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书评随笔

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 书评随笔 > 这双眼睛没有因喝酒而溃散,余沧海虽处心积虑

这双眼睛没有因喝酒而溃散,余沧海虽处心积虑

来源:http://www.parajumpers2012.com 作者:必威 时间:2019-12-08 02:25

摘要: 绵绵细雨在不停的下着,拍打着屋上的瓦片和地上的青石,路上的行人或拿着伞或抱着头全部都是匆匆忙忙的样子。远处晃晃悠悠的走来一个模糊的黑影,近了可以看出是名男子。男子的样子甚是拖沓,叫人不敢恭维。头发很乱 ...

岱宗如何

泰山派剑法中最高深的绝艺,要旨在于左手的算数,精密分析各种要素后,挺剑击出,无不中的,但泰山派已无人练就。

泰山剑法

泰山派剑法,包含朗月无云、峻岭横空、来鹤清泉、快活三、石关回马等招数。

余沧海

余沧海,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人物,乃当今正教中十位最强的好手之一,青城派掌门松风观观主。觊觎林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藉由儿子余人彦被林平之一剑刺死之罪名,驱使青城派众弟子将福威镖局灭门,余沧海为了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使用这「摧心掌」杀了大量镖师。余沧海虽处心积虑欲得到「辟邪剑法」,甚至将林震南夫妇虐待致死,始终没有拿到真正的剑谱。最後「辟邪剑法」真正传人林平之修习真「辟邪剑法」,余沧海及其门下多数弟子被为报灭门大仇的林平之以「辟邪剑法」所杀。

问题:杨过的剑只有八十一斤,可杨过在得此剑前武功也不弱,为什么用起剑来却举步维艰?

绵绵细雨在不停的下着,拍打着屋上的瓦片和地上的青石,路上的行人或拿着伞或抱着头全部都是匆匆忙忙的样子。远处晃晃悠悠的走来一个模糊的黑影,近了可以看出是名男子。男子的样子甚是拖沓,叫人不敢恭维。头发很乱,犹似农家的鸡窝一般;身上穿着灰色的蝠装也是破坏不堪;脚上穿的普通布鞋沾满泥水,露出了左脚的拇指。右手拎着一个小酒坛,不断的往嘴里灌着劣质麦酒。每次仰头喝酒时,细雨都会打在他的脸上,一双眼睛睁开着,任凭雨水进入。这双眼睛没有因喝酒而溃散,又没有农家人的昏黄。它明亮,平静,颇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之神色。

书中描述

玉音子心中一凛:“岳不群居然叫女儿用泰山剑法跟我过招。”一瞥眼间,只见岳灵珊右手长剑斜指而下,左手五指正在屈指而数,从一数到五,握而成拳,又将拇指伸出,次而食指,终至五指全展,跟着又屈拇指而屈食指,再屈中指,登时大吃一惊:“这女娃娃怎地懂得这一招‘岱宗如何’?”

玉音子在三十余年前,曾听师父说过这一招“岱宗如何”的要旨,这一招可算得是泰山派剑法中最高深的绝艺,要旨不在右手剑招,而在左手的算数。左手不住屈指计算,算的是敌人所处方位、武功门派、身形长短、兵刃大小,以及日光所照高低等等,计算极为繁复,一经算准,挺剑击出,无不中的。当时玉音子心想,要在顷刻之间,将这种种数目尽皆算得清清楚楚,自知无此本领,其时并未深研,听过便罢。他师父对此术其实也未精通,只说:“这招‘岱宗如何’使起来太过艰难,似乎不切实用,实则威力无涛。

他双目所注,不离岳灵珊左手五根手指的不住伸屈。昔年师父有言:“这一招‘岱宗如何’,可说是我泰山剑法之宗,击无不中,杀人不用第二招。

玉音子突然大叫:“你……你……这不是‘岱宗如何’!”他于中剑受伤之后,这才省悟,岳灵珊只不过摆个“岱宗如何”的架子,其实并非真的会算,否则的话,她一招即已取胜,又何必再使“五大夫剑”、“来鹤清泉”、“石关回马”、“决活三”等等招术?更气人的是,她竟将泰山派的剑招在关键处忽加改动,自己和师哥二人仓卒之际,不及多想,自然而然以数十年来练熟了的剑招拆解,而她出剑方位陡变,以致师兄弟俩双双中计落败。倘若她使的是别派剑法,不论招式如何精妙,凭着自己剑术上的修为,决不能输了给这娇怯怯的少妇。但她使的确是泰山派剑法,却又不是假的,心中又是惭愧气恼,又是惊惶诧异,更有三分上了当的不服气。

他说到这里,群雄中便有许多人轰笑起来。岳灵珊以衡山剑法打败莫大先生,以恒山剑法打败令狐冲,对方不免有容让之意,但她以泰山剑法力败玉磬子和玉音子,却是真真实实的功夫。她所使的石壁剑招比玉磐子、玉音于所学为精,又攻了他们一个出其不意,仍不免有取巧之意,然剑法较精,便该得胜,所取巧者,只是假装会使“岱宗如何”这一招而已,这事除了泰山派中少数高手之外,谁也不知。可是群雄不愿见到旁人通晓各派武功,人同此心,陆柏这么一说,登时便有许多人随声附和,倒不仅以嵩山弟子为然。

书中描述

这一次看的却是泰山派剑法。泰山剑招以厚重沉稳见长,一时三刻,无论如何学不到其精髓所在,而其规矩谨严的剑路也非他性之所喜。看了一会,正要走开,一瞥眼间见到图形中以短枪破解泰山剑法的招数,却十分轻逸灵动。他越看越着迷,不由得沉浸其中,忘了时刻已过,直到田伯光等得实在不耐烦,呼他出去,两人这才又动手相斗。

玉音子心中一凛:“岳不群居然叫女儿用泰山剑法跟我过招。”一瞥眼间,只见岳灵珊右手长剑斜指而下,左手五指正在屈指而数,从一数到五,握而成拳,又将拇指伸出,次而食指,终至五指全展,跟着又屈拇指而屈食指,再屈中指,登时大吃一惊:“这女娃娃怎地懂得这一招‘岱宗如何’?”

他双目所注,不离岳灵珊左手五根手指的不住伸屈。昔年师父有言:“这一招‘岱宗如何’,可说是我泰山剑法之宗,击无不中,杀人不用第二招。

玉磬子急忙举剑相架,叫道:“‘来鹤清泉’,如何不是泰山剑法,不过……”这一招虽然架开,却已惊得出了一身冷汗,敌剑之来,方位与自己所学大不相同,这一剑险些便透胸而过。岳灵珊道:“是泰山剑法就好!”

左冷禅与嵩山派的几名高手对望一眼,都大为疑虑:“这女娃娃所使确是泰山剑法。然而其中大有更改,剑招老练狠辣,决非这女娃娃所能琢磨而得,定是岳不群暗中练就了传授于她。要练成这路剑法,不知要花多少时日,岳不群如此处心积虑,其志决不在小。”

群雄适才又听得左冷禅言道,嵩山派好手大嵩阳手费彬便死在他的剑下,均想:”难道岳灵珊以泰山剑法伤了两名泰山派高手,又能以衡山剑法与他对敌?”

他说到这里,群雄中便有许多人轰笑起来。岳灵珊以衡山剑法打败莫大先生,以恒山剑法打败令狐冲,对方不免有容让之意,但她以泰山剑法力败玉磬子和玉音子,却是真真实实的功夫。她所使的石壁剑招比玉磐子、玉音于所学为精,又攻了他们一个出其不意,仍不免有取巧之意,然剑法较精,便该得胜,所取巧者,只是假装会使“岱宗如何”这一招而已,这事除了泰山派中少数高手之外,谁也不知。可是群雄不愿见到旁人通晓各派武功,人同此心,陆柏这么一说,登时便有许多人随声附和,倒不仅以嵩山弟子为然。

只见六名青城弟子已围住了她,将她慢慢挤向江边。跟着她所乘马匹肚腹中剑,长声悲嘶,跳将起来,将她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岳灵珊身子一侧,架开削来的两剑,站起身来。六名青城弟子奋力进攻,犹如拚命一般,令狐冲认得有侯人英和洪人雄两人在内。侯人英左手使剑,仍极悍勇。岳灵珊虽学过思过崖后洞石壁上所刻的五派剑法,青城派剑法却没学过。石壁上的剑招对她而言,都是太过高明,她其实并未真正学会,只是经父亲指点后,略得形似而已。在封禅台侧以泰山剑法对付泰山派好手,以衡山剑法对付衡山派掌门,令对方大吃一惊,颇具先声夺人的镇慑之势,但以之对付青城弟子,却无此效。

便在此时,泰山派中忽然有人大声喝道:“你是谁?穿了我泰山派的服饰,混在这里偷看泰山剑法。”只见一名身穿泰山派服饰的少年急奔向外。

1名字含义

余沧海名字含义有三:

指大海。《法言·吾子》:“浮沧海而知江河之恶沱也,况枯泽乎!”“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乐府诗集·曹操·步出夏门行》

我国古代对东海的别称。《初学记》卷六:“东海之别有渤澥,故东海共称渤海,又通谓之沧海。”

神话传说中仙人居住的岛名。《十洲记》:“沧海岛在北海中;地方三千里,去岸二十一万里,四面绕岛,各广五千里,水皆苍色,仙人谓之沧海。”

《赤壁赋》中有“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句,意为天地之大,沧海不过一粟。余沧海意指“我是沧海之一粟”,作者用大海里的一颗粟米自比,说明人是何其的渺小。青城派掌门人心胸狭窄却自命为“沧海”,金庸显然是用此名进行反讽了。

回答:

“喀嚓~轰隆隆~”闪电雷声交筹相至,街道上空无一人。或许有那么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走到城墙,出城门,望城门之上,三个大字“广龙城”。

2武功

松风剑法

青城派绝学,如松之劲,如风之迅。

摧心掌

一门十分残酷和厉害的掌,中掌的人死後会没有伤痕,全身冰冷,不会流血,心脏却会被震得碎裂。

杨过断臂之后,在独孤求败的剑冢之中得到了玄铁重剑,一开始颇不顺手,经过一番磨砺后才领悟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境界。

“再见了,我会回来的。”平静的声音,平静的表情,平静的人……

3影视形象

形象简介

身份:青城派掌门人

职业:武术家

籍贯:四川

家人:儿子余人彦【因调戏“良家妇女”而被林平之在令狐冲的协助下杀死】

徒弟:英雄豪杰

简介

(遵循电视剧而非小说):

余沧海,青城派掌门人,因其子余人彦被福建福威镖局林震南之子林平之杀害而以此为借口将福威镖局灭门,企图得到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曾与木高峰、令狐冲、岳不群等多人交手,几乎连连战败——与木高峰打斗中,下身侏儒被木高峰飞镖袭击受伤,不得已溜之大吉(余沧海若没有了下身侏儒配合作战,如同废人一样);与岳不群交战中,本有优势,因铁索白袍袖未缠住岳不群身体而是缠住了岳不群的君子剑,不得已逃脱(此场战斗中余沧海与侏儒有进行分身攻击);只有与令狐冲的交战中,令狐冲受到其一记摧心掌而落败,余沧海非光明地取胜。此后,在各大中小场合,如刘正风的金盆洗手仪式,“正派”中人围攻少林寺,五岳并派仪式上都有或多或少的露脸。其中,在少林寺险些被任我行夺走性命,幸而少林寺方证大师出面救护才得以保全性命。终于,在五岳并派后,被已练成“辟邪剑法”的林平之携其妻岳灵珊一路追杀,令狐冲率任盈盈和恒山派尼姑一干人等以观看林平之“辟邪剑法”套路为由尾随余沧海一伙,并表示两不相帮(其实若按道德伦理讲,令狐冲应该帮助余沧海,但是无奈林平之的妻子是与自己共创“冲灵剑法”的小师妹岳灵珊,只好出此求全之策)。一路上余沧海弟子被林平之屠宰得寥寥无几,终于在一个小茶馆伙同木高峰与林平之进行了终极对决。木高峰手持竹杖掀翻桌子,林平之轻巧闪过,恼羞成怒的木高峰再次使出飞镖,却被林平之劈成两半,险些伤到自己。木高峰又祭出竹杖,被林平之劈为两截,余沧海看到已无战斗力的木高峰,起身飞出茶馆引林平之到茶馆外,变脸喷烟轰炸林平之,林平之皆轻松闪过,且打得余沧海步步后退,木高峰想逃走,被林平之一道剑气劈了下来。余沧 海在后退的过程中道帽扎在木高峰的竹杖上,不得已弃掉道帽,披头散发与林平之一决生死。林平之早就奇怪余沧海道袍之下有何隐情,顺势使剑劈向余沧海下身,道袍破裂,余沧海解体,侏儒出现,闪到林平之身后使出“无影幻脚”,但是自身力道不够,林平之毫发无伤,余沧海甩出铁索白袍袖缠住林平之,并使出“青城飞脸”攻击,飞出去的脸皮都被林平之迎击击中。林平之顺势向后一刺,刺中侏儒腹部,侏儒提示余沧海攻击林平之前身,余沧海鼓足劲道飞了最后一张脸,露出本脸,击中林平之前胸,林平之顺势向后闪去,将侏儒撞死在一缸中。没有了下肢的余沧海就是废人一个,步步后退,以大腿当脚,被打得连滚带爬,最后,长袖只砍得剩下一根细线,林平之就势一踩细线,余沧海就被扯到了十米开外(应该是撞到了什么而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此时木高峰自知命不久矣,干脆玉石俱焚,扑向林平之,将其左腿的肉咬了下来,死死不放,林平之用剑刺他的驼峰,却不知他驼峰内藏有毒水袋,此刻,余沧海摒住最后一口气,从后方飞身而上,欲掐死林平之(与小说的双臂尽断,将林平之 脸部咬下一块肉有出入),林平之正好刺中毒水袋,毒水喷了出来,毒瞎林平之双眼,林平之抓狂,用臂肘打得余沧海面部“血肉开花”,将两人扔出十米开外,木高峰因被传了数剑而死,余沧海也精疲力竭而亡,毕生机关算尽,始终没有得到“辟邪剑谱”。林平之大仇得报。

武功介绍(依照电视剧而非小说):

① 松风剑法:青城绝学,如松之劲,如风之迅。

② 摧心掌:借助铁索白袍袖,用内力将手心逼出鬼眼,五指心逼出暗点,从鬼眼发出冲击波,属远程攻击绝学。③ 袖里乾坤:发动铁索白袍袖,缠住敌人,抑制敌人活动。

④ 无影幻脚:实为余沧海下身侏儒所使。组合攻击有一定威力,侏儒自己攻击则威力甚小。

⑤ 蛇形狸翻之术:移形大法,扰乱敌人心智。

⑥ 青城飞脸:变脸后将脸部脸谱用内力弹飞出去,攻击敌人,单张攻击效果差,但可以用数量代替质量。

⑦ 青城鬼烟:配合变脸,发出烟雾轰炸。

⑧ 其他:“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蓝砂手,青蜂钉等。

内功心法:青城身法等。

各版本扮演者

1983年香港TVB周润发主演版电视剧 余沧海——骆应钧

1996年香港TVB吕颂贤主演版电视剧 余沧海——关菁

2000年台湾中视任贤齐主演版电视剧 余沧海——潘虹

2001年大陆央视李亚鹏版 余沧海——彭登怀

2013年大陆央视霍建华版 余沧海——李耀敬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那么为什么杨过用重剑很不顺手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居士我想先澄清一个很多人对玄铁剑的误解。

东岳泰山,乃是五岳之首,素有“天下第一美山”之名。主峰海拔1545米,台阶近七千级,其中近两千级台阶及其险峻,台阶尽头就是有名的“南天门”。在江湖有“泰山天下雄,雄者泰山巅”之说。

书中描述

林震南一听之下,一阵寒意从背脊上直透下来,本想儿子误杀之人若是青城派的寻常弟子,那么挽出武林中大有面子之人出来调解说项,向对方道歉赔罪,或许尚有转圆余地,原来此人竟是松风观观主余沧海的亲生爱子,那么除了一拼死活之外,便无第二条路好走了。他长剑一摆,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好笑,于少侠说笑话了。”于人豪白眼一翻,傲然道:“我说甚么笑话?”林震南道:“久仰余观主武术通神,家教谨严,江湖上无不敬佩。但犬子误杀之人,却是在酒肆之中调戏良家少女的无赖,既为犬子所杀,武功平庸也就可想而知。似这等人,岂能是余观主的公子,却不是于少侠说笑么?”

林平之只听得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寻思:“原来青城派早就深谋远虑,同时攻我总局和各省分局。倒不是因我杀了那姓余的而起祸。我即使不杀这姓余的恶徒,他们一样要对我镖局下手。余沧海还亲自到了福州,怪不得那摧心掌如此厉害。但不知我镖局甚么地方得罪了青城派,他们竟敢下手如此狠毒?”一时自咎之情虽然略减,气愤之意却更直涌上来,若不是自知武功不及对方,真欲破窗而入,刃此二獠。但听得房内水响,两人正自洗脚。

陆大有突然赞道:“了不起,二师哥,你好胆色啊!叫我就不敢赤手空拳的去迎战青城派掌门、松风观观主余沧海。”

事隔数十年,余沧海忽然率领群弟子一起练那辟邪剑法,那是甚么缘故?德诺,你想那是甚么缘故?’“我说:”瞧着松风观中众人练剑情形,人人神色郑重,难道余观主是要大举去找福威镖局的晦气,以报上代之仇?”

师父点头道:‘我也这么想。长青子胸襟极狭,自视又高,输在林远图剑底这件事,一定令他耿耿于怀,多半临死时对余沧海有甚么遗命。林远图比长青子先死,余沧海要报帅仇,只有去找林远图的儿子林仲雄,但不知如何,直挨到今日才动下,余沧海城府甚深,谋定后动,这一次青城派与福威镖局可要有一场大斗了。’“我问师父:“你老人家行来,这场争斗谁胜谁败?”师父笑道。‘余沧海的武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造诣已在长青子之上。林震南的功夫外人虽不知底细,却多半及不上乃祖。一进一退,再加上青城派在暗而福威镖局在明,还没动上手,福威镖局已输了七成。倘若林震南事先得知讯息,邀得浴阳金刀王元霸相助,那么还可斗上一斗。德诺,你想不想去瞧瞧热闹?”我自是欣然奉命。师父便教了我几招青城派的得意剑法,以作防身之用。”

劳德诺笑道:“别瞧那林少镖头武功稀松平常,给咱们小师妹做徒儿也还不配,倒是颇有骨气。余沧海那不成材的小儿子余人彦瞎了眼睛,向小师妹动手动脚,口出调笑之言,那林公子居然伸手来抱打不平……”

陆大有道:“他青城派想接手开镖局了,余沧海要做总镖头!”众人都是哈哈一笑。

五弟子高根明道:“二师哥,这次余沧海亲自出马,你看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作?”

施戴子呆了半晌,突然伸掌在桌上大力一拍,站起身来,叫道:”这才明白了!原来余沧海要青城剑法在武林之中无人能敌!”

只见上首五张太师椅并列,四张倒是空的,只有靠东一张上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劳德诺知道这五张太师椅是为五岳剑派的五位掌门人而设,嵩山、恒山、华山、衡山四剑派掌门人都没到,那红脸道人是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人。两旁坐着十九位武林前辈,恒山派定逸师太,青城派余沧海,浙南雁荡山何三七都在其内。下首主位坐着个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正是主人刘正风。劳德诺先向主人刘正风行礼,再向天门道人拜倒,说道:“华山弟子劳德诺,叩见天门师伯。”

那人的眼光转向余沧海,说道:“是余师叔门下的一位师兄,当时我们都不识得,这尸首搬到了衡山城里之后,才有人识得,原来是罗人杰罗师兄……”

余沧海“啊”的一声,站了起来,惊道:“是人杰?尸首呢?”

只听得门外有人接口道:“在这里。”余沧海极沉得住气.虽然乍闻噩耗,死者又是本门“英雄豪杰”四大弟子之一的罗人杰,却仍然不动声色,说道:“烦劳贤侄,将尸首抬了进来。”门外有人应道:“是!”两个人抬着一块门板,走了进来。那两人一个是衡山派弟子,一个是青城派弟子。

只见门板上那尸体的腹部插着一柄利剑。这剑自死者小腹插入,斜刺而上。一柄三尺长剑,留在体外的不足一尺,显然剑尖已插到了死者的咽喉,这等自下而上的狠辣招数,武林中倒还真少见。余沧海喃喃的道:“令狐冲,哼,令狐冲,你……你好辣手。”

那泰山派弟子说道:“天柏师叔派人带了讯来,说道他还在搜查两名淫贼,最好这里的师伯、师叔们有一两位前去相助。”定逸和余沧海齐声道:“我去!”

余沧海只向她瞥了一眼,便不再看,一直凝视着罗人杰尸体上的那柄利剑,见剑柄上飘着青色丝穗,近剑柄处的锋刃之上,刻着“华山令狐冲”五个小字。他目光转处,见劳德诺腰间佩剑一模一样,也是飘着青色丝穗,突然间欺身近前,左手疾伸,向他双目插了过去,指风凌厉,刹那间指尖已触到他眼皮。

劳德诺大惊,急使一招“举火撩天”,高举双手去格。余沧海一声冷笑,左手转了个极小的圈子,已将他双手抓在掌中,跟着右手伸出,刷的一声,拔出了他腰间长剑。劳德诺双手入于彼掌,一挣之下,对方屹然不动,长剑的剑尖却已对准了自己胸口,惊呼:“不……不关我事!”

余沧海看那剑刃,见上面刻着“华山劳德诺”五字,字体大小,与另一柄剑上的全然相同。他手腕一沉,将剑尖指着劳德诺的小腹,阴森森的道:“这一剑斜刺而上,是贵派华山剑法的甚么招数?”

余沧海寻思:“致人杰于死这一招,长剑自小腹刺入,剑尖直至咽喉,难道令狐冲俯下身去,自下而上的反刺?他杀人之后,又为甚么不找出长剑,故意留下证据?莫非有意向青城派挑衅?”忽听得仪琳说道:“余师伯,令狐大哥这一招,多半不是华山剑法。”

余沧海转过身来,脸上犹似罩了一层寒霜,向定逸师太道:“师太,你倒听听令高徒的说话,她叫这恶贼作甚么?”

.........

在很多人眼中,玄铁剑可能是这样:

泰山气势磅礴,雄伟壮丽。古刹密林幽静祥和。

图片 1

这天泰山山脚,一个身穿破衣的男子从远处慢慢走来,扬起脑袋看着云中根本看不见的山巅,张嘴吐出一口浊气,说:“终于到了。”抬腿向山顶走去。

这样:

三年后,冬季。

图片 2

泰山绝顶的白色如仙女衣装,分外圣洁。其间,一身着墨黑色武士服的男子挥舞着重剑。剑法行云流水,剑风呼啸鸣响。

甚至是这样:

骤然,剑影全消,剑气四溅。凛冽的山风吹得男子衣服飞扬。

图片 3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双眼睛没有因喝酒而溃散,余沧海虽处心积虑

关键词: