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书评随笔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书评随笔 > 乐队成员一同去看望鱼必威,关键还是卓队长

乐队成员一同去看望鱼必威,关键还是卓队长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10-10 13:06

当他准时到达灞上镇的时候,卓阿鲁在镇上迎接他:“你来的太是时候了,一切都靠你的枪杆子了。”南宫鹰笑道:“为兄弟两肋插刀吗。”卓队长答道“这次情况非同一般,搞不好,我们两个人,三百多斤都要交代到这里。”南宫鹰嬉笑道;“我听李元芳常常讲,如果你喜欢一个姑娘,但是那个姑娘根本不喜欢你,可惜,那个姑娘有困难了,你难道不帮她吗?如果经常和你玩的很好的朋友已经成为兄弟了,突然有难处了,你难道不帮吗?如果一个人突然落水了,恰好你又有游泳的能力并且路过,你难道不帮吗?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做人啊,不要戾气太重,我佛慈悲吗。”停了停,南宫鹰继续说道;“一个人处在艰辛万苦的时候,也就是那么一两回,人生在世也是那么几十年,现在不帮,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转而到了之前遇到南莞的那家酒吧里。恰逢下午,酒吧的人也特少。可林卓依旧开了个包厢,隔绝这个把人抛弃的世界。就这样抱着酒罐子独自坐在里面喝酒。喝到两眼通红,逼狠了自己,拨通那个冷漠的人。:“南莞,难道这么久来你还没原谅我么?我林卓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电话挂断,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只剩下电话那头的担心和…………温柔。

儿子才七岁,刚上小学二年级,因为学校有班车,孩子一般都是自己在接送点,上下车。老周和妻子都忙于工作。孩子都是自己上学放学。看来孩子回到家,看到家里没人,先给妈妈打了电话,又给老周打的。

我大病了一场,在病床上扶起来看自己的脸竟然意外地有点像鱼当时生病的面色。

  文士道:“只查到半年前入江湖以后的情况,至于她的身世以及师出何门一无所获。”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索性就躺在窗户旁边的沙发睡下了,外面是雨打芭蕉。就在他刚刚睡下的时候,他梦见了自己在一场激烈的枪战中。忽然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电话那头是司徒处长;“南宫啊,你赶快带着你总务处的兄弟们去灞上镇,记得每人至少两把冲锋枪和一把手枪以及六七颗手雷,去支援卓阿鲁去,到哪里,一切听从卓队长安排。”

陈浩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扭头看见自家兄弟那么的安静……带着点儿冷漠,有点可怕。。。打住上前招惹他的想法,默默端起自己的小碗吃着饭,滴流着眼珠子忽闪忽闪的看着林卓。

雨连绵不断。下了几天,不见天晴。刚刚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可能会来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暴雨。老周不放心自己承包的百亩山林,傍黑天他驱车前往。

练习结束,我喜欢带鱼去天台看天空。鱼很喜欢看天空,她时常会盯着天发很久的呆。我很喜欢这样子的鱼,因为这样子的鱼很认真,比她弹吉他还要认真。

  文士道:“想必沈公子如此,必有他的道理。”

摘要: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 ...

南莞正洗着衣服,突然的铃声吓了她一跳!刚通就被人劈头盖脸的指责。大气都不敢出。结果自己还没说上话,那头就挂掉了。剩下她自己心乱如麻。南莞也顾不得自己穿着睡衣,拿了件大衣就匆匆出了寝室门。什么都没有和大伙儿解释,她只知道现在她得赶快去到那个人的身边!像是有魔力样,林卓所在地点在她心里扑摊开。问了人在那个包厢,打开门,发现她的男孩儿正蜷缩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样子让人心疼。于是,姑娘终于发了一次善心,她缓缓地蹲下,替他整理了微不可见的凌乱发丝。眼神徐徐地飘向衣服袖口,一如既往的有些脏。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些。含含糊糊地说道:“还是那个样子呀!”而蜷缩在地上的某人此时正泪眼婆娑地看着那个跪在地上为他整理衣服的姑娘。他有些困惑?有些迷茫?难道有些事情是可以说反悔就反悔?还不给人一个容纳的时间?林卓有些吃力的从地上爬到沙发上。特乖乖学生模样的坐着,眼神却是寒冷有些刺骨。“你怎么来了!”语气是对待陌生人的样子。南莞有些拘谨的站在那儿,张了张嘴纠结该如何回答。“你打了电话给我,我有点担心就过来了。”林卓像是想起些什么,手指动了动,无话。突然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南莞走去“呵,是吗?担心我?难道不是来看我的笑话吗?你不是一直想报复我吗?今儿个这报复爽不爽?”南莞被逼得连连后退。她有些招架不住,想要好好地和面前这位谈谈,可毕竟是自己的不对。于是涨红了脸一脸委屈的样子不敢说话。那男子也被折磨的眼红。握了握拳头,可是到最后却是忍不住抱了抱面前这个女孩儿。口中是满满地歉意“对―不―起!”

家离山林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山路蜿蜒,老张驾驶着车,在山路上慢慢的爬行。因为几天的阴雨,原本难走的山路,更是泥泞。老周不由自主的骂了一句,这该死的山路,早就该修了,到现在还没修。

我发微信让鱼好好照顾自己,却不忍心看回复。

  司徒映雪道:“柳楼主请勿担心,此番家父既派映雪前来,便是考虑到楼主所虑。江湖人皆知,映雪从不过问江湖之事,此番不过是山庄与明月摘星楼的正常走动罢了。映雪只是忧心山庄,遂才来此与楼主闲话家常。”

南宫鹰一听这装备——三枪六弹,自知问题重大。自然不敢怠慢,立马带领二十来号兄弟向郢中出发。在路上,他的司机诺威对他说:“哥啊,这路要是非常平整,道路宽阔而且畅通,我们我敢打包票,我们半个小时就可以到灞上。”南宫鹰并没有回答,只是疑惑地看着这个道路上同时行驶的军方的车队。虽然他没有过多的问司徒处长,但是他一看就明白,这次事件非同一般。南宫鹰自己有自己的原则就是:服从命令,不该问的不问。他也清楚,自己是外来的,在司徒的眼里他至多就是个备胎。关键还是卓队长,不过,他也很享受这样的情况,备胎永远不会冲锋陷阵,只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力挽狂澜。当然,作为领导,也不会第一时间考虑他,但是,第一时间之后不得不考虑他。关键是自己:态度决定一切。

林卓像放空了样。眼睛里藏着颓然与后悔,端端正正的模样让人生不起气来。想起了以前的旧事,苦笑。原来,到现在那人还不肯原谅自己么?这要怎么办才好呢?怎么办才能让他的小同桌回到他的身边?真的是个很纠结的问题呀。然后,眼神像是剑般射到陈浩身上!仿佛把他剥脱了骨血才肯善罢甘休!此时地陈浩已经意识到不好,腾地站起,却还是被叫住了。林卓转了转手腕,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陈浩。兄弟啊!今儿个这事要怎样解决啊!”陈浩猫着身子,笑得一脸的委屈样:“我这,我这不是帮你问一下人姑娘家吗?我哪儿知道这姑娘这么乖巧啊!说不喜欢还真不喜欢!那啥儿,兄弟,我没什么不好的意思啊!我就是觉得,人不喜欢你要不咱放弃得了!这样好受些!”他看着林卓的脸越来越黑,知道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话,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俩儿大耳瓜子。果然不会安慰人啊!“你就如此肯定我追不到?”林卓留下个意味深长地眼神给陈浩。然后特潇洒地离开了餐厅。

老周连声道谢。因为雨下得太大,没有让李奶奶回家,老周帮李奶奶安排睡下。

"阿杰,鱼当时失恋是怎么回事啊。"我平静地问阿杰。

  司徒映雪站起身来,对柳清风拱手道:“有劳柳楼主。”

卓阿鲁听罢,长叹一声“你呀,真能扯。”南宫鹰听罢“呵呵。”

南莞心里那根弦被撩动。对不起什么呢?让我想想看:对不起为你去学篮球,然而当陪练的时候摔断手,还被你嘲笑球技不佳。对不起把交学费的钱去买一个吉他,回家被勒令跪了三天三夜。只是因为你很喜欢那个吉他。对不起把妈妈去世的事情告诉你,搏求你的同情,结果成为你大嘴巴的资本。对不起毕业典礼那天向你告白,接受后的第二天转身和她人在一起。这么多的对不起你要我原谅你那个。可是,到口边也只是一句“没关系。”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喜欢你。

安顿完李奶奶。老周推开儿子房间的门,做到儿子的床边,瞅了儿子半天,看着儿子在梦中咧着嘴笑。老周放心了,亲了亲儿子。帮孩子盖了盖被子,回屋睡了。

第二次见鱼是社团乐队的面试。鱼是乐队的吉他手,我听过她弹吉他,讲不上来,她虽然弹得有点生涩,但是却很迷人。

  司徒映雪道:“近日,这件物品出现了。”

就在这时,前面有了亮光,闪耀。老周想,难道是鬼火。近了一看原来是一个人。正在拿着手电招手,那人说自己是游客,在返回的路上,儿子不小心,滑下了山坡,受伤严重,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有生命危险。老周二话没说,帮着这个游客把孩子放到了车上。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人,脸上时常浮着温柔的笑。那时候我不爱笑,遇到人总是冷冰冰。"鱼盯着天空,愣愣得开口。

  文士道:“属下已经派人去调查薛斐,明日便会有消息。”

看着孩子没事了,他急急忙忙的开车往家赶。这时雨越下越大,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车开的特别慢。回到家已经半夜了。

或许有一天我还会再次遇见那个很高,很瘦,脸上浮着一丝倦意,嘴角却带着温和的笑的姑娘。

  这座楼位于杭州,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这座风景如画的城里,处处皆是美景。

家里很安静,他小心的打开门,找了几个房间也没看到儿子,当他推开儿子的房间时,孩子已经睡熟。邻居李奶奶正坐在沙发上打盹。李奶奶看着老周回来,她颤巍巍的起来要走。说:“孩子一直哭,我听着,就过来了,孩子刚刚睡下。”

八月上海的太阳特别刺眼,正午的太阳下鱼举着X大的校牌,她很瘦,也很高,脸上浮着一点倦意,嘴角却带着温和的笑。

  柳清风眼皮一震,问道:“他收下了?”

看到受伤的孩子,他啥话也没说。直接把孩子送到了附近的县医院。因为救及时孩子得救了。

"最后,最后我们高考去了不一样的地方。"鱼讲起这话时瞳孔里浮起淡淡的水雾,她扭过头看着别处,嘴角边依旧是温柔的笑,"你是第一次喜欢别人吗?"

  少年话未说完,柳清风摆手道:“嵇离,落枫很快便会来此,你先去铸剑山庄。送完信立马赶回来,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

电话响起,老周一看,是妻子的。他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妻子焦急的声音,说:“老周,我这里回不去了,外面雨水太大,我只能从单位呆一晚了。你在家看好孩子。”刚挂了电话。电话又想起。接起电话,儿子的声音想起,好像还带有哭声:“爸爸你在哪里啊,妈妈说你在家,可你也没在家啊。我害怕,外面下着雨呢,还打着闪。”老周知道儿子怕打雷。给儿子说:“孩子最勇敢了,儿子不怕,爸爸马上回家。”

不知为何,我却很难过。

  文士道:“不错,正是前几日刺杀司徒庄主的那位姑娘。”

还没骂完,就听到天空一个响雷落下。老周看了看天,想,看来是要下了。正说着,就听到噼噼啪啪的雨点落到车玻璃上,顺势汇集成溪流,向下游淌去。

我不想刺激自己的神经再一次接受鱼已经离开的结果。

  柳清风惊讶道:“怎么会!他不是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怎会接受薛斐的赠予?!”

一个月后,游客带着一些礼品前来拜谢。老周有点纳闷,我又没告诉你家庭地址你怎么找来的?游客指了指车牌,是他带我来的。老李和游客相视一笑。

"小新师弟怎么来了?"

  柳清风道:“送信这种事我派人跑一趟便是,你难得来杭州,在下自是要好好招待你。而且过两天落枫也会来到杭州,想必你与他在扬州时也没甚机会好好相处,此番正是一个好机会。”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七十五天

初秋的风吹在鱼单薄的身上,白色的纱裙被风吹起,露出了鱼单薄纤细的小腿。鱼拢了拢开衫,我看得有点恍了神。

  文士道:“沈公子并非独自一人,而是有人同行。”

刚开始老周还想着自己在家的儿子。每次下雨打闪打雷,孩子都表现出特别的害怕,儿子一个人在家行吗?

"之后我开始喜欢那个人。"

  柳清风笑道:“哪里哪里,司徒小姐不必客套。落枫是我好兄弟,作为兄长,自然希望他能得一良人。”

接完电话,老周想,啥也没儿子重要。不去了,他掉头往回返。就在这时,身后不远处出现了泥石流,山体滑坡,整块的大石头从山体滑落。老周想好险,这是老天爷不让我死啊,幸亏老婆孩子给我打电话,不然这个点,我已经魂飞湮灭了。老周不敢多想,抓紧方向盘,慢慢开着车。

那天天台,鱼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了。

  柳清风将新倒的那盏茶递给司徒映雪,说道:“司徒小姐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我摇着头,看着鱼雾气蒙蒙的眼眸升腾出一种凄切的神色。我还想问下去,却难以面对她悲切的神色。

  柳清风笑道:“想必那是个十分特殊的人,是位姑娘?”

我不知道我的鱼现在是不是到了她梦想的大城市,我只知道我现在很难过。

  柳清风道:“可查到此女子为何要杀司徒景天?”

一个月后见到鱼,是在医院。鱼因为胆结石住院。当时我已经变成了乐队的主唱,乐队成员一同去看望鱼。

  柳清风沉吟,先前弟子回禀,当夜卓夫人曾套话于那黑衣人,之后更直接称呼其人为薛寒衣,莫非当真是薛寒衣?转念一想,若是报当年灭门之仇,薛斐也是极有可能的。莫非这一切不过是障眼法,真相其实只是薛家复仇?既是复仇,为何将事情弄得如此复杂?

"也不知道淑芳是谁,总给鱼寄东西。"兼职的师姐跟我讲道

  柳清风挑眉道:“不敢当,司徒小姐不妨直说。”

冬天匆匆而过,我从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南京到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上海。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的心脏,很痛。

  柳清风笑笑,说道:“司徒小姐一路舟车劳顿,想必累了,我命人将客房收拾出来,你稍作休息,我这便命人去一趟扬州。”话语将落,便有侍者到来。

"那个人是谁,你们之后呢?"我有点急切地问鱼。

  文士点头道:“不错。”

鱼躺在病床上,合着平时疲倦的眼睛,似是睡着了一般。病房里的百合花被清晨撒进来的阳光包裹,花的香味混着鱼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充盈着整个房间。

  待司徒映雪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柳清风道:“你派人去一趟扬州,告知铸剑山庄,柳某感激司徒庄主惦念。”

我看着她的脸,决心要好好保护她。

  柳清风道:“以落枫的性子,必是知道错怪了她,便想弥补之前过错。”

喔,难怪我会那么难过。

  司徒映雪笑道:“多谢柳楼主相助。”

"鱼,你有什么梦想吗?"

  司徒映雪道:“柳楼主何出此言?莫非认为我铸剑山庄不够资格?”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乐队成员一同去看望鱼必威,关键还是卓队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