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书评随笔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书评随笔 > 朵儿站在'盛元大酒店'楼下向上望去,为什么你就

朵儿站在'盛元大酒店'楼下向上望去,为什么你就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11-08 13:25

慕容雯伊对他吼道:“冷靖寒,你混蛋!”

大伟一下子冲了过去,对李子欣说道:“子欣,你这是何苦呢?快把刀放下!快啊!”

第三十章 衣服上有血

  白诺凡被松开后,就立马冲过去抱住慕容轻,“没事了,没事。”

  在这一刻,身上所有的伪装都被卸了下来。“唔……”她也好怕,她要是真的被沾污了怎么办?要是她真的死了怎么办?程烨会难过么?

  “好了,你流了很多血,先休息下,我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白诺凡像是感觉到慕容轻的虚弱,便扶着她到了沙发上。

  “嗯……”并没有多说什么话,慕容轻的嘴唇此刻已经渐渐的发白,紧紧地咬着下嘴唇,整张小脸都皱到了一块。因为她的伤口正在隐隐发作,全身都在痛,流血不止。

  这边,那两名男子逃也似的冲出房间,正好想要打开门逃走时,门却自己打开了。

  “程哥,我调查过了,慕容轻定的就是这间包厢……”欧浩天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门口的两个人给吓住了,说着他又重新看了一下单子。

  “没有错啊,慕容轻定的就是这间包厢”欧浩天自言自语道,只是,为什么慕容轻包的包厢里会出现男人呢?而且还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了。

  程烨的脸瞬间黑了,他也和欧浩天想到一起去了,慕容轻的包厢有男人?

  程烨鄙夷的目光终于瞧到了那名中年男子,他倒要看看什么男人还敢在慕容轻的包厢里,难道自己的魅力还比不上那个男人吗?(程boss吃醋了)(~o~)Y

  中年男子一看到程烨顿时被吓了跳,他也是个内行人,程烨的名声在他们那里就是神的象征,宁愿得罪天皇老子,那也不能得罪程少的人物。

  程烨不经意的一瞥却让他魂飞魄丧,“程…程少,久仰大名。”虽然程烨现在的脸色黑的让他很恐惧,可要是攀到了程烨这棵大树,他算是下辈子就不用愁了。

  程烨没有搭理他,看他那样子,不也就是想和自己打关系么?这种人见多了。

  突然,程烨的眼睛像是撇到了他的白衬衫上刺眼的血迹,两眼顿时红了。

  “你衣服上面怎么有血?”程烨不是在询问,而是在审问。

  中年男子被吓到了,要怎么说呢?“这…这个是我今天不小心撞伤的,没有大碍。”要是让程少知道这件事的话,肯定会说他是个不塑之才。

  “啊!血!”从后门进来正要来打扫卫生的阿姨看到慕容轻躺在沙发上流着血的情景着实吓到了她(注:一般酒吧里最好的包厢都会有两件房,还会多个安全通道。)而此时白诺凡打完电话给医院后就跑到酒吧楼下的药店想去买药,房间也只剩慕容轻和打扫卫生的阿姨两个人了,当然还有在外面的程烨和欧浩天。

  程烨听到响声后马上冲了进去,里面的场景深深刺痛了他的眼。

  此刻的慕容轻已经衣衫不整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身上全都是血,而房间里此刻正是一片狼藉,她很美,美得惊天动地。

  他紧紧的抱住慕容轻:“慕容轻,我命令你,现在不准睡觉,给我睁开眼睛,听到没有。”程烨的眼角开始颤动,他害怕,害怕慕容轻出事了。

  “……”

  程烨下意识的把食指放开慕容轻的鼻子面前……还好,还好,只是晕倒。

  程烨把慕容轻横抱起来,冲出了酒吧。

  车上,程烨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盖在慕容轻的身上,接着紧紧的抱着她。

  “欧浩天,马上一最快的速度赶到离这最近的一家医院,给我请A市最好的医生,要是慕容轻出了什么事,把所有有关这件事的人都给我杀了,至于那个男人,交给我来处理。”程烨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着怀里安静的小东西,要是平时,他一定会逗逗她,可现在,这个样子的她真的让他好害怕,好害怕她会离开自己。

  欧浩天的心里闪过一丝可怕的想法,交给程烨处理?只会生不如死。

  ——医院——

  慕容轻睁开眼睛,可能是因为刚刚醒来的原因,一时间还不能适应这么光亮的环境,只能半眯着眼。

  她死了吗?这里是哪?

  “轻轻,你可算是醒了,真是吓死我们了!”说话的人正是凌珊,这几天因为担心慕容轻的安全,凌珊一直守护在病房理,对她来说,慕容轻就如同她女儿一样重要。

  “轻轻,以后不可以再这么任性了。”

  这是妈咪?慕容轻的目光扫过房间。

  大家都过来嘘寒问暖,慕容轻心头一惊,她没死,她还没死。

  顾泽浩像是看懂了她的表情,靠近慕容轻的耳边,悄悄地说道:“是程哥帮你拿到的x720(就是一种很难得到的药剂,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

  别人是外行人,可慕容轻因为在慕容家长大,从小受慕容老爷的熏陶,所以一下子就听懂了。真的,是慕容轻救得她?

  慕容轻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因为,他并没有看到程烨在病房。

  “程哥去帮你做饭去了,等下就会来了,这几天程烨可是一直守护在病房里陪你的。”顾泽浩表示自己很自豪,竟然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程烨进厨房,慕容轻就是一个字:牛。边想着还边给了慕容轻一个大拇指。

  这时,门咔嚓一声响了,程烨冷不丁的瞥了房间一眼,大家都清楚,自己还是别再这当个电灯泡了,于是都陆陆续续的走出了房间。

  程烨的目光看向慕容轻,不,准确的来说是看向慕容轻and顾泽浩。感觉到背后的一股强烈的冷气飘来。顾泽浩诺诺的往背后看了一眼,正好对上程烨散发着冷气的眼睛,心一惊,很自觉的把原本撑在慕容轻两旁的手放开。“咳咳…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说完便只留下孤军奋战的慕容轻,走的时候还很贱的关上了房门。慕容轻现在只有欲哭无泪。

他的眼底,盛满了无尽的悲哀。

”没有了,那时夏哥的妹妹,夏之景。“

冷靖寒看着眼前的女人和她在一起那么久了,为什么?觉得自己那么不了解她呢?可冷靖寒清楚他爱这个女人,他缓缓开口道:“你觉得呢?我爱你吗?”手捏起了她的下巴“嗯?”

一边一直沉默的周小川也走了过来,帮忙劝告李子欣,“李子欣,你千万别冲动啊!你要是死了,辰宇还得背这个黑锅呢,难道你想让他坐牢吗?”

夏琉璃点了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十年前,你就爱他,十年后,你依然爱他。你没有错,莹莹,是你们没有缘分。你会遇到更好的,相信我,好不好?”

幸亏是尿急,小孩嘻嘻哇哇地跑向卫生间,丢下朵儿和夏之夜。

慕容雯伊:“你不会懂,再说我信不过任何人。”

曲莹莹冷笑着看着夏琉璃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无缘无故为了琉璃,连命都不要。原来,你果然是喜欢上她了。我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一直自欺欺人。而今天,你亲口承认了,我想我也该死心了!”

曲莹莹苦笑着摇摇头,眼睛已经哭红了,“不怪你,琉璃,是我自己的错。当初若不是我鬼迷心窍选了一个有钱人,我和小川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局面。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讲真,还没有,哈哈……”几声爽朗笑声过后,严泽转了个身,换了个很绅士的姿势,向朵儿微微一笑。

“既然那么痛,为什么要离开他,为什么要伤害他也伤了你自己……”一个男性的声音从雯伊背后响起。

她不相信,那个曾经许诺会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真的不再爱自己了。

辰宇低声说道:“大伟,是我,辰宇,子欣她好点了吗?”

几年不见,连小屁孩都长大了,可这小屁孩就是不听话,紧紧抱着严泽的脖子,死活不肯下来。

冷靖寒脸上蒙上一层寒气阴险一笑:“完成任务?安雯伊,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以你是AST的首领你还需要完成任务?AST在黑道上的实力我冷靖寒不是不知道。”

而周小川却突然大声回答道:“你看我怎么样啊?其实我也很帅对不起。不如,我跟你在一起吧,咱们俩都是单身。你觉得怎么样?”

辰宇犹豫了一会,脸色惨白,然后推开门出去了。

就在朵儿胡思乱想时,夏之夜走了过来。

雯伊沉重的抬起头想看看是谁,一看到他,雯伊就像一个充气娃娃被刺了一下,彻底痛哭了起来,跑过去抱住他在他怀里痛哭委屈地说:“哥,我该怎么办,我要这么做,我离不开他;我现在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他,他一定恨死我了,一定……”

文/陈康慧

辰宇见状,找了一个借口先离开了,他知道,曲莹莹和夏琉璃一定有很重要的话要说。

”谢谢你,朵儿。“夏之夜发自肺腑地说道。

雯伊眼中透露着绝望,无心去理会电话那头已经急得焦头烂额的欧阳亦辰,她只要一闭上眼眼前就浮现了冷靖寒那种让她心寒的眼神,她爱他,很爱很爱,可是她不的不离开他,做出这个决定也是迫不得已啊!谁又理解她的痛……

夏琉璃苦笑着摇了摇头,回道:“看到你们都好好的,我真开心!既然,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以后大家都还是朋友。小川,莹莹一直在找你,你知道吗?”

夏琉璃哭着握着她那双红肿的双手说道:“莹莹,你别这样,好不好?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难过。”

来者就是小孩的爷爷,严世博。

慕容夜:“爷爷,到底给了你什么任务?”

说完,辰宇和周小川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文/陈康慧

他不开心地歪着头思考片刻,从嘴里突然蹦出来:“那让夏姨陪我去看鱼,好不好?”

“冷靖寒,你放开我,你到底想怎样?”在{舞月}酒吧的VIP包厢里,冷靖寒将慕容雯伊紧紧的按在墙上低声说:“雯伊,说,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跟我隐瞒你的真实身份?为什么啊!安雯伊?”

“小川,你为什么不联系我?”

周小川强忍着泪水,打开门走了。曲莹莹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散了。

”好吧,自己答应的事,硬着头皮也会帮到底。“朵儿转头看向身边陪伴自己的男人,这还真是第一次,两个人相处这么长时间。

冷靖寒一把拉住她把她紧紧抱住她,唇不自觉的吻上了她,他喜欢这份甜蜜。

夏琉璃的眼眶渐渐地湿润了,一行泪珠从她眼角滑落。

下一章:吻别

“哦……”

冷靖寒听到她前一个回答他很高兴,可后面一个“过客”粉碎了他的心,他呆滞在那,石化了……

病床上的夏琉璃已经醒了过来,看到辰宇和周小川都在,她低声说道:“谢谢你们救了我。”

陈康慧:未完待续…

严森是严世博的长子,也是严泽这一辈的老大,所以,严泽对于他,心里还是有几分敬意的。

看到他的表情她的心好痛,可她不想再伤害他了,她只有放弃他:“寒,我想做回我自己,放过我!”语毕慕容雯伊转身走向包厢门,优雅的走了出来,关上了门她哭了……

夏琉璃惊诧的看着周小川,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着,周小川转过身就要走,曲莹莹哭着一把抱住了他的身子,嘶哑着说道:“小川,你真忍心就这样离去吗?”

“哈哈,你小叔我还年轻呢!这么长时间没见,都想大家了,就早点过来了。”严世博边说边坐了下来,虽然人处中年,但身体却不太好,走几步就一直喘气。

摘要: 冷靖寒,你放开我,你到底想怎样?在{舞月}酒吧的VIP包厢里,冷靖寒将慕容雯伊紧紧的按在墙上低声说:雯伊,说,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跟我隐瞒你的真实身份?为什么啊!安雯伊?慕容雯伊撇过脸去静静地说道:对 ...

“莹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辰宇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直接又到了李子欣窗前,李子欣还没醒,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辰辰,听话!”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小孩一麻溜地从严泽身上下来,走到了中年男子的身边。

慕容夜看着自己怀中的雯伊,好心疼:“雯雯,忘了他…做回以前的你,你不是已经完成爷爷的命令了吗?”

就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手术门打开了,大伟摘下了手套对他们说道:“琉璃没事了,你们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

说着,他很快就把苹果削好了递给了还在发呆的夏琉璃。夏琉璃看了他一眼,接过了他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突然说道:“子欣她,为了你,自杀了…你知道吗?”

看着眼前这两个沉思的人,严泽不停地看向手表,大哥啊大哥,你赶紧来救救我吧。

慕容雯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周小川只是淡淡地笑着,然后低声对他们说道:“我订了中午十二点的机票,去英国。我要走了!我们,来日再见吧!琉璃,好好照顾自己。”

曲莹莹用力的摇着头,语无伦次的回道:“不,不会了…除了他,我不会再喜欢别人。我会一个人过,我愿意等他…我等他,你说,他会回来吗?”

夏之夜也算是终于找到茬可以嘱咐朵儿几句。

慕容夜看着如此倔强的她:“爷爷究竟给了你什么任务?你有必要那么听爷爷的吗?你是AST的首领,是圣夏的总裁,只要你愿意,可以找任何人代替你去办事……”

夏琉璃着急的对曲莹莹说道:“莹莹,这不是真的!他一定是故意骗你的。莹莹,你别伤心!”

辰宇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李子欣那张脸。曾经那张美丽可爱的脸蛋,如今却惨白得吓人。

严世博眯着眼睛打量着朵儿,似乎在思考什么,顿了顿,这才说道:“好啊,好啊,我和你姑姑上一次见你还是在你婴儿的时候,没想到,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

**********************优雅的风格线****************

辰宇却突然开口说道:“我相信,小川是真的喜欢你。那天在隐世堂的大黑洞里,如果不是他选择牺牲自己,我们都会死在里面。是小川救了我们所有的人。”

夏琉璃拿起纸巾擦了擦曲莹莹脸上的泪珠和鼻涕,柔声说道:“他会回来的,莹莹,会的,他会回来。”

“小叔,小叔,小叔叔……”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由远及近,众人一回头,只见一个顶着锅盖头的小孩已经站在了身后,一脸茫然的望着朵儿。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朵儿站在'盛元大酒店'楼下向上望去,为什么你就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