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书评随笔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书评随笔 > 两人也是相拥着坐在这张长椅上,仍是一团永远

两人也是相拥着坐在这张长椅上,仍是一团永远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11-08 13:24

李月如坐在冰冷的长椅上,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她双手抱着膝盖,全身都蜷成了一团。圆睁着双眼却没有焦点,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昔日光彩照人的明眸,如今已是如死鱼那灰白的双眼,没有了生机,丧失了希望,被绝望的黑色笼罩着。灯光照在她枯败的发丝上,显得更为凌乱了,像冬日里全然死去的荒草,杂乱无章,被寒风一吹便漫天飞舞。

摘要: 多么相似的场景啊。还记得去年的冬天,那个飘雪的夜晚,两人也是相拥着坐在这张长椅上。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呼吸着彼此的味道,互相倾述着只有两个人才懂的情话。那夜,天很清,也很暗。风也是像今夜一般,不急不缓, ...

“杀人?”杨真盛惊叫起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女子,那曾经美丽善良的女子,那日日夜夜他思念着的女子,此时竟是如此的陌生,冷酷无情。她脸上的冰冷,眼中流露的像要发出白色冷光的仇恨,令人心悸。他压下心中的恐慌,不安道:“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用法律的手段惩治他,嗯?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逃避了那么多年,也是时候应该去面对了。

时间过的飞快,初秋的阳光还未展示出它的热度,天气便在一场秋雨后冷了下来。 魏成晨出差一周了,还有一周才会回来。 林青自从海边渡假村之行后,就搬回到自己的宿舍住了,腿伤也好多了,心里的伤痛仍会隐隐发作,只是现在有些不同了,她的生命里有了另一个人。 在确定和魏成晨交往后,林青并没有向晓雨和菲菲隐瞒,只是两个人得知消息后的表现却大相径庭。 晓雨是安慰中又有担心,害怕林青和自己一样,被卷进“门当户对”的旋窝中。可是在见过几次魏成晨与林青的相处后,她的担心便少了许多,只是笑着祝福他们。 秦菲菲的表现却是有些奇怪,她本是三个人中脾气最急的一个,也最藏不住心事,但最近却有些怪怪的。知道林青选择和魏成晨交往,她首先是惊讶,而惊讶过后,却是沉默。 林青不解,曾拉着她为原因,可是菲菲却只是淡淡地看着她说:“没什么,只要你幸福就好。” “菲菲,”林青不解:“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为什么不看着我?” 秦菲菲仍是背转着身问:“青青,我问你,如果林涵还爱着你,你会不会放弃魏成晨去找他?” 这是什么意思?林青奇怪地看着她:“菲菲,你是想说,林涵并没有拒绝我?” “不,不是。”秦菲菲连忙否认,勉强笑笑说:“我只是想知道这两个人在你的心里,哪一个比较重要。 是吗?林青看着她,哪一个重要?就这么简单? 秦菲菲却认真地看着她:“青青,回答我,你究竟爱谁多一些?” 林青沉默了,她用了十年时间去爱林涵,可是得到的只是他的拒绝,现在,她慢慢地开始接受另一个人,这种感觉还很模糊,她不知道是不是爱,可是却不讨厌,甚至是喜欢的。魏成晨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人拒绝他?而且在这之前,他对自己的用心也是看得见的,所以,她不能拒绝。 “菲菲,”林青缓缓地道:“我现在也许还不能告诉你谁更重要,我只知道现在我答应了和别人在一起,所以就算林涵……还喜欢我,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他的身边有夏医生,而我,也有了别人,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决定会影响着另两个人的幸福,所以……我不会再去找他了……” 林青仔细地说完了这一段话,只是说完了才发现,自己和林涵竟然真的回不去了,心里浸的泪水太多,以至于无法哭泣出来,只剩下满眼的酸涩。 听了这话,秦菲菲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上前紧紧地抱住她:“青青,祝你幸福。” “谢谢。”林青也抱着菲菲,目光里终于充满了笑意。 是夜,魏成晨的电话如期而至,自从他出差后,几乎每天都要来电话,无非是一天行程的汇报,然后便是他无尽的思念。 “明天是去医院复查的日子?”魏成晨仿佛漫不经心地问。 林青翻了翻台历,果然没错,于是笑道:“差点儿忘记了,多谢提醒。” 魏成晨笑:“我倒希望你真的忘记了才好。” “为什么?”林青不解。 魏成晨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说:“因为我不能陪你一起去,很遗憾……” 是这样……林青不语,心里有个念头在翻转,却终究被她压了下去,只说:“没关系,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工作重要。” “嗯……”魏成晨答道,却又低声问:“青青,想不想我?” 林青的脸上一热,心里又莫名地慌乱起来,便不说话。 魏成晨在电话另一边叹息,有些落寞,让她心里不安,于是道:“我们这不是正在打电话吗?说什么想不想……” 电话的另一端,魏成晨低笑,声音好听的不像话:“青青,我的小傻瓜……”紧接着却轻声叹息,温柔又坚定地低声道:“我很想你……” 仿佛悠长的笛音突然扬起的婉转,让人的心一起被牵动起来,这一刻,她再也没有办法不被感动。 第二天是林青腿伤复查的日子,医生的诊断是恢复良好,过段时间再来复查一次就可以了。 走出外科诊室,院子里的树叶落了满地,让人倍感凄凉。在这里,她与林涵重逢,可是最终却还是分开了。 时间匆匆而过,往日的幸福再也无法回来,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回忆。 秋风渐起,落叶纷飞,那些与他相处的快乐,已经如落叶般被扫进了心底的角落,然后慢慢风化,直至变成身体的一部分,融入生命,再也不能分开…… 走下台阶,不远处有个人影慢慢走来,却是林涵的母亲张馨。 林青微微惊讶地看着她,几个月不见,她似乎苍老了很多,明显可以看见鬓边的白发,看见林青,她的眼晴似乎明亮了些,只是上前拉住她的手,却久久不知说什么。 两个人在医院前门的长椅上坐下,林青买了热饮递过去,张馨沉默地接了,却伸手温柔地拂过她耳边的短发虚弱地笑笑:“青青,你变漂亮了,也长大了。” 这一刻,林青突然有些心酸,只拉住她的手,不知说什么好。 张馨却只捧着杯子缓缓地道:“我听说,你有了男朋友? “嗯……”林青低头答应,心里却似乎有莫名的愧疚,真奇怪,明明是自己被林涵拒绝,可是这一刻却感觉是自己错。 张馨的目光黯淡了下来,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熄灭了,半晌才说:“他一定对你很好。” 听了这话,林青沉默了,已经被遗忘的痛慢慢地苏醒,是的,魏成晨对她很好,几乎不能再好,于是她才会选择忘记林涵,和他在一起。 只是…… 在她的生命中,林涵存在的时间太久,久的仿佛忘记他就是罪过,所以此时她才会心怀愧疚。 她看了看张馨,从小自己就是在她的关照下长大的,几乎亲如骨肉,可是这一刻,她目光里让人惊讶的绝望却是掩也掩不住。 “伯母,出了什么事?”林青忍不住问。 张馨没有回答,只是几乎干涸的眼里却流出了泪水,默默地,无声无息。 “伯母?!”林青惊讶地转到她在前蹲下身:“出了什么事,告诉我。” “青青……”张馨看着她,抚着她脸,目光凝滞不动,只有泪水缓缓流下来:“伯母对不起你,可是林涵是我的儿子,我不能眼看着他放弃自己,他们不让我说,他们都不许我告诉你,我是一个母 林青握着她冰冷的手,听着张馨零乱又语无伦次地叙述,从三年前林涵的离开,到他在外国痛苦的煎熬和治疗,以及回国后的种种相遇后的痛楚,所有的一切被她缓缓地道来,因为伤心,她的语序不清,可是作为一个母亲的绝望却时刻能感受得到。的 林青出院以后,林涵几乎变了一个样,又变回了小时候那个沉默寡言的人,除了工作他很少说话,而且几乎每天都工作到深夜,有时候甚至夜不归宿。的 张馨看着林青:“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也是因为他,前些天他整晚没回来,我和弘以找不到他,于是去找你,却看见他的车子停在你的宿舍楼下,也看见你被送回来……”的 林青想起来了,就是魏成晨离开的前一天,那天夜里他送她回去,在楼下深深地吻了她…… “青青,对不起,我只是一个自私的母亲,”张馨低声说着:“我没有脸再见你,可是林涵自从那天回来后,便报名参加了卫生部对非洲国家的医疗援助,他要离开了……”她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他的身体不好,专家说这几年随时有复发的可能,可是他都不在乎……”的 张馨还在低声说着什么,可是林青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跪在了地上,双腿被小小的石子几乎硌出血来,但是身体却麻木的动也不能动。有那么一刻,她几乎以为自己要晕过去,秋风冷冷吹过,却又苏醒过来。的 眼泪仿佛已经哭干了, 这一刻她只想大笑,又想大哭一场,只是神经麻木的哭不出也笑不了。 “青青,青青……”张馨发现了她的异常,伸手去拉她,却被林青伸手推开。 秋风吹起她的短发,她清亮的眸子看过来,里面深刻的痛楚让人害怕,泛滥的悲哀似乎变成了一股强烈的力量,是极度的爱与痛交缠,在她的心里挣扎。的 林青摇晃地站起身来,手上、膝盖上被小石子硌出了血迹,可是她仿佛完全不知道一般,只是跌跌撞撞地往医院走去。的 张馨担心地跟在后面,想拉住她,却被林青狠狠地甩开,用从未有过的坚定冷淡的语气说:“不要跟着我,走开!”的 “青青……”张馨扶着墙壁虚弱的几乎站立不稳,她终究还是错了……的 医院的走廊从未让人感觉这样漫长,林青走过了一间又一间诊室,终于来到了神经外科。候诊的指示牌上没有林涵的名字,她茫然地转到医生办公室。的 有人看见了她狼狈的样子,问她找谁,林青似乎没有听到,只是一间间地找着林涵。 有人喊着“夏医生”,夏秋楠从一间办公室里走出来,见到林青也吃了一惊,忙拉住她问出了什么事。 “林涵在哪里?”林青看着她,目光毫不慌乱。的 夏秋楠只是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拉进了隔壁的办公室,然后缓缓地关上了门。 该来的,终究要面对。 秋日的阳光照进来,办公室里明亮洁白,林涵靠在窗边出神地看着什么,阳光从他的侧面照过来,形成淡淡的阴影,有光晕扩散着。见到有人进来,他合上手中的记录抬起头,褐色的眼眸看过来,还有一丝茫然,似乎仍沉浸在什么事当中。的 林青站在原地看着他,只是看着他,好像他只是一幅画像,一轮彩虹,印在了她心上,只是伸出手轻轻触摸就会破碎了。的 “青青?”林涵抬起头,目光中有惊讶,也有莫名的情绪交织:“出了什么事?你的手怎么了?” 他拉起她的手,上面是点点的血迹,就像她的灵魂,很痛,却喊不出来。 “林涵……”林青哑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低的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 林涵看着她,漂亮的褐色眼睛在秋日的阳光下通透清明,可以一眼看到他的心,为什么,为什么她以前没有看到他的痛苦?难道爱情真的使人蒙蔽,还是他们只看到了爱的本身? “林涵……林涵……林涵……”她叫着他的名字,泪水终于流了下来,那些压抑的痛楚一齐发泄出来:“林涵,我恨你!我恨你!”的 林青推开他握着自己的手,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为什么将她对他十年的爱恋生生斩断?为什么在她已经决定放弃的时候又让她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为什么?的 秋日的阳光撒满了一地,房门在林青身后打开,母亲张馨虚弱地站在门前。 林涵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林青,顿时全都明白了。有彻骨的悲伤和寒冷流过他的身体,这一切终究变成了虚无,为了这个慌言,他舍弃了爱情,舍弃了希望,甚至即将舍弃生命,可是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局。 “青青……”林涵低声叫着她的名字,这个在心里反复过千万次,已经刻入身体的名字,他终于还是负了她。 “不要叫我!”泪水模糊了林青的视线,却挡不住她的愤怒:“林涵,不许你再叫我的名字!在你的心里,我是什么!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所以你隐瞒病情拒绝我,以为我会感谢你是吗?还是你死了以后我会得到解脱?你说啊!”的 林涵无言以对,苍白的脸毫无血色。的 “你不说话,不想解释一下吗?告诉我这些不过是你耍的花招,你喜欢上了别人,所以抛弃我,说啊!”林青几乎失去了理智,她抓住他,手上的血染红了他的白大衣,就像她受到的伤害,触目惊心。 “青青……”林涵抓住她,林青坚强又脆弱的目光撕扯着他,比任何时候都痛楚千百倍,他紧紧地抱住她,绝望的几乎窒息。的 他的怀抱依旧有阳光的味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他们似乎生来就该这样相拥着,直到永远。 终于,她平静了下来,却闭上了眼睛,有泪水沿着脸颊慢慢滑过,她哑声问:“林涵,你骗我的……对不对……” 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谎言,或者,都是一场恶梦,只要醒来,一切就都不存在,她依旧是一无所知的小女生,等待着心里的爱人从国外归来,哪怕是一生一世……的 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失去群星。 Ifyoushedtearswhenyoumissthesun,youalsomissthestars. ——泰戈尔 时间可以被快乐缩短,同样也会被痛苦拉长。 当林青在机场迎接魏成晨归来时,日子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其实不过是一星期时间而已。 让工作人员先行一步,魏成晨从小陈手中接过车钥匙,笑着拉过林青,却趁众人转身之际,深深地吻了她。 秋日的阳光明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林青靠在他的怀里全心全意地承受,不再挣扎。 虽然意外于她的乖巧,可是他心中却是高兴的。 他的工作依旧忙碌,可显然很顺利,全公司的人都沉浸在狂欢前的兴奋中。 回到公司,等着他的仍然是开不完的会议,林青也在同属十八楼自己的办公室里准备着实验室认证的材料。 傍晚的时候众人才散会,此次与魏成晨同时出差的财务总监孙然是位四十多岁的男性,平时言语不多,可是此时见了林青却笑道:“林小姐近来有喜事盈门,不要忘了通知我们。” 林青疑惑地看着他,孙然却笑笑离开了。 众人见孙然如此,也都心照不宣,王秘书更是直接问:“林小姐什么时候做我们的老板娘?” 林青一怔,下一刻却不知如何回答,她和魏成晨吗…… 当众人离开后,面对着办公室外灯火闪耀的城市,魏成晨要身后紧紧地抱着她,两个人在星光下久久地拥吻着,仿佛要将经日的思念都化为呼吸,融入互相的身体。 “想不想我?”他伏在她的耳边哑声问,她的身体芬芳柔软,让他沉迷。 “嗯……”林青闭上眼睛。 魏成晨轻笑,心里却是喜悦的,抚着她的头发:“过几天叔叔会来,陪我一起见见他?” “他身体好些了?”林青想起徐博的话。 “嗯,还好。”魏成晨的眉头微皱:“他这次是专程来看你的。” 正式拜见家长吗?林青不语,心里隐约有不安:“他……会不会不喜欢我……” 魏成晨笑了,冷漠的面容生动起来,深深地看着她:“不会,我喜欢的人不会有错。” “成晨……”有温软的情绪滑过,让她的心也温暖起来。 “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魏成晨凤目里有喜悦闪烁,低下头轻吻她的额:“再叫一次,嗯?” 林青闭上眼睛伏在他的怀里:“成晨,原谅我,现在我还说不出其它的话,可是我会慢慢学着爱你,所以……相信我……” 仿佛有星光慢慢落下,她的声音温温软软的流进了他心里,包裹着曾经受伤的心灵。 魏成晨吻着她额前的短发,静静地抱着她。 离开的这些天,她瘦了许多,在机场遇见的时候,他几乎想开口问她原因,可终究还是忍住了。 他吻她,若是以前,她会伸手推开,就算接受,也会勉强,可是现在的她却安静地任他左右。他的青青不同了…… 可是,不论发生什么,只要她依然选择在自己身边,他就不再问。那些曾经的伤痛和爱情,终究会随着时间慢慢湮灭,留下的只有记忆而已。 她纯净的像一张白纸,丝毫学不会掩饰自己,于是他更加珍惜。 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林青的确不同了,那天从医院出来后,她的精神几乎崩溃,却还是将送她出来的林涵推开。 倔强如林青,又怎么可能原谅他对自己犯的错?十年的感情居然一夜之间被撕毁,她不能接受。 一个人的时候,她不停地回忆与林涵重逢后的时光,可是越回忆就越痛苦,感情也由开始的愤恨变成了深深的悲哀。一幕幕的过往,都是他压抑的痛苦,如果说自己得知真相后无法接受,那么林涵呢?说着欺骗的话,他的心里又是怎样挣扎? 十年来,他是她的信仰,她幸福的动力,都破碎了,可是现在却又告诉她,这一切不过是虚假的…… 秋夜里有雨水打在窗上,倍感凄凉,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闭上眼睛,耳边响起菲菲的话:“如果林涵还爱着你,你会不会放弃魏成晨去找他?” 本来以为心痛的已经麻木了,可是此刻,她才明白什么是最深刻的痛苦,拿起手机,屏幕是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午夜,这个时候魏成晨又在做什么? 一瞬间,心里突然浮起强烈的思念,让她惊讶又陌生,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如此地依赖他? 海滩上,他牵她的手,没有誓言,目光却比任何誓言都要坚定。他从未说过爱她,却总在她彷徨时走近她…… 曾经她的心里只有林涵,所以看不到任何人的付出,那时充满着无畏的天真,却在残忍地伤害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人生只有经过了伤痛才懂得珍惜,可惜懂得的时候却都已经伤痕累累。 十年的感情她不可能一下子忘记,何况分手的理由是这样的遗憾而悲伤,可是现在不同了,她的生活中多了一个人,当她慢慢将林涵从心底忘记的时候,魏成晨占据了更多的空间。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曾经以为自己会坚持到永远,曾经固执地守着心底的感情伤害着别人,可是如今一切明了的时候才知道,有些人错过了,就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夜色深沉,林青怔怔地看着天花板,任泪水无声地顺着眼角流下,过往的甜蜜、痛苦、任性和挣扎,一幕幕地划过,却一幕幕地终了,终于渐渐地退出了她的生活。 生活是残忍的,它会毫不隐瞒地将痛楚展示给你,可同时它也是最仁慈的,总能让你在绝望中找到继续下去的理由。 林涵的事给林青的打击让她病倒了好几天,可是却也让她有了重生的勇气。当面对着糟的再也不能再糟的环境时,你会被它打倒,还是重新站起来直接面对呢? 林青显然选择了后者。

一如既往的,那长椅旁边仍是亮着那散发着昏暗惨淡光芒的路灯,照着了,仍是一团永远也看不真切的朦胧的阴影,分不清本身是阴影还是被阻断的光明背后产生的绝望。但一切总是相同,时光就像露天摆在公园的长椅,日晒雨淋却不见它有丝毫的变化。直到久了,久到已然忘记它曾在这里,在这里呆立了无数岁月的时候,才恍惚发现它已变得残破,老旧。肢体分离,骨肉腐朽,一碰便会发出“吱呀”的晃动声。

多么相似的场景啊。还记得去年的冬天,那个飘雪的夜晚,两人也是相拥着坐在这张长椅上。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呼吸着彼此的味道,互相倾述着只有两个人才懂的情话。那夜,天很清,也很暗。风也是像今夜一般,不急不缓,却是同样的冰冷。远方的天空上,是城市的不夜的天空,一片通明。莹莹的光芒从那儿延伸到附近的天宇。他们就坐在长椅上,目视着那深邃天空下的一方净明。未来是什么?在那个地方就已然朦胧的现出了。只是,终究是黑夜,一切都躲在那层难以揭开的黑色帷幕后面,永远也无法在它现出真身之前清晰的看见。

李月如恨恨地将一切说了出来。最好的朋友如何邀请宿舍同学吃饭,如何下药…生硬的语气,却清晰的讲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每说一个字,她的脸色越见苍白,内心的仇恨也越见浓郁,几乎要溢了出来。

(接上文:『连载』觉醒的智慧,让你涅槃重生5:身体真的会说话,好神奇啊)

李月如缓缓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慢慢浮现了一丝红润。她的麻木的双眼,此时竟变得红润了,原来冻结在眼眶的液体,此时被热气吹拂,软化了,化作颗颗晶莹的泪珠。泪水一颗一颗地顺着脸颊落下,裸露在空气中,又迅速地消散着原本就不是很多的热度。还未落下便晶莹的照映了灯光中的一切,最终摔落在僵硬的手上。“啪啪”的碎成了万千朵灿烂的冰花,碾落在地上,掉进地缝,或是藏在阴暗的角落,再也找不见了。

冰川世纪的霜冰,依着呼啸而过的狂风,席卷过苍茫的荒野。吹沙走石,满地狼藉过后,却留下了生的希望!

李月如的话不带任何感情,却比极风的吹拂更令人心冷。杨真盛抬起头,张大了嘴。他诺诺地说:“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难道就没有第三个选择吗?你千万不要冲动啊。那样只会将我、将你逼上绝路,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他的声音沙哑,像是年久的机器的喘息声。双眼里血丝密布,仿佛是择人而噬的猛兽,直直地盯着李月如。

女孩在她怀里哭得撕心裂肺,她的眼眶也热热的,心却是温暖的。

男人的坚强,却只是对外人。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他可以变得柔肠百结。

杨真盛摇了摇头,暗自嘀咕了一句:“真不知道这有什么美的!都快冻死了。”“你说什么?”李月如不满地问,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哦,没什么,我是说真好看。这雪下得真不错啊!嘿嘿。”

杨真盛无力地垂下了头,双手狠狠的搓着脸。就在这时,李月如说出了令他遍体生寒的话:“杨真盛,若是给你两个选择,分手,杀人,你选哪个?”

徐徐盘腿坐在冥想垫上,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了出来,如此反复几遍,直到她完全放松下来。

几片早已枯萎的落叶在平坦的地面上来回翻滚,像是顽皮的孩子那稚弱的身体,无数次地在泥土里打滚。尘土在离地很近的地方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沙尘暴,旋转,消散,再旋转,再消散。不知起点,也没有终结,在这方寸之间,几度生起,几度消亡。

一点点的生气,如春风吹过大地时萌发的草籽一般慢慢地生长起来。李月如转动眼睛,仔细审视起杨真盛来。是啊,她本是那么坚强的人,怎么可能会被压倒,连在心爱的人面前把自己承受的痛苦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她说:“我…我…”但似乎是哭得久了,她的声音喑哑得难以说出完整的话。“嗯,嗯,慢慢说,不要着急!”杨真盛并没有催促她,仍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温柔。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她的脸,从那里流露出的,不光是对女子的疼爱,还有着无限的鼓励。

李月如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眼里是说不出的复杂。她不相信,这个寄托了她一切希望的男人竟然会问她怎么办!绝望,慢慢滋生。伤痕密布的心再次被重重的划上一刀,鲜血缓缓地流了出来。冰冷的心再次封冻,愈发的僵硬。她望着杨真盛的眼,但被他躲开了。很自然,就像躲开泼过来的脏水一样自然,动作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图片 1

还是那张长椅,坐着的也还是相同的人。只是,不同的是坐着的人那各自难以捉摸的心情。

不久,正当他们说着亲切的话语时,李月如突然“啊”地惊叫起来。杨真盛见她一脸的欢喜,不禁奇怪地问道:“怎么了?”“看,下雪了!”她欢快地跳了起来,伸出双手。果然,一朵细微的白雪正俏皮的藏在里面。慢慢地,一片一片的雪花从黑色的天际滑落,欢快地跳到她的手里。

李月如深吸一口气,说:“我被人强奸了!”

全身就跟泡在温泉里一样,越来越热,越来越烫,她喘着粗气,穿越那道紫色的火墙。忽然眼前一暗,依稀听到低低的哭声,她心里一惊,发生了什么事?

李月如坐在那儿。寒风吹起她的秀发,像一根根锃亮的钢丝抽打在脸上,眼睛里。但她丝毫也感受不到,已失去了所有的感官。她在等,等着那个分享了她所有痛苦和快乐的男人,等着他来给自己指引方向。他就像一盏明灯,在她的快要熄灭的心里,在这个已然孤寂阴冷,失去了所有光明的死的世界里,给她温暖,给她希望。那个她托付了所有的男人,必定会带来她所需要的东西,必然会将她带离这沉积了无尽痛苦的深渊。这切身的冰冷,已然快要击垮她柔弱的娇躯。她的唯一希望,便是见到他,见到他,然后握住他的滚烫的手,投入他宽阔的胸膛,亲吻他的温暖的双唇。有他的地方,就是白天。

她的纯真,干净得像要发出光芒来,比之白雪也是不逊色的。这欢快的心情,片刻间就传递给了杨真盛。但他不想因为下雪而使她受着冻,于是笑了笑说:“下雪了,咱们回去吧!”语气说不出的轻。

仿若一个晴天霹雳,狠狠的响彻在杨真盛的心里。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她,眼睛睁得很大,仿佛要将她看透了似的。伸出的手僵在空中,不知该放在何处。他嘿嘿的笑了笑,那笑容,像是垂死之人的无力呻吟,又像是忘记了笑容的长久悲伤之人那牵动的僵硬面皮,丑陋,苦涩。“月如,你开什么玩笑也别拿这啊!你可别吓我,这一点都不好玩!”

阅读下一期:

哪儿有风,它们便不会永久的消亡。

沉默的世界,无疑比喧嚣更令人痛苦,更让人心伤。但在沉默中,伤痛被深深地埋藏起来,一经岁月的催发,渐渐发酵成醇香的佳酿。这无疑是人生最为宝贵的珍藏,饱含人世的酸甜苦辣,吮一口便涌上来各种复杂的情绪,茫然间泪流满面。

摘要: 李月如深吸一口气,说:我被人强奸了!仿若一个晴天霹雳,狠狠的响彻在杨真盛的心里。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她,眼睛睁得很大,仿佛要将她看透了似的。伸出的手僵在空中,不知该放在何处。他嘿嘿的笑了笑,那笑容,像是 ...

可是,这个女孩就是她自己,就是她的内在小孩,就是那个遭受过童年创伤的自己啊!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两人也是相拥着坐在这张长椅上,仍是一团永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