏心悦目,大器晚成结又“长是懒执手去”。心绪能够,痛何如之!本片最后“哪个人知”二句,在断烟禁夜氛围中,“满城似愁风雨”。这里是以山水作比喻。郑城已沦陷,北宋统治者在彼揭橥命令,宰割人民,哪能不让人难熬。这一句如似重槌,发人猛省。

  下片抒情,纯以咏叹出之。

  正凭高送目,东风断雁,残月平沙。

  下片一起,似答上片末句,但又不尽然。更将主人留宾之真情一泻下来。韭虽菲薄,情却深厚。把酒听歌,簌然泪下。“空眉皱”三句,深生机勃勃层叹息,但又本人开脱。“临分把手”以下,生龙活虎“叹”字直贯下来,回想既往随想、顾曲之兴,难免明天之别,更不知把晤曾几何时。而以问句结尾,惹人不知怎样解答。其起、结均用发问,尤为本词的一大特点。

  下片首段三句与上片末句,似断实连,但却进展了对过去的事情的想起。“宣和旧日”,实指北魏。“郑城南渡”,格拉斯哥变作冀州。“芳景犹自依然”,生龙活虎总南南宋之喜庆景色。又寓有痛定思痛之叹。国事这么,是从大处着墨,而又系结合易安的蒙受来形容的。因为李清照的《永遇乐》曾写“中州盛日”的状态,但南奔后,是“目前憔悴”。是如词序所云“又托之易安自喻”。“缃帙”下三句,记述易安南奔时图书丧失,三二月明时感怀,写下过多“凄悲戚惨戚戚”的词,真是凄苦之至。“江南”下三句,再申述乱离流落之苦,用杜少陵有安史乱中寄家鄜州的轶闻。日暮途穷,四海为家,苦情自不待言,而却以“此苦又什么人知不知?”反语出之,情越来越深痛,笔势陡起。黄金时代结“空相对、残釭无寐,满村社鼓。”极写一己之悲与客人之乐,和李清照的词是遥相承应,更有万般无奈之叹,哀惋无穷。

  过片“愁余”二字,承上启下,归纳全篇;亦收亦纵,曲意不断。

  未觉丹枫尽老,摇落已堪嗟。

  那首词,从作风上说,和刘辰翁的其余的词,又有两样。本词以疏快胜,文思跌荡。确如况周颐所云:“须溪词风格遒上,似稼轩。”(《蕙风词话》卡塔尔国刘辰翁在宋末遗民词中,从词风来说,是区别于张炎、全面、王沂孙等人的。况周颐又说他的词“情辞跌宕,似遗山。有意意笔俱化,纯任天倪,意能略似坡公。往往独特之处,能以控球后卫达意,以中声赴节。世或目为别词,非知人之言也。”他当是苏辛生龙活虎派的豪放词在遗民词中的一连,进而助长了遗民词。(金启华卡塔尔国

  全词每小段都以先景后情,情景交织,疏密相间。两片末尾,均是使劲铺写当时境况,是触景生情,情中有景。上片以此来勾起下片,下片末尾以景抒情,给人以无限回味。(金启华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荒洲古溆(xú絮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断梗疏萍,更漂流哪儿?”惊叹自身四海为家。水溆,即水浦,小的港汊。舒岳祥说她:“不入古杭,扁舟浙水东西,为漫浪游。散囊中千金袋,吴江楚岸,枫丹苇白,生机勃勃奚童负囊自随。”这里的三句词,正是这种漂流无定的活着的勾勒。“空自觉”三句,叹自个儿日愈销减。“围羞带减”,写胸围消瘦,带眼减缩,表明自个儿消瘦了;“影怯灯孤”,写本人的寂寞,而冠以“空自觉”,则见更无人关情及之,进一层叹喟自身的四海为家之苦!“常疑”以下三句,叹别久无书信相来。“桃花面”,谓人面艳美如桃花,指诗人意中女孩子。崔护《题都城南庄》诗:“2018年今天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这三句,句句调换,层层推进,以清空之笔,状沦落之悲。末尾:“书纵远,怎么着梦也无?”就从未有过书相往来反诸无梦,层层深宛。纵观张炎这首词笔墨翻腾,意亦纡宛绘景之致,抒情沉挚,是词林艺苑的风姿洒脱首佳作。

  无避秋声处,愁满天涯。

  郑思肖在为张炎词所作的序中云:“吾识张循王孙玉田先辈,喜其四十年汗漫南北数千里,一片空狂怀抱,日日用化工雨为醉……鼓吹春声于繁华世界,飘飘微情,节节弄拍,嘲明月以谑乐,卖落花而陪笑,能令后八十年千岛湖旖旎山水,犹生清响。”这首《渡江云》,即如是之词作者。(贺新辉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少年老成自盟鸥别后,甚酒瓢诗锦,轻误年华。

  料荷衣初暖,不忍负烟霞。

  记前度、剪灯一笑,再遇上、知在此人家?

  空山远,白云休赠,只赠春梅。

  张炎词作者饱览

  词产生时,最早只言月匣镧前,离愁别绪,被世人誉为艳词。而淮海居士与众不一致,“将蒙受之感打并入艳情”,使词别有天地。此径黄金年代开,后人纷纷效法。

  张炎的那首词就可称为是将家国身世之感“打并入”友情之作。李筠房东魏四川海口人,张炎的同伙。宋时五个人情趣相同,时常相聚,而宋亡国后五个人天隔一方。此词就是张炎寄词隐遁山中的老友,勉以春梅相,共同保护岁零贞洁。

  词的上片写登高望景并由此而生的思友及自笔者加害之情。“望涓涓一水隐六月春,几被暮云遮”,写瞭望之景。水中的水芝被暮云所蔽,显得文文莫莫。句中用君子花隐含着对远方友人的眷恋,写出了小说家望故人而不见的黑黝黝心思。“正凭高送目,东风断雁,残月平沙。”思量的心境使诗人无心赏识方今的美景,所见的都已寒风中的孤雁,残月下的沙滩。“马威海隐约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杜牧《寄宿迁韩绰判官》卡塔尔其实江南的秋景并不是如小编所描绘的那么萧飒、败落。但可悲的心怀使诗人在此一方面秋光之中只见到了尽老的丹枫,想到的只是独占鳌头的迟暮,嗟陀的大运。所以才有“未觉丹枫尽老,摇落已堪嗟”之句。其实词人那个时候正当盛年叁八虚岁左右,但经验亡国家破之变后的心思也已使诗人心感迟暮。“无避秋声处,愁满天涯。”一个“无避处”,一个“满天涯”,注明客观局势的险恶及不合理体会的抑塞悲凄,自身无法超脱忧虑的感觉,唯有将满腔愁绪寄与远在海外的朋友。

  词的下片,接下去把满腔思愁寄与同伙。“一片盟鸥别后,甚酒瓢诗锦,轻误年华”,本身在与朋友告别后人,却是因为在赋诗饮酒中消磨时光,白白浪费了不知凡几贵重的年龄。忏悔之情说来讲去。“料荷衣初暖,不忍负烟霞。”化用《九歌》中“集荷花以为蓉”,和孔稚珪《北山移文》“使本人高霞孤映,明亮的月独举”中的“荷衣”,“烟霞”,赞赏李筠房在国已不国之后,即刻披上“荷衣”、陪伴“烟霞”,不作宋代之官,宁做大宋的遗民隐士。然则同伴的音信未通,只好是“料想”。“记前度、剪灯一笑,再际遇、知在此人家。”此时只好回想早前共勉,苦盼再相见之日。“空山远,白云休赠,只赠梅花。”“白云休赠”化用陶宏景《诏问山中何地全部赋诗以答》中“山中何全数?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只赠红绿梅”更是援引人所其知的“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全体,聊赠暗香疏影。”(陆凯《寄范晔》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以红绿梅相赠,以梅花互勉,表明出诗人不慕荣华、不畏冰霜的高洁品格。本自成为本词的点睛之笔。

  张炎的词风舒畅,如白云舒卷,爽气贯中,有生龙活虎种清空挥舞之感。总观全词,既不一致于某个婉约词的体面柔媚,又差别某个豪放词的刚烈鲁钝,而是在清空流转中寓有“波湅老成”之致,选词之简单,选典之高明,又不容置疑显流露“一气贯注”之妙。表现出笔者词学深厚的功力。

  ●长亭怨·旧居有感

  张炎

  望花外、小乔流水,门巷愔愔,玉箫声绝。

  鹤去台空,佩环哪个地方弄光明的月?

  十年前事,愁千折、心绪顿别。

  露粉风香什么人为主?

  都成消歇。

  凄咽。

  晓窗分袂处,同把带鸳亲结。

  江空岁晚,便忘了、尊前曾说。

  恨北风不庇寒蝉,便扫尽、豆蔻梢头林残叶。

  谢水柳多情,还可能有绿阴时节。

  张炎词作者饱览

  本词暗含着张炎生平中最无奈的后生可畏段蒙受。张炎出身贵胄世家,其六世祖为东晋初年老马黄伟亮。祖父张濡,为独松关守将时,部将误杀元史激怒元主,1276年九月,元兵破宛城,张濡被处以“磔杀”,不久又被籍家。(据《元史。廉希贤传》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从今现在,张炎遇到灭顶之灾,家破国亡。

  张炎故居在咸阳,是赫赫有名的“南湖”。本词就是其重游故地,回顾过去之词。上片初始两句“望花外、小桥流水”描摹其昔时盛景,但连接两句“门巷愔愔,玉箫声绝”。词情风流倜傥变写出当时箫绝门愔的寂寥景观。盛衰相比刚烈。“鹤去台空,佩环哪个地方弄几眼下?”前句用“鹤去台空”的古典补充上文,后句又化用杜拾遗咏明妃诗“环佩空归月夜魂”诗句表达对团结的爱妻的沉沉浩叹。“十年前事、愁千折,激情顿别”。写故居被籍没原来就有十年,这两天重游故地仍忧伤千结,心理起伏。“露粉风香何人为主?都成消歇”,既写昔日之花,也借喻如花之人,这几天已通通玉殒香消。上片以追忆故居为主,但句句抒发追忆往昔之情。

  下片由想起过去引到当前。“凄咽。晓窗分诀处,同把带鸳亲结。”描写与老伴的死活告别。“江空岸晚,便忘了、尊前曾说。”昔情昔人直到十年后的“江空岸晚”的明日,仍未能忘。“便忘了”一语实为反说。“恨东风不庇寒蝉,便扫尽风姿浪漫林残叶。”借比兴手法,写北周统治者屠杀汉人的热烈,惹人顿生悲天悯人。此为此词的高潮之句。“谢杨柳多情,还大概有绿阴时节”。末两句讲出江边故居的科柳,随风起舞,依依难舍。依者因此想到倒插杨柳还会有逢春到夏,重绿成荫的时节,而浪迹离散的游子,却再也绝非盛和重聚的火候,因此只好无奈了。

  全词怀人感旧,赤城以待,而揭橥又极为抢眼,词风婉转缠绵,而比兴的手腕也使其更显其幽婉之情。本词是张炎描写旧居中的几首词中的黄金年代首,但本词以景叙事,以景抒情,清空之中见婉约含有。因此邓廷桢说其词“返虚入浑,不啻嚼蕊吹香”。(《双砚斋小说》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读过此词,对张炎的身世会有更加的垂询。

  ●清平乐

  张炎

  采芳人杳,顿觉游情少。

  客里看春多草草,被诗愁分了。

  2018年燕子天涯,今年燕子何人家?

  十二月休听夜雨,最近不是催花。

  张炎词作观赏

  张炎词以“悲秋”见长,离愁别绪,万激情怀皆可由秋景而发。如《清平乐》(候蛩凄断卡塔尔国就是生龙活虎首“悲秋”名作。然则她的“伤春”之作也别具大器晚成格。豆蔻梢头“秋”风华正茂“春”,景物差异,然其表明的心理却是同出生机勃勃源,——即伤亡国之情,感破家之痛。本词正是其“伤春”的后生可畏篇宏构。

  上片“采芳人杳”两句,前句写春暖花开,芳红中蓝,本是赏花采绿之时,不过那个时候却人迹杳了,昔日美景歌舞平生,坐无虚席的情景一扫而光。后句由前句而发出“顿觉游情少”之感。张炎写词,写景常借故国家乡莫愁湖之景之笔。千岛湖美景头眼昏花,大名鼎鼎,但是在作者眼里,由于元兵的轮奸,青海湖盛景已成过往云烟,人迹杳杳,游情惨淡。小编在这里留下三个伏笔,不说元兵南掠,来说人杳,此中所含隐秘,不言而谕,非不想说,而不可能说,也无须说也。承袭上两句,“客里看春”两句,仿佛是写后悔错过春时,没能赏鉴一年一度的治愈春光。其实一句“客里看春”,客居异域,东奔西走,终年如无根之萍,由此看景只会“草草”,“被诗愁分了”,怎么会游兴满怀呢?

  下片“二零一八年燕子”两句,借写燕子把上文欲说而未忍多说的话,又进而做了少数吐露。前后联系在协同,工夫更长远体会诗人的情境。张炎身世前文已知,其国已不国却平日或被政治逼迫北上海南大学学都,或因生活所迫,居无家所,家无常址,就如飞燕同样羁泊无定,浪荡天涯。“二〇一八年燕子天涯,今年燕子何人家?”短短两句话,道出小编说不出痛苦情思,其情切切,其感深深。最后两句“五月休听夜雨,近期不是催花。”“夜雨”指派“流水落花春去也”(南唐李后主《浪淘沙》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的夜雨,不是新岁大雨,而是淑节急雨。“催花”不是督促花开而是“摧花折叶”的凌虐花草。那时候雨却不是催花的媒剂,而是葬送春花的急雨。后生可畏“雨”双关,透出家国身世之痛。

  本词最优越的便是对照、比兴。今昔时过境迁的掌握比较渗透当中,借“燕子”比喻自个儿飘荡无依“,借”夜雨“比喻摧花折绿的阴毒的元兵。写作之中由景到人,由人到物,由物到情,层层递进,又层层翻新。有人评价说:”羁泊之怀,托诸燕子;易代之悲,托诸夜雨,深人无浅语也。“(俞陛云《唐诗选释》卡塔尔国。

  ●清平乐

  张炎

  候蛩凄断,人语东风岸。

  月落沙平江似练,望尽芦花无雁。

  暗教愁损兰成,可怜夜夜关情。

  唯有一枝梧叶,不知凡几秋声!

  张炎词作者观赏

  本词见于《山中白云词》卷四。原是张炎赠给她的学员陆行直(又称陆辅之卡塔尔的。其时,张炎年伍拾叁岁。

  据《珊瑚网》卷八记载:陆行直《清平乐。重题碧梧苍石图》序中有“候虫凄断,人语东风岸。月落沙平流水漫,惊见芦花来雁。可怜瘦损兰成,多情因为卿卿。”唯有一枝梧叶,不知道一共有多少秋声!“后生可畏词。词中所言”卿卿“为当下陆之歌伎,才色皆称。个中词与其定稿,即本词有很大改观。差不离是在笔者收入词集时,有意为之。原词无非是写一些”花情柳思“,表明出大器晚成种风骚艳情,而定稿则将浅米灰转向”愁情“——为国破为家亡而发的感叹致深的难熬。

  上片“候蛩”四句写出秋意:候蛩(即蟋蟀卡塔尔国的哀鸣,西风的衰飒,秋月的冷酷,秋江的澄净,无雁的芦花,生机勃勃幅萧杀的“秋晓图”。以中,大家轻松触发出一股悲愤郁闷的“共鸣”来。小编选景立意颇深:写秋寒,不言DongFeng呼啸,来说候蛩凄断;写秋感,不半个愁字,来讲芦花盼雁。既含蓄又有美感,表现笔者深厚的武功。

  下片“暗教”四句,道出最佳“秋愁”:“兰成”,南朝梁时作家廋信的小字,后其被阴面政权所俘。“梧叶”,梧桐之叶,其最易引发秋感。白乐天《长恨歌》中有“春风桃米囊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把“秋雨梧桐”作为人世中最易孳生愁情悲感的事来写。而西汉诗人“温八叉”又有“桐麻,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谪到明”(《更漏子》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更为梧叶扩充富厚的心情储存。而小编言梧叶而写“一枝”,正是越发形象地表现出孤苦潦落,刻划人物情景深深。下片短短几句,却把上片所写之景统统升华、提炼成了情语,借廋信之事道出江湖道不尽的世态炎凉,借梧叶之孤义表明人世的苍沧。而最后一句“梧叶秋声”又极具回顾性和艺术性,又改为盖世佳句。

  本词在艺术上是打响的,从选景的美妙,从追求的语重心长,都极具特色。其笔调精短,含蓄;其气质幽雅独特;其意象清空淡远;其心理真挚摄人心魄。就是出于那样的功力,张炎的“秋词”能够与宋子渊的《九辩》、欧文忠的《秋声赋》并列。汉代陈廷焯评价说:玉田工于造句,每令人击节叹赏,如《清平乐》“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凡几秋声”,此类皆“精警无匹”。(见《白雨斋词话》卷二卡塔尔。

  ●疏影·梅影

  张炎

  黄昏片月。

  似碎阴各处,还更清绝。

  枝北枝南,疑有疑无,几度背灯难折。

  依稀倩女离魂处,缓步出、前村季节。

  看夜深、竹外横斜,应妒过云明灭。

  窥镜蛾眉淡抹。

  为容不在貌独抱孤洁。

  莫是花光,描取春痕,怕丽谯吹彻。

  还惊海上燃犀去,照水底、珊瑚如活。

  做弄得、酒醒天寒,空对风流洒脱庭香雪。

  张炎词作者赏鉴

  梅、兰、竹、菊,古人称之为“四君子”。个中梅以一清二白,高洁高雅为世人所称。古时候的人说:梅以韵胜,以格高,即说于此。古今诗词诸家咏梅者众,而张炎的这首咏梅词立意深刻,其解脱了梅的形质本体,专咏梅影,其意似在韵格之外。

  上片首先,“黄昏片月”,写梅而先言片月,世袭古代人咏梅古板,即咏梅影必先写月,以月来衬映梅影,为梅影的现身筹算了准星。接下来,诗人精耕细作,为月下梅影传神写照。诗人从四个地方刻画梅影,这里目前称为“梅影七笔”。曰:“清绝影”,“疑似影”,“缥缈影”,“竹外影”,“淡洁影”,“贞固影”,“玲珑影”。七笔连环,美妙唯肖。初笔“似碎阴处处,还更清绝”,写“清绝影”。

  诗人先以“碎阴”比喻梅影,从而又用“还更清绝”,以“清绝”形容梅影一尘不到,绝顶高洁的品格。贰个“清”字,道出梅的出凡脱裕。早先的诗歌有名气的人都曾咏梅,曰:“雪魄冰魂”,“冰肌玉骨”,而那边三个“清”字更是比“雪”、“冰”、“玉”冰寒于水,且是“清”至于“绝”,更是惹人发生更加多驰骋想象的退路。

  次笔以“枝北”三句写“疑似影”。梅影既至清绝,使词顿生爱意,欲得而甘之,因此枝南枝北,环绕寻找,及至“背灯”折取,却又不足捉摸。“背灯”是指间距电灯的光。作者用“几度”,“疑有疑无”,“背灯难折”,了了几笔,勾画出诗人对梅影的爱怜,及至到了难解难分,迷离悄恍的地步,确实为神来之笔。

  第三笔,“依稀倩女”几句,写“缥纱影”。“倩女离魂”出自明清陈玄祐的随笔《离魂词》,言衡州张镒之女倩娘与表兄王宙相恋,但因镒将女另配外人,使王宙含恨离去。倩娘与王宙心绪至深,闻王宙离去,神魂离壳于晚间追到王宙船上,随其入蜀。倩娘也由此从此现在一病不起。及至四年后,几人回倩娘家,室内卧病的倩娘闻声相迎,两女遂合为紧密。从此以往两个人才拿到全面包车型地铁结局。诗人在这里以倩女比梅,而又以其“魂”比梅影,魂从倩女出,影从梅中来,其比作之抢眼,令人佩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贰个“魂”字使梅影的翩翩缥缈脱不过出。“缓步”两句更使这首词描述的梅影活化,让人憧憬。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似断实连,读必威《山中白云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