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书评随笔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书评随笔 > 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激动之余将该男子挂上

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激动之余将该男子挂上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11-03 11:47

摘要: 张江坐在公交车上,突然上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她长的眉目清秀,身材很苗条。可她专往人多的地方贴,那玉葱似的小手在人缝中拨来拨去,好像是找人,又像是找物。引起了张江的注意。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张江二十七岁 ...

这天傍晚,阿P肩背着挎包,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东张张西望望,走走停停。他一不逛商店,二不看夜景,双眼只是盯着停在路两旁的自行车。瞧他那副样子好像是在找车子,其实他今晚是出来偷车的! 阿P为啥要偷自行车呢?原来,这几个月来,他是倒了大霉,一连被人偷了三辆自行车。阿P被偷急了,就多次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赵所长见是老熟人,忍不住笑道:“怎么?又是你。阿P啊阿P,你真是个稀里糊涂的马大哈,连自己的车都管不住。那小偷也真有眼,认准了你的车,一偷一个准。 阿P苦笑着恳求道:“赵所长,这该死的小偷害得我好苦呀!你帮帮忙,抓紧破案,把我的车子找回来吧。” 赵所长收住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阿P啊,这你别着急,车子迟早是会找到的,不过,你也要找找自身的原因,总不能老当马大哈。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我们派出所还忙得过来吗?” 阿P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他越想越恼火。他不敢再买车了,可没了自行车,上下班都不方便,这可如何是好?阿P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突然来了一股豪气:妈妈的,人家能偷我的车,难道我就不能偷别人的车?阿P气愤之极,不管三七二十一,带上偷车工具就出了门。 阿P毕竟没做过贼,每次在一辆自行车旁停下,他的家伙还没拿出来,浑身上下就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怎么也不敢下手。 就这样,阿P在街上转悠了半天,人也累了,腿也酸了,看看时间也晚了,算了,算了,自己没这个本事,还是回家去睡觉吧。阿P调转身子,无精打采地朝家里走去。当他经过一幢大楼时,突然听到墙角边“啪”地一声响,把他吓了一跳。仔细一看:那里有个人影!阿P壮着胆子,大喝一声:“谁?”随着手电简一照,一辆凤凰轻便车后面慢慢地站起来一位漂亮的姑娘。 阿P心中一阵狂喜,嘿,偷车贼,今天我可饶不了你!他又大声问道:“你在干什么?” “大哥,我……这车是我的。”姑娘低着头,小声地回答。 “啊?”阿P一愣,他怕被人骗了,又追问道:“怎么会是你的车?” “大哥,我这辆车一个月前被人偷走了,现在才找到,那偷车贼刚刚上楼去,我想去报案,可又怕那人下楼来把车骑走;我准备把车拖走,可这车锁换了,又打不开……大哥,如果那人从楼上下来,你能帮我一起把他抓到派出所去吗?大哥,我求求你了。” 听了姑娘这番话,阿P的同情心油然而生,同是天涯沦落人,原来她和我一样车被人偷了。但要帮姑娘捉偷车贼,阿P又有些犹豫,万一要是碰上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自己可对付不了啊。阿P当时眼珠一转,说:“我看算了,万一人家不承认,说是从其他人手里买的,那就有的麻烦了。这样吧,这车既然是你的,我帮你弄开车锁,你赶紧骑走吧!”说完,掏出老虎钳,螺丝刀,对着车锁又是钳又是撬,使出了吃奶的劲,最后终于把锁撬开了。 那姑娘十分高兴,一个劲地向阿P致谢,还握了握阿P的手,最后骑上车走了。 阿P帮别人做了一件好事:他心里也很高兴,正想离开,这时,从大楼里走出一个人来,那人眼尖,很快就打起了招呼:“阿P,都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吗?” 阿P抬头一瞧,原来是派出所的赵所长,忙回答说:“我路过这里,正要回家去。赵所长,这么晚了,你还在外查案子厂 “我就住在这楼上,现在去所里值班。咦,我的自行车呢?怎么不见了!” “哈哈,赵所长,你的车子也会被人偷?”阿P忍不住笑出声来,笑了一半他突然停住了。’“赵所长,你的车是不是放在墙角的那辆凤凰轻便车?” “对,正是那辆车,怎么,你……” “我……不不不,刚才我看见一个女的偷的.二十六七岁,长头发,瓜子脸,穿一套粉红色的连衣裙,是她偷丁你的车,我不知道她是小偷。” 赵所长一听,连忙拿出对讲机,根据阿P提供的线索,命令干警拦截偷车贼。 阿P站在一旁,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帮小偷偷了派出所所长的车,这要是让赵所长知道了,准饶不了自己。阿P越想越害怕,趁着赵所长没注意,悄悄地溜走了。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民警找上门来了,叫阿P到派出所去一道。 阿P来到派出所,吓得头都不敢抬,赵所长让他坐下,告诉他说:“昨夜,我们破获了一起偷车案,经审讯,挖出了一个盗车团伙,共缴获了赃车三十多辆,其中有你报失的一辆车,等会你去认领。” 阿P心中一阵高兴:“真的,太好了!赵所长,谢谢你!” “不过,,还有一件事,想请你讲讲清楚。”赵所长话锋一转,严肃地说,“据该女案犯交代,昨晚我那辆车,是你帮她偷的,她说,你还带着作案工具,这是怎么回事?” 阿P一听,冷汗都吓出来了,连忙解释说:“赵所长,我不该帮她,可我不知道她是小偷啊!”阿P连忙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述说了一遍。 赵所长听后又好气又好笑,说:“阿P啊阿P,你好大的胆,竟想出这样的馒主意。自己的车被人偷了,就能去偷别人的车吗?” , 阿P连连点头:“赵所长,我是一时气糊涂了,下次我再也不会产生这样的念头了。” 阿P出了派出所,突然想起,要不是自己帮那女偷车贼,派出所或许还没那么快破案哩,这一下他又神气起来……

为小偷捐款 公共汽车平稳地行驶着。车厢里很拥挤,乘客们表情木然地坐着或站着,偶尔还有人发一两句牢骚:“他妈的,快挤得透不过气来了!”突然,一位年轻女人的尖叫声惊动了整个车厢:“我的钱包被偷了!”公共汽车上丢钱包本不算什么稀罕事儿,但在这无聊的时刻,用它来调节一下气氛倒是挺适合的。于是乘客们纷纷向年轻女人行注目礼。只见她抓着一个又黑又瘦的男青年的衣服,说:“是你偷了!你一直站在我身后,刚才我明明感觉你动了我一下。把钱包还给我!” “黑瘦个”急忙分辨道:“你,你别胡说,我,我没拿你的钱包!放开我的衣服,我要下车了,再不放我就……”说着他从怀里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来。 女人见状,惊恐地放开了手。其他乘客先是见“黑瘦个”年纪小,又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以为好对付;现在见他亮出匕首,才知也是个横蛮角色,就都不敢作声了。所以,当年轻女人向他们求助时,竟没一个人站出来,哪怕是说上一句公道话。 “黑瘦个”正得意时,猛见从半空中挥来一根木棒,重重地击中了他挥舞着匕首的手。“哎哟”一声,匕首应声落地,断为两截。大家一看,原来是塑料的。见有英雄出手,“黑瘦个”的武装又被解除,于是立刻有两个男人挺身而出,三两下就将“黑瘦个”制服了。在他身上一搜,果然搜出一个女式钱包,正是那个年轻女人的。 大家这才回头注意那个“英雄”,居然是一个瘸腿的老汉,刚才那根木棒实际上是他的拐杖。老汉上车后一直静静地坐在车窗边的座位上,用草帽遮着脸,谁也没有注意过他。没料到在这关键时刻,他竟挺身而出当了回路见不平拔“杖”相助的英雄。 但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人吃惊,只见老汉打落“黑瘦个”的匕首后并未停手,仍然举着拐杖朝“黑瘦个”没头没脑地打来,边打还边骂道:“我打死你这贼崽子,看你还偷不偷!”“黑瘦个”被打得没处躲,扑地跪下来,告饶道:“您别打了,爹,我再也不偷了!” 众人一愣,顿时乐了,原来是父子俩啊!后来见打得也差不多了,再打下去恐怕要闹出人命来了,于是纷纷上前劝老汉别打了。老汉虽然停了手,口里却仍气愤地骂:“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就该打死,免得留着害人!”接着他对司机说:“司机同志,麻烦你把车开到派出所。”司机和其他乘客又是一愣,都说道:“既然是你儿子,带回去管教管教就行了,去派出所会把事情搞麻烦的!”但老汉不从,坚持要上派出所。 公共汽车开进了派出所。民警了解大概情况后,也对老汉大义灭亲的举动来了兴趣。老汉便把底细一五一十地说了。 他说他姓徐,“黑瘦个”是他唯一的儿子,叫徐小虎。本来徐老汉一直是带着儿子在自家地里刨食的,可是在两个月前,徐老汉不幸把一条腿摔断了,没有4000元进不了医院。对于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徐老汉,别说4000元,就连400元也不是说拿出来就能拿出来的啊!唯一的办法只得在家里躺着。这时,儿子小虎说他要去长沙打工挣钱。小虎才17岁,没出过远门,老俩口不放心,但最终拗不过儿子,只得答应了。 小虎出去没多久就捎信回来说他在长沙找到了自己乡里的建筑队,他在工地做小工,工钱还可以,而且靠得住,做一天付一天。果然,没多久他就开始寄钱回来了。虽然每次数额不大,但每隔一星期,最多十天就寄一次。徐老汉打心眼里为儿子的懂事而高兴。 但就在前几天,村里的三愣子从长沙回来,因为他跟小虎在同一建筑队打工,所以徐老汉立即赶过去想问问小虎的情况。没料到三愣子说,包工头都快半年没付过一个子儿了,还说小虎在长沙赚外快哩,好像蛮轻快的,每次出去一趟就有钱寄回家了。 徐老汉回到家,越想越不对劲。若是小虎在外面做出违法乱纪的事儿,那还了得!第二天,他不听老伴劝阻,拄着双拐亲自上长沙寻儿子去了。 第一次进城,徐老汉几乎分不清东西南北。寻遍了大半个长沙,问遍了十多个建筑工地,都没找到儿子。正当他在一个巴士站四处张望时,蓦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上了一辆公共汽车。正是儿子小虎!徐老汉立即跟了上去。只见小虎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乱转,专往人多的地方钻。徐老汉顿时就明白了七八分。后来有人给徐老汉让了座,他便坐下来,用草帽遮住脸,暗中窥探着小虎的一举一动。再后来就发生了前面拔“杖”相助的故事。 徐老汉说完,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放在桌上打开来,露出厚厚的一叠钱,对民警说:“这是贼崽子这两个月寄回去的昧心钱,共1895块;交给政府了,争取宽大处理。”没料到徐小虎猛地扑上来,把钱抱在怀里,大声叫喊:“不能啊,爹,这钱是给您治腿的呀!”徐老汉大怒,抬起拐杖就要往儿子头上打来。民警连忙劝住,然后教育徐小虎说:“你想为父亲治腿是对的,可不能走邪路,去拿别人的钱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今天是第一次偷钱,是真的……”徐小虎流着泪,不停地喊道。民警怔了片刻,接着心平气和地问:“那这些钱是哪里来的?你一定要说实话!”“我、我……”徐小虎望了望民警,又望了望徐老汉,最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卷皱巴巴的纸放在桌上。民警拿起来,一张一张地看。看着看着他的眼角竟然湿润了。然后他默默地把纸递给了徐老汉,说:“大伯,孩子他……说的是……实话……”原来,那一叠纸是一张张在各医院卖血的凭证,最后一张竟是证明徐小虎的血液已感染上肝炎病毒,没法再卖血的化验单。 两行浑浊的泪水从徐老汉的眼中滚落,他望着儿子,老半天才用颤抖的声音说:“傻伢子呀,爹就算瘸一辈子也不要你去卖血呀,更不能让你去干今天这种违法的事啊!是爹对不起你……” “爹,我保证再也不做违法的事了,不过我一定要走正路去挣够您治腿的钱,因为我是您的儿子呀!”徐小虎扑在父亲怀里,父子俩抱头痛哭。 这时,不知是谁带头往徐老汉搁在一边的草帽里放了一张钞票,接着,所有的民警、留下来瞧热闹的乘客、在派出所办事的群众,还有原先被偷钱包的年轻女人,都纷纷往草帽里放钱,5元、10元、50元,一张接一张,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

:2016-05-12 09:18:08

6  "伤不起啊,伤不起啊……"闹人的手机音乐闹铃把远桥吵醒了,远桥下意识关了闹铃,朦胧正要接着睡,忽然意识到今天是大学毕业后出去工作的第一天,不比以前上学时可以一觉到自然醒,想到即将开始生活,远桥来了精神,起床洗漱去了,洗漱完照镜子,感觉身上的衣服太扎眼,不利于今天的工作,又换了一件,感觉良好,便出门而去。

张江坐在公交车上,突然上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她长的眉目清秀,身材很苗条。可她专往人多的地方贴,那玉葱似的小手在人缝中拨来拨去,好像是找人,又像是找物。引起了张江的注意。

图片 1

    太阳刚刚升起,人们的兴致还未给太阳晒萎,烘懒,说话做事还很起劲,今天天气不错,是个好兆头,远桥坐在大街旁的石凳上心里这样想,用在大学里学的专业知识分析,刚入行时,找下手对象应该以老弱病残为原则,因为这些人一来警惕性低,二来如果没得手,被发现了,争执起来,她打不过自己,不会吃亏,三来这些人跑步速度比较慢,自己易于脱身,青壮男的排除,结伴而行的女生,老人排除,学生排除,远桥发现如果按照这个原则找要下手的目标竟然连一个都没有,只能望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发呆,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这时一位十七八岁美女背着背包从远桥面前走过,远桥想:就你了,马上起身跟过去,见包上的拉链半开着,好机会,远桥的手伸过去,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乱跳,脸上发热,好像全世界的眼睛都盯着自己,毕竟是第一次,心中一迟疑,手就慢了,那美女好像感觉后面有人,转过头来问:干什么!“哄”的一声血涌到远桥脸上,远桥急中生智的答道,美女,请问这附近的公交车站怎么走?美女一脸戒备的又问:干嘛不叫我,而碰我的包,远桥撒谎道,我刚才叫了你两声,你没反应,所以我才……,美女猜中道:这样的啊,我还以为是偷东西的呢,远桥急忙申辩道:不是的,我只是想问路。美女脸色温和道: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没听见,公交车站吗?前面拐个弯就到了,我也正好去,我领你去吧 。远桥始料未及,但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是问路的,只得道:好的,并且再一次表示感谢,在美女屁股后面走时,远桥又一次哀叹道:万事开头难啊。到了公交车站,正好有一辆公交停在路边,远桥也不管公交是开到哪的,就上去了。

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张江二十七岁还没对象,养成一个奇怪的毛病,就是爱给漂亮姑娘打分。他对刚上车的姑娘,竟打九十六分。他见这姑娘的手经常插入别人的口袋里。张江不但不反感,反而感到有意思。

男子被挂上写有“小偷”的纸牌示众。

  公交车上,远桥环顾四周,发现很多人都在玩手机,不玩手机的人只是盯着眼前的空气发呆,又不由的高兴起来 ,远桥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好像半睡半醒着,“又是一次好机会,对不起了大爷,今天就拿你开刀了,你老将成为我事业起步的第一块垫脚石了,”远桥心里想,慢慢的移到大爷身边,眼睛若无其事的望着窗外,同时手慢慢的伸进大爷的口袋,那大爷仍在发呆,摸到钱包,正要往回拿,手忽然被抓住,被人用力拗转,远桥的手就松开了钱包,还没看清是谁抓的,紧接着那人抓着远桥的手臂往上提,远桥忍受不了手臂的剧痛,只得弯下腰来,同时听到那人喊:偷钱包竟然偷到我头上了,远桥歪着头看见周围的人纷纷查看自己的随身物品是否被盗了,同时把随身物品握的更紧了。那人又冲司机喊:到下一站停车,那有派出所,司机答应了。到了派出所,一位年轻民警迎过来问道:老赵,今天不是要过来办退休手续吗?怎么押了个人过来?什么情况?那个叫老赵的人道 :甭提了,来的路上,这小子偷我钱包,这不就让我给押过来了。年轻民警笑道:这小子也是倒霉,谁不好偷,偏偷到你头上了,这不是找死吗。你可是咱们所有名的反扒高手啊。老赵道: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这样也好,让这小子给我的民警生涯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今天我亲自审他,你先把他押到审讯室,我换身衣服就过来。

这姑娘凭着那么好的容貌,不去傍大款,而干着小偷的的行当,这至少说明她把个人的贞操看高于一切,不然,当情妇,当三陪,都能挣大钱。到公众场合来冒险,说明她经济一定遇到了困难。这是一个突破口,抓住时机,我只要给她一点援助,完全让她不干小偷的行当。

5月10日中午,成都市万年场片区紫东芯座小区,一中年男子混进小区,正准备偷盗摩托 车被巡逻人员逮个正着。闻讯而来的居民,激动之余将该男子挂上“小偷”标牌示众,并令其当众下跪。随后,接警而来的万年场派出所民警将该男子带走。据查, 该男子平日在万年场租房居住,有吸毒前科。

远桥坐在审讯室里想,今天点子真是背到姥姥家了,谁不好偷,偏偷到民警头上了,而且是快退休的。本来还想着今后要大展宏图,谁知第一天就陷进去了,难不成我根本就不是干小偷的料,命苦啊,真是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远桥又环顾了一下审讯室里摆设,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其实这场面自己上大学时倒是经历过,只不过以前都是在大学老师的导演下模拟的,对面坐两个由大学同学扮演的假警察,问一下四不沾边的问题,而且他们老爱笑场,远桥还记得当时模拟完后,还大言不惭的给同学们说:就是老子真进了审讯室,也会把真警察玩弄于股掌之中,并且全身而退。现在真是,唉,远桥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时,那个叫老赵的民警带着年轻民警推门而进,这时远桥才看清楚那老民警的脸,白皙的脸上看不见一条皱纹,想刚出锅的馒头,由于胖,鼻子,眼睛就显得特别小,由于小,就显得格外精彩有神,混不似坐公交时半睡半醒的状态。

当姑娘从一个老太太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时,张江密切注视她,见她把有钱的钱包放在自己提兜里了,说明她没有同伙,正这样想着车停了,姑娘麻利地下车了,张江紧跟也下了车。姑娘的脚步很快,张江小跑一阵才能追上她,往前一靠便搭讪说:“妹子走这么急干啥?”姑娘马上停下来,说:“你是干啥的,管这么宽?”张江后着脸皮笑嘻嘻地说:“刚才咱们不是坐一趟车吗?怎么,不认识啦?”这姑娘说:“车上那么多人我都认识吗?”

但令其下跪并对其挂牌示众,法律人士认为,这一行为对该男子造成了人身伤害,有损其名誉,有悖相应法律规定,实不可取。

“叫什么名字?”老赵问。

张江说:“可我却认准了你呀,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姑娘一阵脸红,便以柔克刚地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好像没伤害过你?”张江说:“但我有责任拉你一把!”姑娘厉声说:“不要脸,你是干啥的?”张江向公园一指,说:“这很简单,跟我到里面稍坐一会儿,我会把我的情况告诉你的。”那姑娘骂了张江一句:“神经病,我凭啥跟你去公园?”张江说:“我可是为你好啊!”那姑娘说:“我用不着你瞎操心!”姑娘为躲开张江,干脆转过方向,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可走了不大一会儿,就听到张江追来的脚步声,便恶狠狠地说:“你想干啥?再这样纠缠我我就报警了!”

抓贼

“韩寒”远桥当即答道。大学老师曾经讲过,如果被抓到,可千万不能报真名字,最好提前多准备几个加名字,所以远桥早就准备韩寒,郭敬明,蒋方舟等等的假名字,以备不防之需。

张江心里说,你现在最怕警察,便装出一副焦虑担忧的神态,说:“真要报警,你就惨了!咱最好还是私了吧。”姑娘并不买账,白眼球恨恨地刺了张江一眼,咬了咬牙孤注一掷地说:“前面不远就是平安路派出所,你敢跟我一块去吗?”张江见姑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劝说:“只怕你没这个胆量!我怕啥?”那姑娘说:“你敢不敢头前带路?”张江说:“我当然敢啦!”张江跨前几步赶到了姑娘前面,可走了一会儿,怕那姑娘溜号,便又慢了下来。

钱包暗藏铰刀 盗窃未遂

        “韩寒”老赵一边嘴里重复着,一边写着,

那姑娘却偷枪几步赶到前面去,说:“大胆走就是了,瞻前顾后算什么男子汉?”一进派出所,姑娘便对民警说:“这个人在大街上死皮赖脸的缠住我,请民警帮我解围!”漂亮姑娘最容易最容让人同情了,民警严厉问张江:“她讲的是不是事实?”那姑娘说:“一点都不错。”民警问张江:“那你是什么动机?”张江振振有词地说:“在公交汽车上,我亲眼看到她偷了别人的钱包,本想当场抓住她,怕伤她的面子,我便下车来做她的思想工作,最好让她自己主动交来……”

5月10日,紫东芯座小区业主群,因一张“示众”照片而人声鼎沸。照片中,一身穿蓝色暗花衬衫的男子双膝跪地,双手绑在身后,眼角低垂,胸前挂着一张“小偷”的纸牌。该男子面前则摆放着一个黑色钱夹,一根皮带,三把小刀,两张身份证。

      “身份证呢?掏出来。”

“你血口喷人,根本没有的事!”姑娘拦着张江说。公安人员处理这事是有经验的。在做了很多工作后,那姑娘仍不承认。让姑娘进了屋后,有两位女民警搜身。然而,除搜出七八块钱外,根本没有钱包。那姑娘不干,非要张江和派出所要陪她精神费不可。可张江仍不改口,硬说他亲眼看到她偷别人的钱包,她要控告张江犯了诬陷罪。两人正争的不可开交,一位扫大街的妇女手里拿着钱包进来了,说亲眼看到这个姑娘把钱包扔到冬青树丛里的……

当日,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位于双庆路的紫东芯座时,小区已恢复了平静。小区秩序维护队队长老徐及目击者回忆了这场热闹不已的“捉贼记”。

      “没带。”

原来,姑娘让张江带路那时,在后面做了手脚。一切真相大白后张江,一不留神,当了偷钱包的漂亮姑娘的英雄……

临近中午,一名自称“田野”的男子,没有门禁卡,混在业主中间准备进入时,被门卫发现。盘问时,该男子对答,“找5栋2单元的张大爷,吃饭喝茶。”而2单元确有一位张大爷,门卫遂开了门。

      “身份证号码记得吧。”

很快,站在物管办公室门口的老徐接到了在5栋发现可疑人物的呼叫。老徐疾步跑去,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从一部摩托车下来,胳膊下夹着一个黑色钱包。男子瞥见 穿着制服的巡逻员,便向反方向走,见老徐走来,男子又转回刚才的方向,才挪了几步,不走了,干脆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抽起了烟。

      “记得,呃……不记得了。”

在老徐与巡逻员 又一番盘问下,该男子露出了马脚——将要去的5栋错指为6栋。老徐随即让该男子出示证件,但身份证上的照片与其本人完全不像。不仅如此,在该男子打开黑色 长条形钱包时,老徐发现包里放着一把铰刀……互递了个眼神,老徐同巡逻员两人迅即一人一手抓住男子肩膀,继而反扣其双手,将其控制。

      “到底记不记得?”

示众

      “呃……”

挂上“小偷”标牌 令其下跪

      “看来你是失忆,要不要我陪你去你家拿身份证去。”

“干嘛抓我啊,我不是小偷啊。”将其带往物管办公室的路上,男子重复嘟囔,旋即引来不少住户。“小偷?”路过住户一边问着老徐,一边跟着进了办公室。

      “记起来了,全记起来了,其实我不叫韩寒,我叫远桥”远桥心里想,老师教的什么玩意,只说不让报真名字,可不报真名字行吗!

老徐找来红色塑料绳,将男子两手腕系在腰后。老徐将男子钱包打开,发现里面藏着3把刀具,各有用途,撬门的,弄走电瓶车、摩托的,此外,钱包里还有附近多个小区的门禁卡。

      “记忆恢复了就好,姓什么?"

“我啥都没偷啊。”男子不停申辩。一个守在物业办公室的大姐打开了嗓门,高声呼叫,“抓住偷儿了。”

      “宋”

几分钟的工夫,办公室里聚满了居民。“偷儿,逮到打死。”“说,偷了啥?”大伙你一言我一句,喧嚣之中,一人找来硬纸壳,写上“小偷”两字,再在纸壳顶 端打两洞,穿上红色塑料绳,挂在男子胸前。“让大伙辨认一下,有没有认得的?”老徐发话后,大伙将其推到办公室门口,并令其跪下。

      “宋远桥,怎么这么熟悉,你他妈的欺负我没看过《倚天屠龙记》啊”

就这么,挂着“小偷”纸牌的男子被示众于小区。人越围越多,大伙有些激动,纷纷咒骂起来。一位目击居民称,纷乱中,有人动了手,往其后背上挥了几拳。该男子刚开始还声称没有偷盗,后来便不再说话。

      “我真叫宋远桥,身份证号码是……,不信你可以去查”

接到居民报警后,附近万年场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劝开围在男子周围情绪激动的小区居民后,将其带至派出所做进一步调查。

        老赵对旁边坐的年轻民警道:去核实一下。一会年轻民警回来了说:是真的。老赵点了点头。“第几次作案啦”

审案

      “第一次”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激动之余将该男子挂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