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书评随笔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书评随笔 > 沉闷的雷声宣告了一个季节的结束,辰逸用手轻

沉闷的雷声宣告了一个季节的结束,辰逸用手轻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10-04 23:23

深夜的街头,有两个人并肩走着,差不多的身材,穿着却不一样。一个是短短的风衣,留着稍长的头发,清一认出了那是自己。旁边的人一身深色的运动装,精神的短发。是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江子城。两个人慢慢的走着,甩动着手中的酒瓶,仿佛在开心的聊着什么,清一听不真切。总之就是聊的很好就是了。

就这样,清一每天放学都去找她,一路缠着她。第二个学期的时候,忆菲答应了清一,那天清一很开心。他们就这样,天天在一起,忆菲依旧是那么腼腆,清一则天天给她买棒棒糖吃。两个人过的非常甜蜜,却又非常平淡。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清一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愣了一下。“喂,哪位?”“是我,你还记得我吗?”“你是欣怡?”“是啊,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哦。”“恩,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找我聊天了呢,怎么会不记得。”说到这里清一笑了笑:我怎么会不记得一个追了我两年,默默喜欢了我两年的人?“哦,你在哪呢?找你玩去呀。”“我在上班路上呢,来我的店里找我吧。”“好的。”清一挂下电话,站在路边沉沉的想着:这个孩子有没有长大呢?会不会还和当初一样那么幼稚呢?

看着周围匆匆远去的景物,十二年前,父母带着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辛苦的打拼,换来了今天自己拥有的一切,而自己的父母却不在一起了,他们在自己八岁的时候分开了,那时候自己总是张着大大的眼睛问着妈妈,“爸爸在哪里啊?”妈妈只是说,“爸爸出去了,不久就会回来了。”

云兮紧握着手,看着面前神色阴郁的男人,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沉声说道:“辰逸,我记得我们当时说的很清楚,孩子……”

陌。

不知不觉黑夜已降临。原本落寞的城市披上了一件闪光的华丽的外衣,清一把最后一张桌子收进屋里,伸了伸腰,点着了一根烟。雾霭在空气中散开,弥漫着烟草独特的味道扩散着,青色的烟雾环绕着清一,他收了收衣扣。背后传来老板的声音:“清一你可以下班了哦。”“好的。”清一答应了一声,斜靠在车子上,青白色的烟雾被风吹散。

只是你却并不在意

陌。

“辰逸,你别太过分了。”云兮大声说道,她可没同意让孩子住在她这,他凭什么自作主张。

看着慢慢一桌子的吃的,清一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动手了,一旁的妈妈和姥姥开心的看着这一切,当然还有那个妈妈口中的“叔叔”。清一开心的嚼着嘴里的饭菜,他很久没有吃过姥姥做的菜了,原来比记忆里的还要好吃。一顿饱餐以后,清一躺到床上,抱起枕边的电脑。熟练地开机,然后挂上自己的扣扣。把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里,刚刚要打开音乐,就传来了滴滴滴的声音。清一看到电脑屏幕的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头像在闪动。清一把它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信息:2011.7.813:35欣怡。清一,回来了没有啊?你手机号多少啊?清一回复道:嗯。现在在家呢。183******97。有空联系吧。

店长是个比清一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人一看就很面善,这也是清一愿意在这里打工的原因之一。“明天下午就可以来上班了,四点准时到哦。由于你是临时工嘛,薪水不会太高,一个月800可以吧?”“知道了姐姐。”清一摆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对着店长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哦。”一旁的雨诗笑眯眯的看着,得意的摆了摆手,“走了啊,清一,我妈妈还叫我回家呢。”“对了,谢了哦。等我发了工资一定请你吃饭。”“这怎么好意思啊?”雨诗说道,“在这里上班很累的,每天回家会很晚,注意安全哦。”“哎呀,这个你放心好了。不相信我?A城谁敢动我?”清一说罢,沉默了一下。

清一你不知道,每天放学我都会在路口等你,尽管我知道你家和我家是反方向。花了很大力气才要到你的口口号和手机号,当时自己别提多高兴了。每当我听起这首歌心里都会有说不出的辛酸。只是你一个回眸的笑颜我就可以一个人品位很久。或许你不记得了,有一次放学下雨,我在路口等你,想给你送伞,却被我同学拦住了,她和我说:我们只有一把伞,我不让你去!看着你淋雨骑车回家的样子,真的挺难受的。我不允许我的同学喜欢你,我只想我一个人喜欢你。不知为什么,总是很喜欢叫你流氓兔。每次你在扣扣上和我聊天的时候我都不舍得睡觉,你总是喜欢玩到半夜,我就不顾爸妈的阻挠偷偷的陪你打扑克玩游戏到半夜。你烦的时候我就想要安慰你。只是你不知道,每次我上号都不会有人找我聊天,因为我从来都是隐身对你一人可见,每次看到你在线我都不敢主动找你聊天,我只能自己听着歌看着电脑屏幕发呆,希望你可以主动找找我。我会留意你在学校的一切举动,尽管老师家长都警告过我。每次我看着你和忆菲一起走在放学的路上时,我的心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我很自私,想你是我的。但是现实告诉我,不是,我就是我,这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我。

“喂?”“亲爱的。你今天就要走了吗?”

辰逸立刻看了过去,刹那间眼神说不出的温柔,哪还有半分刚才的阴郁。

你要走了,说不舍得都是假的,说实话,认识你两年了。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只是我不敢和你说,我怕你拒绝我。所以我一直把那份爱藏在心中,不敢说出来。现在你要走了,该说的话,想说的话,今天我就说了吧。

欣怡:在吗?

我知道在你的心里

清一收了一下衣扣,拦下一辆出租车,提着行李上了车。“去汽车站。”

“你说什么?”云兮看着辰逸,直觉自己听错了。

雨诗:在哪呢啊?

第一天上班,清一有些不适应,从小都是姥姥照顾自己,没干过什么活,不过一小段时间以后清一就适应了。无非就是端端盘子擦擦桌子而已。

摘要: 感谢读这部小说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鼓励,让我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我一定会写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给大家看,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CSM。谢谢你,在正文即将开始的前段,我要自私的写一段只属于你的 ...

“嗯啊,妈妈你在哪啊?”

那是enoch?听说他的眼睛像她,可是他现在闭着眼睛,她看不到。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一屋子的人昏昏沉沉的走出门,子城开口说道“清一唱歌那么好,酒又喝的不过瘾,要不咱们去KTV继续边唱边喝怎么样。”“走着,罗嗦什么?”清一开口了“正好很久没去了,估计绝念老板也很想咱们啊,正好去看看他生意怎么样,他可就靠咱们吃饭了啊。”说完一帮人拥着走出酒店,打车的打车。推车的推车,去了绝念。

有一天,清一总算鼓起勇气对她说了我喜欢你,她只是笑着沉默不语,狠狠的摇头。清一一脸的无奈:也是,人家学习那么好,怎么会想这种事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于是那次以后清一有意的躲开她。清一每天还是那样风驰电掣的骑车回家,只是不会刻意的等她了。直到有一天,清一的车子半路坏了。他蹲在马路边摆弄着自己的车子。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去,那正是忆菲。清一寻思道:她不是每天都走的很晚吗?怎么今天走的这么早?是不是有事啊。第二天,清一有意骑的很快,然后拐进了学校边的一个胡同里。只见忆菲匆匆忙忙的骑过去,不时地看看前面。清一明白了,原来她是在等自己,原来她每天走的那么晚是在等自己。清一骑车冲上去,“你喜欢我对吧?我们交往吧?”忆菲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拐弯离开了清一的视线。那天清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原来她喜欢我啊。

像秋天枫叶等落地

车到站了,清一向窗外看了看,一点也没有变。清一提好了行李走在最后,走出车门的一刹那,热气扑面而来,夏天的A城还是那么地热。

云兮开着跑车来到了自己别墅前拿着自己的行李回了家!

雨诗:回来了吗?

欣怡:去吧去吧。知道了哦。

清一揉了揉眼睛,“天亮了哦。”朦胧中清一打开电脑。晚上上一晚上班,白天清一可以好好支配了。很久没玩游戏了呢。

自己对爸爸的回忆不多,只是依稀记得小时候一起去公园买馒头喂鱼,也许那就是自己最快乐的年华。父亲在和母亲分开以后,法院把自己判给了父亲,但是父亲什么都没有要,只是独自回到了家乡,辗转打拼。母亲带着自己四处打工,母亲上班,不方便接送自己上学,便把姥姥接来一起住,这样母亲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给自己留下最多回忆的,就是姥姥,是姥姥陪着自己长大。

“唔……”门外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

有缘我们会再见的是吗?记住我,我叫欣怡。我在这里等你。

直到那天,暑假的一天,面临着中考的压力,忆菲提出了分手,清一对着电脑屏幕哭了很久,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打出了两个字,可以。开学之后,每每清一主动找忆菲的时候,忆菲都会有意躲开清一。此时的清一总算领略到了心碎的滋味。他放弃了,只是心中一直放不下她。下半学期,清一转学了。临走的前一天,清一脱下自己的校服,让全班的人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唯独是忆菲,他怕自己去找她又被她拒绝。但是他还是去找她了,忆菲没有拒绝,清一在校服最中间的地方留了一个位置,那是属于忆菲的位置。清一看着忆菲写下自己的名字,不禁鼻子一酸,但是他不能哭,清一强忍着泪水说了一句谢谢,低头离开了。那天周五,放学的时候全班的同学都很安静,清一独自一人收拾着东西,老师走了出去,几个同学围过来,对清一说着那说着这。清一看着忆菲,她没有抬头,只是自顾自的收拾好东西,然后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此时的清一终于忍不住了,苦涩的泪水在这一刻决堤,泪水顺着清一英俊的脸庞滑落到衣领上,绽开了一朵朵灿烂的泪花。忆菲起身走了,清一擦了擦眼泪起身那好东西追了出去。一路清一都在忆菲后面慢慢的骑着,直到忆菲进去了小区。清一站在路边,眼泪再一次决堤,这一别,或许不会再见面了吧?

你是我最美的风景

随着车子手刹的声音响起,回忆的画面碎落在脑海中,“到新家了哦?”

云兮冷笑,“我跟你不该是公事公办?”

“回来了,还知道回来啊?”依旧是那么重的乡音,还是那么的亲切。清一闭上眼睛,呆呆的竟然没有发现妈妈在背后一直叫自己。姥姥推了清一一把,清一才会过神来。他定了定神,提着行李进了家门,目光还是没能从姥姥的身上离开。

欣怡:这样啊,你在哪里上班啊?改天找你玩去咯好哥哥~~

不需要你给我关心

“《童话》吧。”

此时圣远集团,总裁办公室内,辰逸坐在办公室面前,手里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笑的很灿烂,那是在剑桥大学的图书馆面前拍的!也是唯一一张她的照片。辰逸用手轻轻抚摸着照片中她的脸庞!说道:你回来了,我不会在让你像以前一样离开我离开这么久。

你知道吗?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要到你的扣扣号的。每次和你聊天我都不舍得下线,尽管半夜了,妈妈在催我睡觉。但是我真的不舍得,我怕就这样和你错过。再也不见,所以我总算鼓起勇气对你说。

“哎呀妈妈,晚上吃什么饭啊,饿死了。”“宝贝怎么这么饿啊?下午去哪玩了?”“谁出去玩了?”清一转过身来,对着正在厨房忙活的妈妈说:“你亲爱的儿子今天出去找工作了。”“哎呦,那么厉害啊?”“当然了。”清一弄了弄衣服领子。“小看你儿子了。”说罢便快步走进了卧室,打开电脑挂上扣扣。滴滴滴~~有一个消息。是雨诗的:到家了吗?清一回复说。到了。雨诗已经不在线了。清一心想算了算了,吃饭重要。

清晨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静静的洒在地板上,外面的世界没有了夜的宁静,职业装的白领们拎着包包和早餐匆匆的踏上公车。早餐摊上,人来人往。忙碌的人们如流动的溪水,川流不息,城市的美亦是在此,喧嚣中夹杂着丝丝寂静,清晨的阳光依旧对每个人绽开笑脸。太阳每天依旧会东升西落,不会因为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离去而改变什么。清晨的阳光也是残酷的,对于那些不愿意等待天明的人来说,清晨的到来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每个人都有秘密,都有一个自己不愿提及的曾经。

“好,我等你。我爱你。”

回到家后,就先去洗了澡,出来的时候湿漉漉的头发,穿着白色睡袍!走到酒柜面前调了一瓶威士忌,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眼前的景色,她想起了他!那个让她疯狂的人

“起床了啊宝贝。”“嗯?几点了?”“我了个宝啊,中午了都,昨天你喝多了,人家子城把你送回来的。”“哦…”清一从床上爬起来,晃了晃脑袋。昨天朦胧中似乎看到一个人,不,应该是想到了一个人。是她吧,忆菲?清一自顾自的笑了一下。“我怎么这么傻,都分开那么久了,还记得她?”说罢轻蔑的笑了一下。姥姥站在门口:“好啊,一回来就喝酒,还喝成这样,起了床还傻笑。有小闺女相中你了?”“哪有啊,你外甥魅力就这么大?”清一皱起眉头,冲着姥姥嘟了嘟嘴。“哼。什么啊。”“行了行了,都中午了,你不吃饭这里一家人还等着吃饭呢,赶紧洗脸刷牙。”“吃完再洗。”清一撇了撇嘴,但是他知道,还是姥姥最疼自己。

清一打了个哈欠:呵呵,就在那个饭店很多的那条街上,饭店叫**干锅。我先去睡觉了,有空来找我吧。

也不敢让你看清

“嗯,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想你的,等我回来。”

据媒体爆料世界著名Surat家族唯一继承人今日回国将担任YZ集团的总裁,由于这位继承人的神秘没有人知道她长得怎么样,只是知道是一个女孩,长得非常漂亮!就没有其余的资料了!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电话响起来了。“雨诗?”“嗯。”“方便出来吗?”“嗯。”“陪我出来找工作吧?”“可以啊,我知道哪里有的。”“行,谢了啊。”“嗯,去哪找你啊?”“XX小区门口吧,你知道的。”“嗯,现在出门了啊。”“嗯,挂了吧。”清一匆匆挂下电话。对着镜子弄了弄头发穿上鞋就出门了。

清一:嗯,这个有点问题。我刚刚找到工作的。

我只是渺小得快要隐形

您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来看我的日志,这是我的第一篇短篇小说,创作的灵感也许就是我的生活吧。如果你喜欢,欢迎转载宣传。谢谢。

云兮从没有见过辰逸这样温柔的眼神,她本能的探出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另一个小行李箱正倒放在地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趴在上面,似是睡熟了,他的脸跟辰逸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白白嫩嫩,颇为可爱。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沉闷的雷声宣告了一个季节的结束,辰逸用手轻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